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多舛的「紐約雙子星世貿大樓」開工了

於2001年遭恐怖份子劫機撞毀的「紐約雙子星世貿大樓」,是在這一年開工的,只是當時誰也沒料到,這世貿大樓日後會被列為恐攻對象,死傷極為慘重。

我的大兒子培德於恐攻事件發生時,正在紐約市的華爾街附近工作,幸得無恙,但是當時電話因線路堵塞而中斷達數小時之久,讓人憂心如焚,你可以想像我們終於接到他報平安的電話時,那種如釋重負之感。

如今恐攻之罪魁禍首本拉登,已遭美軍在逮捕時亂槍擊斃,美國則在紐約市的雙子星世貿大樓原址興建紀念館之餘,又建了另一座高樓,每年的9月11日也會有紀念儀式,一如紀念那珍珠港遭日軍偷襲的12月7日,以資警惕後世子孫,不要忘記「民主」在與「極權」鬥爭時,是要付出慘痛代價的。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Woodstock 的音樂會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是嬉皮(Hippies)達最巔峰之時,青少年放浪形骸,駕著德製國民箱型車「Volkswagen Van or Camper」遊蕩全國。那時美國的兵役制度還是徵兵制,十八歲以上的男孩子若是沒有上大學,有立即服兵役的義務,在他們滿十八足歲後,就已被美國政府依「社安號碼」編列服役「梯次」,每隔一陣子,兵役單位會在全國晚間新聞聯播節目中,像搖「樂透」中獎號碼一般,抽出某梯次應該到某軍營去報到的籤。

我那時住在密西西比州立大學的男生宿舍裏,樓下交誼廳有一台當時最大尺寸的二十五吋彩色電視機,抽籤轉播時廳中一片人潮,大家聚精會神地聆聽抽籤結果,真個是「幾家歡樂幾家愁」,那些「不幸」中籤的大學生,得到舍監那兒拿「在學證明」以期延役。當然,大學畢業後的男孩子也還是有「中獎」的機會,有些不想當「大頭兵」的學生,就參加預備軍官訓練班(ROTC),服役時至少還是個少尉軍官。

密西西比州立大學的ROTC 規模,在美國所有的大學中一直是排名第二,僅次於德州農工大學(Texas A & M University)。尤有甚者,這兩所大學在二次大戰與韓戰期間所訓練出來的預備軍官,其總和是美國三所正統軍官學校訓練出來的軍官之三倍有餘。

也就是說,美國軍隊中的低階預備軍官,有一半以上是這兩所大學出身的。

又扯遠啦......趕緊回到正題!

當年的美國青少年,心中或多或少都有著十八歲以後得「上戰場玩命」的那個陰影,導致他們普遍有「放浪形駭」的思想,今朝有酒得要今朝醉,放著該「玩」的年齡沒有「盡情地玩」,以後上了戰場,說不定一粒子彈就匆匆地結束了一生,豈不是要「遺憾終身」。嗯,覺得我還是愈扯愈遠嘛?

我只是想把 Woodstock 音樂會如何成為有史以來人潮最洶湧的「野台」音樂會之原因,做個分析而已。

那個年頭「網路」尚未誕生,連最基本的個人電腦都還沒蹤影,一個估計最多會有五千人參加的「野台」音樂會,如何會「串聯」成一個有近五十萬人參與的歷史性音樂盛會,讓人們五十年後仍然歎為觀止呢?◇(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