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在香港從警6年的警察披露,7.21元朗襲擊事件發生後,香港警察高層不派警員到場,而一些同事看到襲擊事件後拍手歡呼。他質疑警隊可能與黑社會勾結,故意不派出警力,讓黑社會「教訓」港人,從而達到恐嚇港人的目的。

濫權、濫暴的香港警察得到中共當局的公開支持。警察的所謂「執法行為」也越來越流氓化,不但假扮抗爭者從中搗亂,暴力逮捕抗爭者,而且還佩戴相同的行動呼號卡,讓人無法識別身份。

良心警察辭職 曝7.21元朗事件真相

一位從警6年的阿輝(化名)不願意再與警隊同流合污,憤然辭職。12月28日,他向《蘋果日報》披露,7.21元朗襲擊事件當天,部份同事在電視直播中看到白衣人無差別地在西鐵站襲擊市民,「他們拍手歡呼,覺得自己不能出手打示威者,有黑社會或者圍村人士去幫手教訓示威者,他們覺得開心」。

阿輝說,事發當天他在港島當值,還有不少機動部隊在政府總部、警察總部和禮賓府當值,而當天衝突主要集中在西環。最令他失望的是,警隊高層都決定不調派警員過去元朗,「是說不過去的」。

阿輝指,警隊高層很明顯放縱黑社會(白衣人)去襲擊抗爭者,藉此凸顯警隊的重要性;縱使要犧牲無辜市民的安危亦在所不惜。

他披露,警隊內部還有一個黑社會的小分隊。警隊內部稱機動部隊為「TIER 1(第一梯隊)」,曾任機動部隊的為「TIER 2」,年資較深或初入職的警員則被歸類為「TIER 3」,「佢哋(部份警員)直頭叫班黑社會做『TIER 14』,因為佢哋(他們黑社會)某程度係14K,內部有個戲稱叫TIER 14」。

他直言警隊在反送中前幾個月還聲言要反黑社會,但反黑反了幾個月後,警察反到與黑社會勾肩搭背,「有傾有講,係唔合理!」

7月21日晚9時許,一群白衣兇徒在元朗一帶手持棍棒無差別地襲擊市民、甚至記者,其中包括老人、孕婦和孩子,造成至少45人受傷。襲擊持續近2個小時,但警察遲遲未到,港人質疑警察與黑社會相互勾結。襲擊事件後,有媒體拍到姍姍來遲的警察和白衣人搭膊頭,「護送他們離去」。警方事後還表示:「未有見到任何人士持有攻擊性武器。」給市民留下警黑勾結的印象。

阿輝說,自己辭職的最主要原因是,7.21襲擊事件令他「心灰意冷」。

阿輝以為7.21襲擊事件已經崩壞至極,但8.31太子站警察無差別毆打乘客事件、10.1用實彈射抗爭者,以及後來包圍中大和理大,他直言警員濫權濫捕情況日益嚴重。

10月1日,香港警察向反送中抗議民眾瘋狂開槍,警方承認發射6發實彈,一中學生胸部中槍,輿論譁然。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警察已拘捕6,000多人,但被檢控的人數不足兩成。

阿輝指,香港警察濫捕是為了恐嚇和理非抗爭者,「想做阻嚇作用」,讓他們少出來。

中共與黑社會勾結有前科

坊間一直稱中共是全球最大的黑社會。中共起家時,就網羅了大批地痞無賴、土匪、強盜。如中共當年上井岡山時,招來山大王袁文才、王佐等人;國共內戰時,中共再與國統區的黑幫勾結;現在,中共利用黑社會「維穩」。

在香港回歸前,中共也早與黑社會勾結。中共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在中英談判期間曾多次表示:「黑社會並不都黑,愛國的還是很多。」時任公安部部長陶駟駒也多次公開發表「黑社會愛國論」。

據英國最新解密的一批檔案顯示,英方聽到中方「黑社會愛國論」後,內部反響相當大,最大憂慮是香港1997年回歸後,會對社會治安造成不安。因為這意味黑社會與中共過從甚密,日後黑幫可駕馭公安部門官員,獲他們撐腰。

中共新華社香港分社前常務秘書長黃文放,也曾在1997年5月的公開論壇上透露,北京早在1984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前就與三合會達成「協定」,只要三合會對香港的繁榮穩定不構成威脅,中共會容許他們繼續賺錢。

《蘋果日報》2020年1月1日援引多倫多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王惠玲(Lynette H. Ong)的話指,中共經常動用黑社會這類第三方暴力去打擊抗爭者與請願者,逼他們放棄抗爭,從而維持高壓管治。當這套在大陸隨處可見的維穩模式日漸搬到香港,抗爭之路無疑更加凶險。

習近平兩次點名支持香港警察

港人的五大訴求中的一項訴求就是,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隊濫權濫暴問題。但港府和中共當局不但不回應港人的訴求,而且還一直力挺香港警察「嚴正執法」。其中,僅習近平就至少兩次公開點名支持香港警察。

去年11月4日,習近平在上海會見林鄭月娥時說,林鄭帶領的特區政府「恪盡職守,努力穩控局面」;要求其「止暴制亂」。

11月14日,習近平在巴西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時公開稱,堅定支持港府「依法施政」,堅定支持香港警察方「嚴正執法」等。這是習近平首次公開支持備受外界詬病的香港警察。

12月16日,林鄭月娥向習近平述職時,習近平再次公開稱支持林鄭帶領的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堅定支持香港警察方「嚴正執法」等。

自反送中以來,香港警察發射了逾四萬枚各式子彈;數千人被打傷,多人的眼睛被打盲。

但得到中共當局支持的香港警察一味瘋狂鎮壓、濫捕。僅從林鄭月娥去年11月6日向中共政治局常委、港澳小組組長韓正彙報到11月18日,短短的12天內,香港警察就拘捕了近1,500名抗爭者。

期間,警察還先後攻入香港中文大學、理工大學,把校園變成了硝煙瀰漫的戰場。僅在中大,香港警察在11月12日一天內,狂射多達2,356枚各式彈藥;而圍攻理工大的時間更是長達16天,期間理工大校園內火光沖天。

另外,備受外界詬病的中共政法委也深度介入香港事務。習近平在上海、北京會見林鄭時,中共公安部部長趙克志、中共政法委書記郭聲琨也在場。

警隊「新一哥」鄧炳強12月6日、7日到訪北京時,先後會見了趙克志、郭聲琨。郭聲琨宣稱,中共政法委「全力支持香港警方」繼續「止暴制亂」;趙克志宣稱,中共「公安部永遠是香港警隊的堅強後盾」等。

對於坊間不斷傳中共公安喬裝成速龍小隊成員,對港人進行鎮壓的情況,辭職的香港警察阿輝對此無法確認。但他向《蘋果日報》披露了一個細節:警察執勤完畢返回警署後,大家都會除下面罩休息或互相打招呼,但有一批速龍小隊成員,即使天氣炎熱,也從不除面罩,只會入房間休息。

警察越來越流氓化

警察除涉嫌勾結黑社會,無差別襲擊市民外,他們還常常扮成抗爭者,潛伏在人群中伺機逮捕抗爭者。

去年12月26日,在大埔超級城,兩個疑似便衣的蒙面男子被警察制服。

第二天,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回應稱,因為當天收到線報有人將在商場「搞事」及搗亂,故派便衣在商場作「埋伏拘捕行動」,但當警方實施拘捕時,由於沒有溝通好,被當成示威者。

同日,本港媒體還發現4名便衣警察在海港城執勤時,使用一模一樣的行動呼號卡。「行動呼號」是警察為了保護警員及家屬私隱,10月中旬推出與警員編號一樣,獨一無二、可識別警員身份的一種編號,行動時可替代警員編號。

12月27日,香港警察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承認,是有警察在使用行動呼號上出問題。

警察這種利用便衣、使用同一「行動呼號」的做法越來越受到譴責,即使警隊內部人士也對此提出批評。

阿輝對《蘋果日報》表示,每名身穿制服的警員,膊頭位置均須展示警員編號,便衣警察亦須展示委任證,但大部份警員為防被起底,故意摺起膊頭的編號,或將委任證反轉擺放等。

他指出,這些所作所為全獲警隊高層默許,所有辨認身份的方法都沒有,警察更加肆無忌憚地使用武力。

警察使用武力 七成不合規

《華盛頓郵報》12月24日刊發《香港警方處理示威活動時屢次違反指引,未曾面對後果》文章,文章一開頭就是警察暴力毆打抗爭者的諸多動畫場面。

該報邀請9名國際專家,對65宗警察使用武力的案件進行檢視,發現多達70%的個案違反相關指引和標準,僅8%的個案符合,其它個案因無足夠資料難下定論。

對9月29日印尼女記者Veby Mega Indah疑被橡膠彈射中右眼的案例,專家質疑警察看似任意開槍,其實可能是非法。因為機動部隊訓練手冊明確指出,橡膠彈應該向身體中央位置發射,應避免射擊頭、胸、關節等重要部位。

對10月20日警察用水炮車向清真寺發射藍色水劑的問題,專家強調,警方當時違反使用水炮車的原則,屬非法使用武力。

當天,警方用水炮車驅散人群,藍色水劑直射尖沙咀清真寺正門,站在人行道的普通市民都被射中,包括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褚簡寧。

對於警察11月11日近距離實彈開槍致21歲的男子一度性命危殆的案例,專家們認為:該警員使用武力過於主觀;不合理使用武力,顯示該警員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