1月10日,上海申鑫足球俱樂部老闆、上海衡源法人徐國良實名舉報上海銀行副行長黃濤,勾結深圳寶能集團,步步設局侵吞衡源企業所有的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近200多億優良資產,違法套取上海銀行265億元貸款,並敦促黃濤立即投案自首。消息震驚業界。公開報道顯示,上海銀行的背後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家族。

公開資料顯示,徐國良為上海申鑫足球俱樂部的幕後老闆,上海衡源企業發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天眼查股權穿透圖顯示,徐國良係上海衡源的大股東、法人代表,持有其76.75%股份,上海衡源則持有上海申鑫足球俱樂部97%股份。

目前該舉報信已經被刪除,但這個消息無疑再次將瀕臨解散邊緣的申鑫進一步推向了風口浪尖。

啟信寶數據顯示,去年8月和9月,徐國良控制的上海衡源兩度爆出股權凍結信息。8月22日,徐國良與徐國勝分別持有的上海衡源15,350萬元(人民幣,下同)股權與3,000萬元股權被上海金融法院執行凍結。

2019年9月20日,上海市第二中級法院公示,徐國良持有的15,350萬元股權,徐國勝持有的3,000萬元股權都被凍結,凍結期限自2019年9月20日到2022年9月19日。

上海銀行背後的江家

徐國良實名舉報的上海銀行,背後有上海江家幫的影子。

公開資料顯示,上海銀行的第一大股東是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稱:上海聯合投資),持有上海銀行19.66億股,佔總股本13.84%;上港集團為第二大股東,持有上海銀行11.79億股,佔總股本8.30%。而上海聯合投資和上港集團都隸屬於上海國資委旗下。

眾所周知,上海聯合投資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創辦和掌控。

2015年1月19日,《北京青年報》主辦的微信公眾號「政知局」(微信號:bqzhengzhiju)曾發表長文《江綿恆的人生角色》。在關於江綿恆「商人」身份介紹中,文章詳細描述江綿恆自1994年9月開始創辦和掌控上海聯和投資的背景。

文章稱,上海聯和投資是由上海市政府批准成立的國有獨資有限公司,隸屬於上海市國資委。在公開報道中,該公司投資領域涵蓋科技、電信、航空等諸多方面。比如,電信軟件領域的中國網通;交通航空等領域的上海汽車、上海航空、上海機場,而金融領域則點名了「上海銀行」。

流亡富豪郭文貴的爆料中,也曾透露,江綿恆的兒子江志成除了控制著華為、騰訊等眾多中國企業,並通過上海銀行、上海實業集團、上海久事集團等特權企業,將中國的土地資產賤賣,以換取利益。

目前,上海銀行總資產2.19萬億,淨資產1738億,對應市值僅1335億,遠低於淨資產價值,市淨率僅0.76倍。

寶能集團多次被舉報

而其中涉及的寶能系,曾因寶萬(寶能-萬科)之爭而名聲大噪,寶能集團董事長姚振華本人被禁入保險業十年。這並非寶能首次被舉報。

2017年2月,商人陳谷嘉在微博發佈實名舉報影片,題為「大連商人陳谷嘉對憲法起誓,影片實名舉報寶能系姚振華、姚建輝兄弟與大晟文化驚天罪行!」,他表示,「他們於2001至2012年十餘年間,相互勾結,對我公司合法財產,通過違法手段掠奪我司價值數百億元的深圳土地。」但寶能隨即發出聲明予以否認。

商人陳谷嘉舉報寶能集團。(網頁截圖)
商人陳谷嘉舉報寶能集團。(網頁截圖)

2019年末,寶能集團再度活躍,不僅爭奪南寧百貨控股權,還花16.3億元收購長安標緻雪鐵龍汽車有限公司。目前,尚不清楚寶能併購資金的來源。

徐國良說,寶能集團對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的所謂併購,完全就是金融騙局,意在借該項目做平台套取上海銀行貸款,以彌補寶能集團的資金窟窿。

徐國良說,寶能集團在併購過程中沒有一分錢自有資金,空手套白狼,不僅侵吞了價值200多億元的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還借用這兩個項目的名義從上海銀行額外套取了天量貸款。

徐國良表示,在併購合同簽訂時,併購主體突然由寶能集團變成由寶能集團指定的兩個空殼公司,其註冊資金均只有1,000萬元,沒有員工,沒有任何經營業績,也沒有任何履約能力。

「更為荒誕的是,目前多次庭審中,由寶能集團指定作為併購方的兩個空殼公司均否認他們與寶能集團有任何關聯。」徐國良說。

這條消息發出後,在微博上引發巨大關注和熱議。

網民留言:「魚死網破」,「金融黑幫」,「這事可不小,看來舉報人也是逼急了,被舉報人應該慌得一批,過不了好年了。」

還有些網民對答:「呵呵噠,上海銀行的背後BOSS姓啥知道不(閉嘴)?」「j(江)家族嗎?」「不厚(薄熙來)的都秦城待著了,看看上海的地頭蛇有多牛逼!」

也有人表示:「這種事在銀行太多了……我老公在某銀行做內部審計,上半年他們行天津支行就接到過客戶實名舉報一模一樣的問題!」

但據網友反應,相關消息遭到封殺,「微博被刪,公眾號被封,這公關是誰主導的呢?」「上海衡源企業的公號能搜索到,但是全部內容已經不能看了,被封號了。」「朝廷有人啊!」

舉報信全文:

附:《關於敦促上海銀行副行長黃濤立即向上海紀檢委投案自首,歸還我百億資產的公開信》全文

黃濤先生:

我是徐國良,上海衡源企業發展有限公司(簡稱衡源企業)法定代表人。當然,你知道我是誰。你勾結深圳寶能集團,步步設局侵吞衡源企業所有的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近200多億優良資產,違法套取國有銀行265億元貸款——你幹下如此罪惡的勾當,是不可能把我給忘掉,也不可能睡覺踏實的。出來混,終究是要還的。今天,你必須直面你的貪婪和罪惡。

我與上海銀行,相識相交二十餘載,互幫互助,總體合作愉快。在2018年12月20日寶能集團對我企業違約之前,衡源企業在上海銀行的信譽一直良好。二十餘年來,上海銀行給予衡源企業以強有力的支持,衡源企業也積極回報上海銀行,為上海銀行不良資產處置及上市等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然而,從2018年開始,你和你的團夥向衡源企業撒下一張巨大的陰謀之網。衡源企業出於對上海銀行的感恩和絕對信任,對你策劃的陰謀渾然不知,直到你勾結寶能集團搶奪衡源企業數百億資產後,才恍然大悟!你和寶能集團從上海銀行成功騙走265億元貸款,還把原本清清白白的衡源企業實有的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置於產權的爭端之中!

黃濤先生,你的行為,與江湖盜匪何異?!聽任你繼續待在上海銀行副行長、上銀國際董事長的位置上,不知道你還要害死多少企業,害死多少人!國家還要蒙受多少損失!!

在此,我嚴正要求你和你的同夥立即歸還衡源企業實際所有的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的一切合法權益,中止你策劃的罪惡醜劇;同時,我嚴正要求你立即向上海市紀監委投案自首,說清楚你和你的同夥向寶能集團違法發放265億元貸款的犯罪事實。

以下是我對你的質疑,請予認真答覆:

1. 你為何在2018年向寶能集團違法放貸120億元貸款?你為何把尚未完成交割、仍然屬於衡源企業的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作抵押,再給寶能集團放貸145億?

2. 上海銀行向寶能集團的關聯公司深圳深業物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發放違法貸款120億元,該款項均來自上海銀行的理財資金,通過平安信託,設立單一資金信託向深業物流發放,其中第一筆53億元在2018年9月審批,然而,寶能集團提供給上海銀行作質押的應收帳款,數額如此龐大,你是如何審核的?該應收帳款是否真實存在?放款後,深圳市銀保監部門當即提出了異議,平安信託的法律合規部也認為此貸款有明顯問題,但是,上海銀行和寶能集團使用種種手段平息此事,請問你是如何擺平的?你明知寶能集團提供的是虛假質押,並且銀保監部門及平安信託也已提出異議,你為何最終還是強力主導上海銀行給寶能集團放款?

3. 上海銀行違法放給寶能集團的120億元貸款中,第二筆40億元和27億元的資金用途也純屬虛構。不僅如此,寶能集團當時已無法拿出足額的資產作擔保,上海銀行只能就其已經抵押了的幾無殘值的資產辦理餘額抵押,這些幾無殘值的資產包括寶能汽車大樓等18套物業(二次抵押),以及深業物流中心等484套物業(合計3.67萬方)。該3.67萬方物業的租金收益,市場價為每天每平米6.3元左右,卻以每天每平米46元的虛假高價質押給上海銀行,而質押的租金在6年貸款期內的實際收益僅有5億,卻被誇大到36.77億元,從而騙取上海銀行40億元貸款——在中國金融系統內,如此不顧風險的貸款絕無僅有。黃濤先生,你作為上海銀行主管貸款審批的副行長,也算是金融業「資深」人士吧,怎膽敢如此妄為?

黃濤先生,這120億元是老百姓委託給上海銀行的理財資金,你明知這些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錢,卻肆意妄為放貸給提供虛假擔保的寶能集團,讓老百姓的血汗錢陷入巨大的風險之中,你究竟有沒有道德底線?

4. 前述120億元貸款發放後,寶能集團迅速將其中大部份挪作他用,只將其中34.4億元轉給了空殼公司,編造成空殼公司的「自有資金」,進一步騙取與交易相關的約145億元貸款——面對如此拙劣的騙局,你為何視而不見?還是你本來就是騙子中的一員?

5. 在你向寶能集團違法放貸120億的過程中,上海銀行胡友聯行長、顧兵總經理等人發現其中有詐,拒絕繼續給寶能集團放貸,但是,你和你的同夥卻採取種種非法手段,強行繼續給寶能集團放貸,從而導致上海銀行120億元貸款先後分3期順利進入寶能集團的口袋——上海銀行是一家上市銀行,你是如何做到在行長胡友聯都拒絕簽字的情況下仍然放款給寶能集團的?你為何要冒著巨大的風險做這一切?這是否說明你上了賊船,下不來了,必須鋌而走險,孤注一擲?

6. 上海銀行基於嚴重失實的基礎資產及貸款用途向寶能集團違規發放的120億元,其利率遠低於市場標準,嚴重破壞了國家金融管理秩序,造成了國有資產大量流失。上海銀行給予我方在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的貸款合計僅有107億元,利率在6.2~6.6%之間,風險完全可控;然而,由你一手策劃的寶能集團併購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上海銀行給寶能集團的貸款反而擴大到了265億,且利率極低,不到5.1%,這不但放大了上海銀行國有資產的風險,更使上海銀行遭受巨額損失,8年期貸款至少損失利息近20億元。這是明顯的利益輸送,你為何如此明目張膽?你究竟是化解了上海銀行的金融風險,還是擴大了風險?

7. 寶能集團對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的所謂併購,完全就是金融騙局,意在借該項目做平台套取上海銀行貸款,以彌補寶能集團的資金窟窿。寶能集團在併購過程中沒有一分錢自有資金,空手套白狼,不僅侵吞了價值200多億元的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還借用這兩個項目的名義從上海銀行額外套取了約100億元貸款。你明明知道這一切,卻絕不允許任何其它實力雄厚的房企參與這兩個項目的合作,指定寶能集團為唯一的併購企業,全力主導並全程現場指揮併購談判,談判中,你全力維護寶能集團的利益,更像是寶能集團的首席談判代表,這又是為甚麼?寶能集團究竟有何魔力吸引你?

8. 併購合同簽訂時,併購主體突然由寶能集團變成由寶能集團指定的兩個空殼公司,其註冊資金均只有1,000萬元,沒有員工,沒有任何經營業績,也沒有任何履約能力——用空殼公司併購數百億級的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這不僅僅是個天大的笑話,而且對衡源企業和上海銀行都存在無法估量的金融風險。黃濤先生,這種荒誕的變動,很顯然是你一手策劃的,因為當我們提出這個疑問時,你當即大發雷霆,說「上海銀行的風險不需要你徐國良操心,我自己可以擔保」——數百億國有信貸資產的安全,請問你用甚麼擔保?你有何財何德為數百億國有資產的安全擔保?

更為荒誕的是,目前多次庭審中,由寶能集團指定作為併購方的兩個空殼公司均否認他們與寶能集團有任何關聯,黃濤先生,請問你拍著胸脯擔保的這兩個空殼公司究竟是寶能集團的還是你個人的?

9. 在你威逼(停貸、抽貸、辱罵、威脅立即宣佈貸款提前到期並起訴等)、利誘(承諾給衡源企業提供不少於三年的充足流動性支持)並強力主導之下,我們忍辱與寶能集團簽訂了極不公平的併購協議。然而,不可思議的是,在寶能集團無力如期履約,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的產權尚未完成交割的情況下,你明知衡源企業已在上海二中院提起解除併購協議的訴訟,你卻在2019年1月19日上午10時,公然違反併購協議的共管約定,指使銀行工作人員將存放於上海銀行市北分行、由上海銀行、衡源企業、寶能集團共管的保險櫃偷偷交給寶能集團帶走,並將保險櫃密碼洩露給寶能集團的人,指使寶能集團打開保險櫃並拿走尚未完成交割的處於共管之下的項目公司公章、印鑒、證照,指使寶能集團用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作抵押,再次從上海銀行違法套取貸款——這是為甚麼?你從中拿到了多少好處?你還有絲毫的誠信嗎?你對法律還有基本的敬畏嗎?

10. 更不可思議的是,在併購協議中約定的監管帳戶中,處於我方、上海銀行、寶能集團共管狀態下的數十億資金,你在我方不知情的情況下全額轉走,請問你是如何完成劃轉的?錢劃到哪裏去了?這樣的行為算不算監守自盜?你這樣做是在毀滅上海銀行的商業信譽,今後誰還敢把錢存在上海銀行?

11. 國家規定,發放給單一客戶的貸款不能超過銀行資本淨額的10%,但你向寶能集團發放265億元貸款,遠遠超過國家規定的額度,莫非你不知道國家的規定?你向一個沒有還款能力、沒有擔保能力的高風險企業一次又一次違法發放數百億貸款,其最終的受害者只能是上海銀行和國家,這個事實,你比誰都清楚,但你依然向寶能集團瘋狂放貸——瘋狂的背後,除了巨大的利益還會有甚麼?!

綜上,黃濤先生,你從寶能集團拿去救命、補窟窿的這265億元違法貸款中,總共得到了多少?百分之八?百分之十?甚至……

黃濤先生,你必須向上海市紀監委說清楚,你為何將上海銀行265億貸款違法放給寶能集團,置老百姓的血汗錢和國家巨額資產於巨大的風險之中,你作為上海銀行的首席風險官,你是如何評估這一巨大風險的?

今天,我要嚴正敦促你主動配合司法部門釐清衡源企業實際所有的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的產權爭端,歸還衡源企業對這兩個項目的所有合法權益;同時嚴正敦促你立即向上海市紀監委投案自首,主動說清楚與深圳寶能集團相互勾結、沆瀣一氣套取上海銀行265億元貸款的犯罪事實。誰都知道,不主動投案自首,貪污或受賄一個億,基本上是死刑,貪污或受賄十億元以上,則絕對是死刑。主動投案自首、主動退贓,或許有一條生路。之所以敦促你立即投案自首,是因這些年來我與上海銀行互相幫助、共同成長,而且我倆相識多年,實不忍心看見你因過度貪婪而丟掉可憐的性命!

另外,你在一次酒後公開說你才是上海銀行的真正老大,還說上海銀行國際部陳某是上海銀行董事長金煜的情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是酒後無德狂妄還是你與金煜、陳某有仇?也請你一併向上海市紀監委說清楚。

同時,我要提請國家金融主管、監督機構、司法機關,立即進駐上海銀行,徹查上海銀行向深圳寶能集團違法放貸265億元貸款的事實,並迅速凍結深圳寶能集團的資產,全力追討上海銀行違法發放給寶能集團的265億元貸款,確保老百姓的血汗錢和國家金融資產損失最小化,並懇請在查處過程中,督促上海銀行等歸還衡源企業實際所有的百聯中環、徐匯濱江項目的資產。

黃濤先生,你和你的犯罪同夥因策劃、參與深圳寶能集團騙取上海銀行265億元貸款的陰謀,早已設計好出逃的退路。因此我要以公民身份,提請上海市紀監委、司法機關嚴密關注黃濤及其犯罪同夥的動向,並提請上海市紀監委對黃濤及其犯罪同夥立即採取必要措施,避免其畏罪潛逃給國家財產帶來無法挽回的巨大損失。

同時,我籲請社會各界向上海市紀監委、司法機關檢舉、揭發黃濤及其同夥的其它違法犯罪事實,共同清理金融垃圾,建設良好的金融環境。

黃濤先生,2018年4月你在香港開會期間,匆忙趕到深圳與寶能集團暢飲數瓶50年茅台時,你就已踏上不歸之路。

如果貪婪不可控制,未來必已終結。

「你可以在所有的時間欺騙一部份人,也可以在一段時間欺騙所有的人,但你不可能在所有的時間欺騙所有的人。」一個謊言,要用一百個謊言去圓。在深海的重壓之下,扭曲的不只是身軀,還有你的靈魂。

趕快自首,或有一線生路。

上海衡源企業發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徐國良

二〇二〇年一月十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