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神巴菲特當然是我佩服的偶像,可是他的某些想法,我卻不敢苟同。其中很重要一點,就是我們對永恆的價值,也即是對名牌的看法,是大相徑庭。

他長期持有「可口可樂」這品牌,並且賺了大錢,但在我的心目中,「可口可樂」可能是一個品牌,但它卻不能算是一個名牌。無疑地,「可口可樂」在經營上是十分成功,但是一個品牌、一間公司的成功可能只是因為它的市場策略有效,但卻不能代表它是一個名牌,更不代表它有永恆的價值。

同樣道理,在近年來,「星巴克」和「麥當勞」的生意也很不錯,我同意它們的品牌策略和市場推廣十分成功,但也不能算是名牌,因為這種品牌的東西的忠誠度很低,很容易被取代。而我向來不喜歡蘋果,因為它每次推出新產品,都是一場大賭博,就像一個次次賭身家的賭徒,自然也不能算是一個名牌。

在我的心目中,名牌除了牌子夠照之外,還有一種特質,就是它的品質,是其他同類產品所不能比得上的,而由於它擁有這種技術,而其他競爭對手沒有,所以它可以永遠保持市場上的優勢。

當然,能夠保持這種技術優勢,是因為它並不量產,永遠珍惜羽毛,保持在製作上的質素。當然,這也並不代表它不會增產,而只是說,它只會逐步增加產量,而不會一下子大量的增發,竭澤而漁,一下子令到市場崩潰。

因此,在我心目中的真正的名牌,有甚麼呢?這包括了Hermes啦,法拉利啦,栢德翡麗啦,拉弗酒莊啦等等,都是品質勝於同儕,而且有著長長的等候名冊,所以就算在市場逆境時,也不會影響到它們的生意額,只會令到等候名單短上一點而已。

它們的品質,是經過多年來的市場考驗,當然沒有問題。它們不單有名牌,而且有生產高品質產品的經驗,而這經驗得來的技術優勢,則永遠優於其競爭對手。

還有一點是極其重要的,就是這類產品的毛利非常之高,而且遠高於其競爭對手,例如說,一個Hermes Birkin的售價是十萬八萬起跳,但一個路易威登的同質素包包可能是兩三萬,這比喻可能有點不倫,因為兩者並非相同貨色,正如保時捷和法拉利也是不同的產品。但很明顯,售價較高者的毛利率也較高,一旦市場逆轉,也比較有競爭力。

這即是說,在我的心目中,一個真正的名牌並不以銷量極大化、利潤極大化為目標,而是要維持產品的質素,和這品牌的永恆價值。

像可口可樂、麥當勞這種量產型的公司,只能算是一間成功的公司,或是一個成功的商業品牌,它們可能很能賺錢,但卻不能說是一個名牌,而它們在市場上的地位是很容易被取代的。像蘋果iphone這種高科技產品,顧客的忠誠度極低,它們只是有名的牌子,但卻沒有永恆的價值。

像拉弗酒莊,或是Hermes包包,這些產品一出就是數十年,不用改進,當然是最好的情況,法拉利車廠差上一點,因為數年要轉一款,但是它的技術優勝,其他量產的跑車在這數十年來追不上它,可以估計的,在未來也很難追上這技術。

這篇文章的主題並非介紹名牌,只是說,有一些大眾的牌子,所謂的品牌效應,只是建築在一個空中樓閣,而不是建築在永恆的質素之上,一旦要逆轉時,是快得不能想象的,例如說,思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