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戲碼分外精彩的2019年,2020年歷史大戲的劇情又將如何上演呢?歲末年初,特朗普政府所做的三件事情為2020年定下基調。

特朗普執政,並不僅僅是美國換了個總統這麼簡單,而是有歷史意義的。冷戰結束20多年,國際形勢撲朔迷離,歧路縱橫交錯,美國迷失了方向。2017年特朗普上台,罕見的在首個執政年度就出台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明確針對中共、俄羅斯這兩個戰略敵手(「兩大」)和北韓、伊朗這兩個流氓打手(「兩小」),尤以中共為首要威脅。自此,國際形勢走向豁然開朗,國際格局加速演進,全球圍剿中共的態勢隱然成型。

而特朗普政府不斷「退群」和在全球一些地區的收縮,並非美國衰退,而是明確目標,握緊拳頭,隨時準備強悍出擊。所以,我們看到美國在對中共、俄羅斯、北韓、伊朗都持強硬態度,不是特朗普不講策略,而是全面施壓,不給這「兩大兩小」戰略騰挪的空間。

迄今,特朗普成功的做到了兩件事情:一是促使世界各國和國家社會重新評估美國的實力,再次確認美國的唯一超級大國的身份;一是喚醒美國政治家、美國人民,美國正在主導時代潮流的趨向(對內抵制社會主義的滲透,復興美國傳統價值觀;對外遏制中共的全球野心)。

明瞭了這樣一個大背景,我們再來看特朗普政府歲末年初所作的三件事是怎樣定調2020年的。

其一,2019年最後一天,白宮稱,1月15日,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將在白宮簽署。特朗普也表示,稍晚他會前往北京與習近平會面,開啟第二階段貿易協議(而不是在美國大選結束之後再開始)。

中美貿易談判一波三折,中共耍盡手段,但仍於2019年12月13日宣佈達成第一階段協議,中共做出大幅讓步。在這個過程中,特朗普政府全面評估了習近平當局的處境,也做了一個重大調整,即將「一攬子協議」該為「分階段協議」,讓中共更不容易拒絕簽署。(當然,特朗普也可以選擇繼續談判,直到習近平當局接受美國核心訴求為止,因為達成的任何協議都會使特朗普遭到政治對手的攻擊,從而可能影響選情。)

但是,如果中共繼續玩「拖字決」,不簽協議怎麼辦?比如,美方稱簽協議,中共卻不置可否。離15日剩下不幾天了,迄今北京到現在都沒有公開證實,也沒有正式宣佈派員赴美簽署的正式日期。

其實,美方正是考慮了中共再度悔棋的可能性,才做出上述表示的。只要中共不簽協議、玩任何花招,美國的反制就理所當然、師出有名了,而且還將更加猛烈(中共已經領教多次了)。中美實力的巨大差距和中共的空前亡黨危機,無論中共放出多少煙幕彈,多麼心不甘情不願,都改變不了中共更有求於簽署協議這一事實。特朗普政府把中共可能走的路都端到桌面上來了,在指定的期限內怎麼走中共自己選。戰威早將中共籠罩。

其二,1月2日,美國無人機在巴格達國際機場精準點殺了伊朗二號人物、伊朗革命衛隊精銳部隊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特朗普聲明,這「是為了制止戰爭,並不是要發動戰爭」。

美國早在2007年10月就將聖城旅列為恐怖組織。但為甚麼現在才斷然出手呢?就在2019年,5月12日四艘油輪在波斯灣遭到襲擊(以後這類事件時有發生);6月19日伊朗擊落一架美國無人偵察機(當天特朗普下令21日對伊朗進行報復性襲擊,但是在攻擊前10分鐘收回命令);9月14日沙特阿拉伯的兩處石油設施遭到無人機襲擊;12月27日在基爾庫克的一次火箭彈襲擊中,一名美國承包商喪生,數名士兵受傷;12月31日,伊朗支持的民兵組織支持的示威者襲擊了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

由此可見,特朗普政府還是克制的。但這種克制是建立在美國對伊強硬政策基礎之上的(大家知道,特朗普執政以來一改奧巴馬政府的綏靖政策,2018年5月8日宣佈退出伊朗核協議)。面對伊朗的一再挑釁,包括2019年7月1日伊朗表示其擁有的低濃度鈾數量已經超出了2015年核協議所允許的限量,經過詳細斟酌,特朗普打破慣例,下令襲殺蘇萊曼尼,制止伊朗繼續滑向戰爭。

所以,我們看到,伊朗一方面聲稱報復,1月8日凌晨向伊拉克美軍基地發射多枚導彈但無人員傷亡;另一方面,伊朗外長表示,「伊朗採取了自衛措施並且已經結束,不尋求事態升級或戰爭」。伊朗色厲內荏之態表現無遺。

美東時間1月8日,特朗普在白宮大廳發表針對伊朗襲擊伊拉克美軍基地的全國講話中,重申:伊朗核協議「有很大的缺陷」,伊朗必須放棄其發展核武野心,並終止對恐怖主義的支持。特朗普說,蘇萊曼尼最近計劃針對在伊拉克的美國人進行攻擊,但「我們阻止了他」,並稱「美國將立即對伊朗政權施加額外的懲罰性經濟制裁。」

可以預計,伊朗無法掀起巨浪,中共既無力支撐伊朗,也難借伊朗牽制美國。

其三,2019年12月22日,美軍公佈了12張照片,並在YouTube貼出影片,罕見曝光南韓與美國特種兵在南韓群山空軍基地演練,突入敵營,活捉一名白衣男子。劍指金正恩。

2019年2月,特朗普退出在河內舉行的與金正恩的峰會後,談判宣告破裂;雖然之後,6月30日,特朗普跨越三八線,特金第三次會見。總的來說,從2018年破天荒的特金首輪會談以來,金正恩對美外交可以說沒有取得任何實質性進展,其保持擁核地位(一如印度和巴基斯坦)和取消聯合國對美制裁均未實現,反而承諾無核化。

於是,金正恩以取消「停止核試驗和洲際彈道導彈試射」相要挾,要求美國在年底前就美朝核談判做出新的讓步。去年12月3日,金正恩警告可能要送美國「聖誕禮物」。12月末的中央全會後,金正恩在表示,即將在不久的將來擁有「新的戰略武器」。如此等等,金正恩頻頻為陷入僵局的美朝關係增添緊張氛圍。

但這一切都是空話,都是徒勞。前述美軍公佈的照片和影片(平時不公開),據《朝鮮日報》稱,是11月在南韓群山基地實施的「斬首行動」訓練。實際上,自聖誕節前美軍派出偵查飛機和監控力量對北韓進行連續偵查至今,北韓基本上就已經停止了一切有效軍事行動,更沒見甚麼「戰略武器」露面了。北韓一再聲稱要送給美國的「聖誕禮物」沒發出。

此輪朝美博弈,金正恩又是慘敗。以北韓的實力,靠外交權謀來博弈是沒有成功可能的。外界評論認為,下一步金正恩不論做甚麼,根本目標還是為了創造機會和美國談,以實現自己的目的,而絕不可能是對特朗普的核心利益提出挑戰。在這種態勢下,2020年北韓不大可能再次試爆核武,也不可能真正試射能夠打到美國的洲際導彈。(今年1月5日,特朗普表示,他預計北韓領導人金正恩不會違背無核化承諾,但也不排除有這種可能性。)

長期以來,中共和北韓演雙簧。金正恩已四次訪華,習近平也於2019年6月首次訪朝。如果沒有中共的支持,北韓恐怕早都崩潰了。但自特朗普執政後,這個雙簧就越來越難演了,因為中共自身都難保了。

以上三件事,涉及到美國戰略對象「兩大兩小」中的三家,還剩下俄羅斯一家。2019年12月,中、伊朗、俄羅斯舉首次行聯合軍事演習;普金一方面聲稱中俄不會軍事結盟,另一方面要幫助中共建設導彈防禦系統;中俄聯手在聯合國安理會提出解除對北韓的一系列制裁;中俄在2019年6月提出建立「新時代全面協作戰略夥伴關係」,等等;顯示中共與俄羅斯要走在一起了,其實,這很大程度上是俄羅斯在耍套路。

特朗普的「聯俄抗(中)共」戰略意圖,普京心知肚明。美俄之間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即將於2021年2月到期,美國無意再續簽,除非中共能夠加入;美國還強硬邀請中共加入談判。而美國退出(美俄雙邊)《中導條約》,重點也是針對中共。在軍控方面,美俄的默契可不是只有一點點。

俄羅斯與美國曾打過一場冷戰,對美國是有深刻理解的,因此不僅不會再把自己推到美國頭號挑戰者的地位上,反而尋求改善俄美關係(俄美關係的癥結是烏克蘭問題,而烏克蘭問題在某種程度上屬於歷史遺留問題,俄美是有可能達成戰略諒解或和解的);俄羅斯卻是實實在在在把中共推到美國的頭號挑戰者位置上。儘管有諸多困難,可以預計,2020年美俄關係會在正常化方向上前進。

綜上所述,在美國主導下(「以壓促變」),2020年中共的孤家寡人的處境會更加嚴峻,中國風雲突變的可能性大大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