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中方連日來靜默,並在最近出現3個詭異動作,引發外界質疑中美是否能順利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就在此時,中共商務部1月9日宣佈,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將於13日至15日訪問華盛頓,與美方「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議」。雙方團隊正在就協議簽署的具體安排密切溝通。

中共商務部發言人高峰在9日下午的例行記者會上,宣佈上述消息,這是中方首度證實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具體簽署日期及地點,打破中方連日來的靜默,以及引發的揣測。不過,就在人們關注協議會不會簽的時候,中方最近出現了3個詭異的動作。

詭異一:不會調整糧食進口配額

中方談判成員、農業部副部長韓俊7日對財新網表示,中國糧食進口已有一定的全球配額,不會為了某一個國家而調整配額。他還提到配額內實施的關稅是1%,配額外是65%。

這個說法與美方之前的說法完全兩樣。在雙方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後,特朗普曾表示,中方承諾每年購買美國農產品的數額在400~500億美元。

對於特朗普的說法,中方既不證實,也不反駁。所以外界認為,可能是默認了美方的說法。而韓俊最新的說法,是不是北京又要悔棋呢?這是中方第一個詭異的動作。

詭異二:不應急於簽協議?

第二個詭異之處,中共官媒《環球時報》6日發表英文評論,「中美不應急於簽署第一階段協議」。文章稱,「美國先前曾在貿易談判時反悔」,而且美方單方面披露訊息,都沒有得到中共官方承認。而且稱中方採購美國商品的數量、簽字儀式的時間、地點等,這些「最終細節需要解決」,中共官員並沒公開承認。

這些所謂的「細節」,美方都是及時公佈,沒有秘密可言,也的確算不上甚麼秘密,但是中共始終不表態。按中國人的習慣,如果有不同意見,應該當面提出。如果沒有提出或者不表態,就算是默認。

讓外界詫異的是,中美談判的反悔,典型的就是去年5月那次。幾乎達成了一份150頁左右的草案,就等兩方領導人簽字了。據說被北京一句「一切後果我承擔」,推翻了協議,引發後來貿易戰嚴重升級。

詭異三:欲插手中東事務?

第三個詭異的動作也出現在6日。美伊局勢升溫之際,伊拉克提出要驅逐「外國軍隊」。但是中共卻向伊拉克表示,準備向他們提供軍事援助。

位於伊拉克的Rudaw電視台在推特上發佈消息,伊拉克總理馬赫迪接待了中共駐伊大使張濤。張濤傳達北京的消息,已經準備好為伊拉克提供軍事援助。

但是7日一名美國高級官員在背景簡報會上表示,中東的穩定「絕對事關中國(中共)的巨大利益」。

就是說,美國認為,北京為了經濟利益,可能不想打仗。中國是世界第一大石油進口國,中共迫切需要中東的石油。另外,伊朗連接著中東與亞洲「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中共在伊朗投資了許多項目等等,不太可能放棄這些利益。

中共內部分裂嚴重?

中共一連串的詭異動作,似乎呈現出矛盾的跡象。

習近平7日主持了中共常委會,聽取五大機構以及中央書記處的匯報。就是說包括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人大委員長栗戰書、政協主席汪洋和書記處書記王滬寧,都要向習近平「述職」。

這次會上有個奇怪的地方,特別強調了維護「中央權威」。10天前剛開完中共政治局「民主生活會」,要求做到「兩個維護」,其中之一就是維護「中央權威」。

都知道中共有個習慣:缺啥喊啥。高密度強調維護「中央權威」,是不是說明中共內部分裂嚴重呢?

法國漢學家白夏對《世界報》分析指出,習近平的地位並非如表面所看到的那樣穩固,他在外交領域如同國內,正遭遇困境。法廣用了一句話概括:習近平是「貌似強大」。從這一點來看,中方的詭異也不難理解。

中美脫鉤進行時?

日前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邀請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到他的戰情室(War Room)進行對談。

納瓦羅表示,他在教學時就目睹了中共惡意吸引美國製造業對美國的傷害,特朗普比其他人更早看到了這些現象。他重申中共對美國犯下了七大致命結構性犯罪,基本上「摧毀了美國」。

納瓦羅和班農都認為,美國對中方的「脫鉤」已經在進行當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