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報精銳部隊指揮官蘇萊曼尼被美軍擊殺,伊朗1月8日向美軍駐伊拉克軍事基地發射了十多枚導彈,令中東緊張氣氛陡然加劇。此前有中共官媒放風稱,美伊衝突升級為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增添複雜因素。 有輿論認為,中共當局近日的表現詭異,有可能乘人之危,以伊朗的報復為籌碼拖延貿易協議簽字,並向美方提出新的要求。

伊朗在中東當地時間8日凌晨對美國領導的多國部隊駐伊拉克軍事基地發射了15枚導彈,以報復上星期美國使用無人機擊殺伊朗精銳部隊聖城旅的指揮官蘇萊曼尼。美國五角大樓已發聲明稱,未發現人員傷亡,而有關損失情況的評估工作正在進行之中。

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則發出命令,禁止所有美國民航機進入伊拉克和伊朗空域。為安全起見,國際航空公司紛紛調整航班飛行線路,避開了這一空域。

美方會否針對伊朗這次的導彈襲擊進一步採取報復性反擊行動尚有待觀察,而美伊武力衝突爆發後,特朗普政府會否將其注意力從與中共的較量轉向中東地區的博弈,也是不少國家的媒體關注的熱點話題。

就在美軍無人機一舉擊殺蘇萊曼尼等多名伊朗高級軍官的當天,《印度斯坦時報》就發表了一篇署名評論文章指出,伊朗問題可能會導致特朗普政府的「自由與開放的印太戰略」無法真正實施,從而起到緩解其對中國(中共政府)所施壓的壓力。

一些中國觀察人士也指出,先前由於美國捲入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讓中共政府獲得了十年的經濟發展黃金時期,9.11恐怖襲擊事件則是促使美國政府改變態度,不再把中共政府視為戰略競爭對手的一個轉折點。因此美國和伊朗的衝突,也有可能促使特朗普改變他的亞洲政策。

新美國安全中心的資深研究員卡普蘭(Robert D. Kaplan)卻警告說,美國在中東的對手不是伊朗而是中國(中共)。如果美國政府對伊朗發起戰爭,恐怕會把伊朗進一步推到中國(中共政府)手裏。

法廣8日發文表示,對將在何時何地與美方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問題,中共政府迄今為止都沒有明確證實,而蘇萊曼尼被美軍擊殺後,中共官員的某些說法顯得頗為「詭異」。

例如:中共黨媒《環球時報》英文版曾於1月6日發表一篇評論文章稱,中美不應該急於達成第一階段協議,理由是「還有一些最終細節需要解決」,而且即使達成協議,美國政府仍會加強監管敏感技術向中國出口。該文還引述分析人士說,美伊衝突的升級,為中美貿易協議的簽署「增添了複雜因素」。

有輿論認為,在美伊武裝衝突一觸即發的敏感時間點,中共官媒發表這樣的評論文章,令人不免懷疑中共政府是否打算乘人之危,趁著中東局勢惡化,在貿易協議問題上再向美國敲詐一筆。

此外,中共農業部副部長韓俊1月7日接受媒體採訪時突然聲稱,中國糧食進口已有一定的全球配額,不會為了某一個國家而調整配額。

先前中共的貿易代表與美方達成第一階段協議時,曾經承諾每年向美國購買數額高達400億至500億美元農產品,而韓俊的上述說法令外界懷疑中方的這個承諾哈能不能兌現。

換言之,外界擔心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的簽署可能會被中方藉故拖延,甚至徹底「泡湯」。

不過,也有媒體援引觀察人士指出,2019年5月初北京對幾乎快要簽署的協議內容突然反悔,招致美國報復性課稅的數額越來越巨大,貿易談判一度幾乎處於完全停滯狀態。前車之鑒,如果這次中共政府再次反悔或趁機加碼,恐怕承受不起達不成協議的信用代價。而且中國在經濟增長放緩壓力下,有實際需要與美國達成協議、儘快阻截貿易戰惡化。因此就算美國在中東問題上遇到麻煩,北京當局應該也不敢輕易讓中美貿易協議再次擱淺。#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