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該系統內部人士透露,內蒙古伊圖里河鎮森林公安局發生一樁慘案,該森林安保大隊隊長、五十多歲的陳某某,在公安局院子裏,槍殺了2名副局長,另有3名警察受傷,至於受傷警察傷勢如何,內部人士稱不方便透露。

據大陸《新京報》12月30日報道,事發在12月25日,當時陳某某之所以可能拿到槍,是因為他當日值班,而向單位同事開槍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其個人問題被檢察院談話,「談話結束後,就奔單位的兩個副局長去,兩個副局長都死了,還有一個重傷,局長沒事兒,逃過一劫。」至於受傷警察傷勢如何,內部人士稱不方便透露。

槍殺案的可能動機

從透露的信息看,陳姓老警察在被檢察院問話後,即怒氣沖沖槍殺上級領導,應有隱情。最大的可能,是其被問話是涉及受賄、貪污等不當行為,但其自認「冤枉」,可能因為案情涉及局長、副局長和其他同事,但他們在背後,都將主要責任歸於他一人身上。陳某某不想獨自「背黑鍋」,也對「陷害」自己的人怒不可遏,遂起了殺機,寧可魚死網破。當然這純屬推測,究竟內幕如何,估計一貫黑不見底的公安部絕不敢公開,但一定猛料十足。

從內蒙公安局長殺情婦,到警察殺警察,內蒙公安再度「名滿全國」。對於外界而言,中共警察虐殺良善百姓、異見人士、少數民族、有信仰者等的惡行,早已罄竹難書,類似上海的楊佳手刃警察的也時有耳聞,但中共警察內部下級官員殺死上級官員,被公開曝光的確實不多,雖然幕後也不少。

中共內部惡性案件不斷

其實,近些年來,中共官員慘死於同事或下級之手的案例並不少見,被曝光的同樣也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份。比如2018年5月,陝西安康市寧陝縣煙草專賣局前副局長熊博,對新調任趙副局長投毒未遂。同月,陝西咸陽市渭城區法院院長蘇俊和妻子劉某,在家中被兩名下屬刺傷,嫌疑人之一是蘇某下屬、渭城區法院執行局局長董虓。

2017年1月初,四川省攀枝花市國土資源局局長陳忠恕,在槍擊市長、市委書記後「自殺身亡」;7日,在四川達州區黃都鄉五通村,村委會班子成員莫某德,持刀殺死該村委會婦女主任譚某蓮、村計生專職幹部王某桂。11日,雲南臨滄市鎮康縣縣委統戰部副部長蔣鉗虎,駕駛一輛日產Qashqai撞死了縣國稅局副局長袁永康、國稅局辦公室主任羅桂君。

2013年6月9日,湖南株洲市檔案局工會主席,在辦公樓3樓局長辦公室,持刀將女局長刺死,隨即跳樓身亡。

2008年2月,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公安分局局長關六如,在呼和浩特市市委副書記王志平辦公室,開槍打死王志平和一名女性稅務官員後開槍自殺。

2003年8月19日,福建省閩侯縣廷坪鄉黃埔村舉行村委會主任選舉,時任村委會主任肖書浙,擔心另一候選人肖書建獲勝,於是收買兩名殺手,在選舉現場槍殺肖書建。除了公開的殺戮,中共官員「自殺」或「被自殺」這些年來也是層出不窮。以2019年最後三個月為例,10月31日,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離奇「墜樓」死。11 月22日,黑龍江省公安廳前高官趙春波墜樓身亡。12月5日至19日兩周內,4名官員離奇死亡,他們是北京政協委員、京劇女星姜亦珊、中共頂級軍工專家、中航飛機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守澤、清華大學團委辦公室主任朱小亮、錦州銀行原董事長張偉。而他們死亡背後的推手或兇手,依舊是個謎。

中共官員惡鬥不擇手段

讓中共官員彼此相殘的主因,無非是權力和金錢,無非是利益分配不均,無非是涉及到自身的安危。在中共經年累月的洗腦中,他們的腦中早已被灌輸了無神論和「鬥爭哲學」,將毛澤東講的「八億人口,不鬥行嗎」,「與人鬥其樂無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等奉為至理名言,並且相信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中共官場的黑社會化已是不爭的事實。

事實上,中共黨官間的自相殘殺,自其建黨之日起,就一直沒有停止過。從言辭抹黑,精神上擊垮,到肉體折磨,乃至公開或暗地裏消滅肉體,中共官員之殘酷令人髮指。且不說普通黨官,單看中共的一代代黨魁和一個個高官,從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康生、王明、彭德懷、高崗,到薄一波、鄧小平、江澤民、周永康、薄熙來等,哪一個沒有參與血雨腥風的中共內鬥?哪一個沒有整過人?

與中共中、下級官員彼此殘殺時有被曝光相比,中共高層內部的自相殘殺更具有隱蔽性,更少為人所知。如前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被毛下令打倒,被關押至死。周恩來患癌,毛推遲治療時間,並在其死後在中南海放鞭炮。另一個前國家主席楊尚昆疑似在住院期間被江澤民暗害。前中共黨魁胡錦濤經歷三次未遂暗殺,幕後主使者為江澤民和其死黨。習近平亦經歷多次江派人馬實施的未遂暗殺,且迄今仍面臨著危險和多方掣肘。

善惡有報

可以肯定的說,只要共產黨存在一天,中共從高層到底層官員的自相殘殺,就不會中止,因為除了他們腦中被灌輸的鬥爭哲學外,更與共產一黨專制對暴力格外的推崇有關。列寧曾說過:「暴力比一百次辯論更有效。」從前蘇共、中共等共產國家的暗殺歷史看,襲擊、暗殺、殺戮已成為共產黨路線鬥爭中消滅異己和政治對手的主要手段之一。

自然,生活在如此政治氛圍下的中共各級官員,內心應該都充滿了恐懼,因為不知道自己哪一天也會成為槍下之鬼。這也是越來越多的官員從體制內辭職,或者外逃、轉移資金並將親屬安排在國外的原因,也是諸多中共高層在海外尋找退路的緣由。只是中共的官員們,真的以為一走了之,做下的惡就可以一了百了嗎?莫要忘了,人在做,天在看,該還的是一定要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