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元趙孟頫繪。
蘇軾,元趙孟頫繪。

「應龍之所以為神者,以其善變化而能屈伸也。夏則天飛,效其靈也;冬則泥蟠,避其害也……將軍乃辱身污節,避世用晦,志在鵲起豹變。食全楚之租,故受饋於漂母;抱霸王之略,蓄英雄之壯圖。志輕六合,氣蓋萬夫,故忍恥胯下。」
——蘇軾《淮陰侯廟記》

率先攻入秦都咸陽的劉邦,一心想做關中王,但經歷了鴻門宴中與項羽的驚險較量之後,劉邦不得不俯首稱臣,被項羽封到偏遠的巴蜀之地 。進蜀途中,部下紛紛逃亡。有一天,丞相蕭何竟然也不見了,劉邦又驚又怒,以為蕭何也離他而去,哪知蕭何原來是去追逃跑的韓信。 司馬遷在《史記》裏給韓信作了一個傳,傳名叫做《淮陰侯列傳》,因為韓信後來被封為了淮陰侯。

楚漢戰爭時期,歷史上出現了兩個同名同姓、都叫韓信的人,一個是我們熟知的大將軍韓信;另一個是韓國的王,也叫韓信,為了區分開來,我們把他叫做韓王信,而劉邦手下這個大將軍,我們就稱之為韓信。韓王信的故事記載在《史記‧韓信盧綰列傳》裏,而大將軍韓信的故事記載在《淮陰侯列傳》裏。

◎貴族之後

韓信是淮陰人,淮陰就是現在的江蘇省淮陰縣。出生時家道業已中落,因此沒有關於他家世的詳細記載,只知道他少年時期與母親相依為命,生活清貧。但他的祖上很有可能是一個貴族,有四點可以作為旁證,一個就是韓信擁有姓名。我們知道,古時只有貴族才有名和姓,普通百姓是沒有名字的。比如:劉邦叫劉季,劉季就是劉家老四的意思,他是沒有正式名字的。而韓信有名有姓。

另外,韓信佩劍。挎劍是古代貴族身份的象徵。《淮陰侯列傳》裏說,韓信好帶刀劍,就是韓信這個人他喜歡挎著劍。

再一個就是韓信年輕時很窮,沒飯吃的時候,曾有漂母給他提供過飯。那人稱韓信為王孫。這說明,韓信很有可能是貴族。

還有一個佐證是,韓信是讀過書的,並且博覽群書、學識豐富。讀書在那個時候是很奢侈的一件事情,因為那時候的書不像現在是印刷出來的。古時候,書都是要靠手抄的,是很昂貴的東西。

韓信讀書、佩劍,別人稱他為王孫,他又有姓名,從這四點來推斷,他的祖上應該是貴族。

◎寄食受辱

韓信出生時,家道中落。母親去世後,韓信的生活更加艱難,常常無飯可吃。因為貧困,他飽受別人的白眼和欺辱,也受到過他人的施捨。下鄉(地名)亭長看韓信非等閒之輩,所以對他很是照顧,經常讓韓信去他家吃飯,時間一長,亭長妻子心生嫌惡,想出了「晨炊蓐食」的辦法要把韓信趕走。「晨炊蓐食」的意思是一大早就把飯做好,在床上吃完飯再起來。有一天,韓信像往常一樣來到亭長家,一看飯桌上連殘羹剩飯也沒留下,韓信一下就明白了,於是轉頭就走,從此再沒有去過亭長家。

韓信讀書之餘,有時到河邊釣魚。河邊有很多老太太漂洗棉絮,叫漂母。漂母在洗棉絮的時候都自己帶飯,其中一個人看韓信年紀輕輕、個子挺高沒飯吃,很同情他,就把自己的飯分給韓信吃。一連幾十天,漂母每天來洗絮,每天都給韓信帶一份飯。後來有一天,漂母跟韓信說:「我的棉絮洗完了,明天不來了。」韓信說:「你請我吃了十幾天的飯,對我來說是莫大的恩德,將來我一定要好好報答你。」後來韓信衣錦還鄉,果然贈給漂母千金以酬謝她當年的幫助。

從這個故事可以看出,韓信這個人是有傲骨的,同時韓信又有古人那種俠士之風,有恩必報。從這點來看,韓信身上確實是有古代的貴族氣質。他這種貴族氣及他的傲骨,一般的老百姓是看不懂的,當然可能也看不慣。所以,韓信很快就遇到了一個麻煩。

◎胯下之辱

韓信住的地方有一個屠戶,屠戶的兒子是個無賴,他看見韓信就很生氣地說:「你不好好幹活,整天挎著劍,挺大的個子,你想幹嘛?」有一天,這個無賴擋住了韓信的去路說:「若長大,好帶刀劍,中情怯耳。」意思是,你個子挺高,還帶著刀劍,其實是一個膽小鬼。「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胯下。」如果你要是膽子大的話,你就把我殺了;如果你要是膽子小的話 ,就從我的胯下鑽過去。

當時周圍圍了一堆人看韓信會做出甚麼反應。《史記》中用三個字描述韓信: 「孰視之」,意思是瞪著眼睛看這個人,看了很久,沒生氣也沒有表情地看著他,思考了一下,然後把頭一低,從他的胯下鑽了過去。旁邊的人哄堂大笑,大家都說韓信是一個膽小鬼。但是從韓信實際的反應來看,韓信並不是一個膽小鬼,因為通常人遇到這種情況都會暴怒,而韓信一點兒都沒生氣,非常冷靜地看著這個人,心裏在權衡鑽過去跟不鑽過去的利與弊。權衡完了之後,一下就鑽過去了。所以韓信是一個非常理性的人,這種理性的性格後來救了韓信一命。我們知道作為一個大將軍,你必須要時刻保持清醒、理智的頭腦,絕不能為個人情緒所左右,如果韓信當時跳起來跟對方打起來,把他殺了,那就是自己的情緒被他人給左右了。而作為將軍,在戰場上做決定的時候,必須要能夠不被個人感情所支配。

北宋文學家蘇洵的兒子蘇軾曾經有一段話,為韓信當時的心態作了完美的註釋。蘇軾寫了一個政論系列,其中有一篇是描述留侯張良的。我們講過張良「圯橋進履」的故事。張良當時被一個白髮老人羞辱,老人讓張良給他撿鞋,又讓他給自己穿鞋,張良心平氣和地給老人把鞋穿上。蘇軾針對此事說:「古之所謂豪傑之士 ,必有過人之傑,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見辱,拔劍而起,挺身而鬥,此不足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挾持者甚大,而其志甚遠也。」蘇軾的意思是,受人羞辱,立刻拔劍相鬥,這不是一個勇者的作為。一個人之所以能夠在巨大的侮辱或者考驗突然間降臨的時候, 還能夠保持一個平和良好的心態,是因為他心中懷有深遠的志向,因此才能夠如此控制自己的情感。(待續) 

清任伯年繪《韓信胯下受辱圖》。(公有領域)
清任伯年繪《韓信胯下受辱圖》。(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