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僱員鄭文傑(Simon Cheng)近日在英國接受《大紀元》獨家專訪,詳述了自己在西九龍高鐵站被「送中」,在深圳被酷刑對待、被逼認罪,及出獄後在香港、台灣被跟蹤恐嚇的經歷。鄭文傑說,是道德責任感推動他去發聲,自己不想要「後悔一生」。他還自嘲自己成為「全世界最有名的嫖娼犯」,亦沒辦法回頭。為避免在香港及大陸的親屬被中共騷擾,鄭文傑昨日(9日)深夜在Facebook發表聲明,表示決定與家人斷絕一切關係。

鄭文傑在聲明中表示:「謹此與香港及內地家屬斷絕一切關係,本人之言行與他們全無關係。我衷心希望他們可以不被騷擾,過上平靜的生活。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對不起,願來生再續前緣。」

西九龍高鐵站被「送中」

去年8月鄭文傑由香港前往深圳公幹,其後失聯。中共當局以所謂「嫖娼」罪名,將其拘留15日,最終在期滿後獲釋返港。其後,鄭文傑經過數月的秘密逃亡,日前在英國獲得兩年工作許可。

近日,鄭文傑在英國倫敦接受《大紀元》獨家專訪數小時,這也是他在英國首次公開受訪。專訪中,他詳細闡述了自己在西九龍高鐵站被「送中」,在深圳被關押、酷刑對待、單獨囚禁,被逼認罪,以及出獄後在香港、台灣被跟蹤恐嚇的經歷。

鄭文傑表示,被中共拘留期間,被虐待至精神崩潰,再開始被洗腦套料。有審訊人員操百份百香港廣東話,他擔心被控政治罪名,被逼認較輕的嫖娼罪。

如果向中共屈服 會後悔一生

中共曾警告鄭文傑,不要公開拘留期間,除被控嫖娼以外的任何信息。但在專訪中鄭文傑表示,如果向中共屈服,他會後悔一生。

鄭文傑笑稱自己是「全世界最有名的嫖娼犯」,所以沒辦法回頭。「如果當初放我出來,他不公佈罪名,或者我都可以捂著良心,說沒有事發生過,然後隨便找一份工作做。但一旦他公佈了罪名,我開玩笑地說,我是全世界最有名的嫖娼犯了,可能我沒有辦法回頭。這是第一件事,我必須要面對的情況,我必須要講出來。」

鄭文傑說,自己在審訊中看到了不同的香港示威者,所以亦是道德的責任感,推動他去發聲。「我一直很艱難做決定,因為我在審訊過程中見到不同的示威者。我認識的一些朋友,甚至是在內地被失蹤的,也都是被關押到現在。如果我不出聲,我不知道會不會他們就從此消失,我很想幫他們發聲,去國際社會呼籲。其實需要更加關注這班失蹤人的情況,這個對我來說,是被道德的責任感推動。」

鄭文傑還表示:「第三,就是我不希望被中共這些所謂的要脅,或者所謂的黑材料噤聲,去把持、去威脅我,令我不可以再議論朝政,不可以再批評政府,我不想讓他們這樣威脅把持我一輩子,這樣我會一生後悔。」他說,自己相信只有繼續去發聲,只有繼續去幫這個世界認清國安、國保這些迫害或違反人權的行為,才更能保障他的安全。他相信很多香港人都可能有這樣的想法,就是覺得需要站出來,為香港人發聲。

決定與家人斷絕關係

當被問及是否擔心在香港和大陸親人的安危時,鄭文傑直言,決定講出真相時已斷絕與大陸親人的聯絡。「他們當時審訊的時候也明確告訴我,他們知道我的家人,甚至帶一些威脅,就是你要兼顧你在中國內地的一些資產,等等情況。」鄭文傑坦言:「所以其實我決定講出來的時候,我已經是斷絕了跟內地的親戚的聯絡,而我跟香港的親人聯絡也都非常有限,我也都不會將很詳細的資料,或者敏感的內容去跟他們說,(他們)知道的越少越好。」

鄭文傑直言這是一個很艱難的決定。他說:「因為就算我在英國,我都會有思鄉的情緒,我都會想念他們。他們要出來都比較困難,包括文化的適應。包括他們對於自己是否真是覺得危險的認知是不同的。所以這個是一個代價,我只可以說,我今天選擇站出來,為了他們的安全,我都是儘量少跟他們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