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總統大選前兩天,投誠澳洲的中共間諜王立強傳出遭到國民黨副秘書長蔡正元及中國商人孫天群發出「死亡恐嚇」,要求王立強撤回他爆料中共介入台灣選舉的說法,對此,蔡正元則召開記者會反擊。但澳洲警方表示,已掌握蔡正元與孫天群對王立強威脅利誘的情況。

學者分析,這事件凸顯國民黨選情告急,重要的是,澳洲情治單位是故意利用王立強誘敵,結果蔡、孫上鉤了。

根據澳洲重要報紙《悉尼晨驅報》(Sydney Morning Herald)和同集團的《時代報》(The Age)報道,蔡正元與孫天群表明願意提供金錢等報酬,要王立強錄製影音,謊稱他2019年11月有關自己是共諜的說法是捏造的,並說他是受到民進黨前秘書長邱義仁大筆金錢賄賂及指使,要他污衊香港中國創新投資公司負責人向心是共諜。

蔡正元播放與王立強視訊 強調未威脅

遭澳媒指控的蔡正元,1月9日一早招開記者會,公佈向心友人孫天群接受澳媒《時代報》記者周安瀾的訪談音檔,以及王立強撥微信視訊給他的側拍影片。

但被媒體問到網上流傳他要求王立強翻案的截圖時,蔡正元只說自己不會打簡體字,僅強調王立強不是間諜、向心也不是「間諜頭子」,蔡(英文)政府不可以拿此事做政治操作。

蔡正元說明,整個過程是孫天群透過一位王姓友人找上他,想請他幫向心解除限制出境,讓向心回香港公司正常營運。蔡建議,請王立強把事情講清楚、發表聲明,說向心不是間諜即可解決,孫天群、王立強即開始談判,並未要脅王立強。

澳警證實:王立強遭受蔡正元威脅

不過澳洲警方已向媒體證實,當局知道自稱共諜的中國男子王立強受到威脅,並已展開調查。澳洲聯邦警署(The 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簡稱AFP)已掌握蔡正元與孫天群2019年12月24日起發給王立強的訊息和通話內容。孫天群和蔡正元對王立強也提供利誘。

澳洲情治單位養案誘敵

王立強2019年11月向澳洲媒體披露,曾奉中共之命操控台灣的選情。針對澳洲媒體披露王立強遭到蔡正元威脅利誘要求翻供一事,旅美學者翁達瑞在臉書上分析,顯然內情極不單純,之前澳洲政府讓王立強自由行動,應是引誘對手的圈套,果然蔡正元、孫天群兩人上鉤了。澳洲《時代報》指出,消息來源是澳洲安全情報組織與澳洲聯邦警局。這兩個單位都沒出面否認,在媒體的操作這等同默認。

翁達瑞說,蔡、孫兩人提供一份文稿,要求王立強宣讀,並製作成影帶,計劃在台灣大選前播放,如果蔡正元的詭計得逞,這次大選真的會翻盤。

他說:「蔡正元捅到馬蜂窩了!」在澳洲,威脅尋求政治庇護的人是刑事罪,與對岸聯手威脅投誠的共諜誣陷民進黨,也踩了美國的紅線,蔡正元竟然把國民黨慣用的選舉抹黑伎倆出口到國外,實在太囂張。

學者:比誰更加有公信力

「現在查證事實的時間很短,現在就是比較誰比較具有公信力。」時事評論員、輔大哲學系助理教授周偉航受訪談到。一邊是澳洲媒體屬於百年大報,另一邊是蔡正元,他坦言,兩方的公信力實在差太多了,百年大報不會傻到砸自己的招牌,但從蔡正元過去的事跡來評判,可能就能輕易分辨了。

他說,澳媒的報道有圖片,以及完整的邏輯說法,比較之下自然比較可信。周偉航表示,主要還是公信力的差別。

周偉航分析,藍營召開這個記者會,反而會對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造成更大壓力,因為蔡正元公佈與王立強視訊影片,若是在澳媒報道前先打出來,或許會製造一些效應,但是澳媒早在前一天就先報道,已先斷了後路。

周偉航呼籲,「選舉招數很多,但還是多行正道,才會獲得選民支持,否則好不容易想在選前出一個大招,結果先被澳媒斷了後路,這樣反而成為笑談。」

蘇紫雲:蔡正元說法過於牽強

學者蘇紫雲認為,這反而更不利藍營的選情,王立強事件本來已被淡化,國民黨又大動作召開記者會說明,反而會加重台灣選民對於中共滲透台灣的危機意識。(陳柏州/大紀元)
學者蘇紫雲認為,這反而更不利藍營的選情,王立強事件本來已被淡化,國民黨又大動作召開記者會說明,反而會加重台灣選民對於中共滲透台灣的危機意識。(陳柏州/大紀元)

台灣戰略學會研究員蘇紫雲受訪分析,從王立強第一波的爆料,來自澳媒「60分鐘」的專訪影片,內容已經過反覆的查證才做出報道,以澳媒生態,綜觀這整件事,從事件邏輯性,以及報道此事件的澳媒《悉尼晨驅報》公信力來看,王立強談到自己被台灣偏向中國共產黨的政治人物所威脅,這部份可信度比較高,也符合中共過去在澳洲滲透的行為模式,也就是透過商業人士,進行情報戰蒐集的輔助,這部份比較可採信。

至於蔡正元在記者會的說法,蘇紫雲認為,過於牽強,因王立強對台灣政治生態並不明瞭,更何況被指控的民進黨大佬邱義仁,其實距離王立強非常遙遠,也沒有必要利用大筆籌碼利誘王立強指控特定人事。

至於對大選衝擊效應?蘇紫雲認為,王立強事件本來已被淡化,國民黨又大動作召開記者會說明,反而會加重台灣選民對於中共滲透台灣的危機意識。

「即使不合邏輯,但還是會有人相信」,蘇紫雲說,這並無大礙,因從1996年台灣第一次總統大選開始,台灣公民社會逐漸穩固,公民社會意識又是對抗專制獨裁最大的力量,所以他不認為會對目前選情會造成任何改變。

「Deepfakes」恐成造謠新技術

關於澳媒指出蔡正元所提出的影片是利用「Deepfakes」的深偽技術,它類似線上遊戲的技術,透過電腦運算,複製出逼真的人臉,包括換臉、控制嘴唇,也能合成影音,植入假造的音源檔等。未來是否被利用成為抹黑造謠的新技術?

周偉航認為,這一定會被拿來利用,甚至變成選舉當中的一陣主流,就像詐騙案一定會有某些手法,在某個時間特別流行,等到被騙久了以後,大家逐漸了解「眼見也不能為憑」,效果將會隨著時間遞減。今年算是這個手法可以成熟到能派上用場而已。

不過臉書本周才剛宣佈,接下來將對「Deepfake」內容祭出強硬措施,以對抗刻意操作的媒體,強調如果這些影片的編輯不是為了強化影片或聲音的質感,而是為了誤導大眾,將會被刪除。周偉航說,如果藍營想要在選前兩天針對臉書、YouTube這部份,針對王立強事件加以渲染,老實說對大選影響並不大。

學者周偉航表示,「Deepfakes」的深偽技術,未來將會被利用成為抹黑造謠的新技術,甚至變成選舉的一陣主流,但效果將會隨著時間遞減。今年算是這個手法可以成熟到能派上用場而已。 (授權影片截圖)
學者周偉航表示,「Deepfakes」的深偽技術,未來將會被利用成為抹黑造謠的新技術,甚至變成選舉的一陣主流,但效果將會隨著時間遞減。今年算是這個手法可以成熟到能派上用場而已。 (授權影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