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今天是美東時間的2020年1月6日星期一。我們今天來聊一個特別的話題,就是甚麼是「左膠」(左派),這個是香港人最先叫出來的詞彙,如今被越來越普遍地使用。去年6月以來的香港反送中運動裏,就經常能看到。

為甚麼談這個話題呢?也是因為最近的一些事件有感而發,下面我們都會聊到。那麼,「左膠」是甚麼定義,具體是甚麼表現,有幾種形式,對社會的影響又會如何呢?

那麼我們接下來就來聊一聊這個「左膠」,這個話題非常複雜,也許,這個問題沒有絕對的答案,我下面談的也可能很有限,如果有不妥,歡迎大家提出自己的觀點,一起探討。

「左膠」詞源

根據《香港網絡大典》,這個詞最早出現於2009年1月13日林忌的文章《立法禁止除褲放屁!》。

這篇文章很有意思,文中反對當時的香港立法會立一項「左法」,就是停車必須熄火。這個在世界其它地方也有類似立法,怕的是停車不熄火,擔心車萬一亂動,會對旁人有危險。但是當時在香港這項立法的一個理由,是因為停車熄火,可以減少廢氣排放,保護環境。這篇文章的作者認為這種觀點很荒謬,舉了個例子反駁:這種事就像脫下褲子就不能放屁,因為人的屁中可能有甲烷等有害環境的物質,這樣穿上褲子再放屁,可以被褲子過濾一下,對環境有好處。

「左膠」的英文是Leftard,「左」是指左派思想,「膠」在香港的語意裏面有「愚蠢、思維僵化」的意思。

這個例子點出了現在對「左膠」一種比較普遍的定義,就是「不現實的左翼人士」或者說「只講理想而忽略現實危害的左翼人士」。這是「左膠」比較普遍的一種所指,其實後來運用的更廣泛,除了親共的、奉行左派思想的,一些民主派和中間派人士,甚至意見不合的,也有機會被稱為「左膠」。但不管「左膠」這個詞怎麼用,它有一點是統一的,就是它都是「貶義」的內涵。

我們今天,從一個不同的角度去分類,分析「左膠」的兩種所指及相應的表現形式。

「左膠」的第一種所指:是非不分的人

先來談第一種,目前在民間比較普遍被稱為「左膠」的人,這種人可能是無意的「左膠」,但是做法上有時會引起一些非議,會被人認為「是非不分」。這類人並不一定明確具有「左派思想」,但表現上卻類似於極端宣揚平等、大愛、和平反戰的這種左派理想的人。所以也被貼上了「左」的標籤。

比如說,《西遊記》裏的孫悟空,神通廣大、降妖除魔,他看透了白骨精的變化,為了保護師父唐僧,把變成人形的妖怪一次一次打死,也就是「三打白骨精」,但是肉眼凡胎的唐僧,卻在這個時候認為孫悟空是犯戒殺人,大唸緊箍咒還把孫悟空趕走,最後歷經劫難,才發現悟空是對的。在這件事上,就可以說,唐僧扮演了「左膠」的角色。

在中國的儒家經典《論語》的「子路」一篇中,記載了這樣一段對話。

子貢問曰:「鄉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鄉人皆惡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

翻譯成白話就是,大家都喜歡的人怎麼樣?孔子說:不怎麼樣。然後徒弟又問孔子,那大家都討厭的人呢?孔子說:也不怎麼樣。不如是好人都喜歡他,不好的人都憎恨他。

這段話,孔子說出了一個做人的標準,就是做人要主持公道、要抑邪揚正。對於那種到處討好的「老好人」,孔子稱為「鄉願」,也就是「好好先生」,跟誰都合得來,你做得對,他迎合,做得不對,也迎合,在他那裏,看不到是非曲直的標準,社會公義無法得到伸張。所以,《論語》中還記載了一句話:「鄉願,德之賊也。」

這個「鄉願」,跟現在香港所說的「左膠」,意思就很相近了。

在香港的反送中運動裏,我多次看到有香港網友分享這樣一張照片:一個戴眼鏡的人,在阻止別人打示威者,說「輸民意的,讓他走吧」。

這幅圖片讓我想到了11月初,發生在香港太古的區議員「趙家賢」被人咬掉耳朵的事件。當時,咬趙家賢的男子,不斷衝擊身邊的人,還用刀刺傷了好幾名市民。一開始這個人並沒有被怎麼樣,就是被拉開。但有現場的香港人就說,這個人像野獸一樣,打倒了又站起來,再去傷人,打倒了,站起來又去傷人,最後說周圍人不得不下重手制伏他,甚至打他的人也被警察拘捕。

我們說,這件事,後來去制服他的人有可能下手比較重,還可能負擔法律責任,但是反過來講,確實起到了避免更多人受傷的危險。但是有人就會說,哎呦,這施襲的男子怎麼被打得這麼重?頭破血流的,這人下手也太狠了,要譴責!暴徒啊。

事件本身,肯定需要公正的法律裁決,誰該負多大責任,一定有個衡量。但是在人倫道理上,說阻止施襲者是暴徒的人,可不可以被稱為「左膠」呢?

那道理就是,你隨便打人,我絕對不還手,和平主義者。人家都拿出刀了,你還跟人家講「和平反戰」,你不怕死,你身邊的妻子兒女怎麼辦呢。

反送中的抗爭者裏還流傳一張圖片,對「左膠」有幾種分類,其中還提到一類,就是「人家示威你示弱」,願意認錯、願意反省,但是要認清對象,有強盜當著你的面殺人放火,那是該盡力阻止呢?還是該跪地講和呢?從這個角度來說,南宋初年的奸相「秦檜」代表的投降派,就是典型的這類「左膠」,金國擄去了徽、欽二帝,極盡侮辱他們,在他們身上撒尿,但是這些投降派都會忘記,向金國俯首稱臣,跪地認錯,那錯的到底是誰呢?

以上的例子,是我們今天講的左膠的第一種所指:是非不分。

另外,「左膠」還有一種表現,就是因為「是非不分」,容易「輕信」。這裏不是說不該「互信」,是指那種對於危險事物的一種本能的、基本的、頭腦清醒的判斷力。童話《大灰狼跟小紅帽》的故事就是一個很淺顯的例子,小紅帽年紀小,她分辨不出大灰狼跟外婆,但是心智成熟的人,就一定能辨別出來。

最近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被撤換,接替他的剛剛卸任的前山西省委書記駱惠寧,1月6日剛剛履新上任,在記者會上,簡短地說了一些好話,打「親民牌」,在「左膠」看來呢,人家釋出善意,那就得接住,以示友好。

但是有的香港立法會議員就不這樣看,比如林卓廷認為,無論怎麼說,駱惠寧也是共產黨機器的一部份,共產黨一向講絕對紀律,不存在溫和派,只看主子立場,香港人不該對新的中聯辦主任有奢望。當然,不排除黨內有人突然要提出徹底改革、徹底改變,不過在這種「徹底改變」之前,林卓廷講的觀點,還是很清醒的。

「左膠」的另一種所指:具有左翼思想的人

現在來談「左膠」的另一種所指,就是實實在在具有「左翼思想」的人,也包括受這種「左翼思想」影響或帶動的人,或者,表現上,符合了「左翼思想」的人。這些人也都可以叫成「左膠」。

這一部份涉及的問題比較深刻,不是三言兩語能說得清的,所以我們今天的節目裏,就是點到為止。更多的,大家可以去看有關資料,現在網上這些資料也是很多,一會兒我就會提到一些。

「左翼思想」源自馬列、共產

這類具有「左翼思想」的人,最顯而易見的,就是奉行馬列、共產、社會主義這些思想的人。

但是,左派意識形態也會以不同面貌出現,越來越複雜,讓人眼花繚亂。

有一本書叫《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這本書的「序言」裏有一段非常精彩的論述:原教旨的和改頭換面的共產主義思想及因素依然肆虐全球。這裏有仍公開承認是社會主義的國家,如中、朝、古、越,也有打著民主或共和旗號實行社會主義的諸多非洲和南美國家,更有被共產主義因素嚴重侵蝕而不自知的很多歐洲和北美民主國家。

根據維基百科的解釋,概括地講,左派就是「主張改革,把舊的意識形態和制度革除,建立新的意識形態和制度」。

舉個例子。有一部美國保守派人士拍的紀錄片,在美國流傳廣泛,名字叫《蠶食美國》,當中就提到,1960年以後,美國整個文化被轉變,因為「左派」想讓人們相信,美國自上世紀六十年代以來的「文化變革」都是進步的,是帶領人們走向「美麗新世界」。

那麼,美國1960年代以來的文化變革,已經影響世界。而且有人揭示出,這是在西方的白人左派共產黨的系統安排。

1958年,美國出版了一本書叫《裸體的共產黨人:揭露共產主義及恢復自由》。書中羅列了共產黨在美國的45個目標,總的目的是顛覆傳統、保守、有信仰和自由的強大美國,共產黨人視其為實現他們理想的巨大障礙。

這45個目標包括向所有國家提供美國援助、控制學校、推廣色情、把墮落的宣傳為健康自然的、貶低家庭、敗壞憲法,等等。現在,美國的教育界、傳媒界、文化界、政界等,都充斥著左派人物,甚至在起著主導的作用,引導輿論風向,並且帶動著一些美國的民意。例如我們剛才提到的紀錄片《蠶食美國》,製片人Curtis Bowers在一場放映會上,就有一個美國白人共產黨對他說,大意是,你說的都對,但是我們要去大學,改變你們的孩子,到時你怎麼辦?

所以我們看到,在美國等西方社會左派思想的帶動下,現在全世界很多地區也都在跟著學一些東西,年輕人也在仿傚,但是他們卻不了解這些思潮的根源在哪裏,會對未來社會產生甚麼樣的影響。

比如,極端地追求平等、平均、包容、個性解放、大愛,等等。

美國「反戰」活動 很多是「左膠」的產物

舉個最新的例子。最近美國跟伊朗走到了戰爭邊緣,因為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令擊殺了伊朗的二號人物「蘇萊曼尼」,而特朗普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阻止更多人被「蘇萊曼尼」策劃的襲擊傷害,同時也在抑制伊朗政權野心的膨脹。特朗普這麼做,讚揚和批評的聲音都有,那批評聲就以左派的聲勢最為浩大。他們以「反戰」為理由,1月5日在美國多個城市發起了至少80場遊行,還有很多年輕人參與。組織這些示威的,以反戰組織「ANSWER」等為主,他們主張美國要「退出中東」、「不要對伊朗開戰」等。

這件事因素很複雜,我們不排除有一些人反戰的動機是好的,不想美國捲入另一場戰爭。但是也大有被奉行左派思想的「左膠」推波助瀾和利用的嫌疑,很多評論人士都論證過,在美國的「反戰」活動,很多是「左膠」的產物。

我們都知道,在越戰的時候,美國的左派媒體每天都在宣傳美軍在越南「侵犯人權」、戰爭在越南造成「人道災難」,以這些為理由要求美國撤軍,實際是配合了前蘇聯的意志,很多人是有意充當了美國的「內奸」。那麼美國從越南撤軍後,南越就被共產主義北越給收編了,很多南越人背井離鄉,逃離北越政權。

現在的伊朗也類似,伊朗之心、路人皆知,它在努力發展核武器,而伊朗政權恨不得一有能力就要讓以色列和美國在地球上消失。伊朗一旦掌握核武,後果不堪設想。所以,對待伊朗強硬,並不一定是壞事。但是在反戰遊行中,有人喊美國要退出「中東」。那喊這些話的都是些甚麼人呢?一定都是抱著善意嗎?

對於反戰本身來說,很多專業分析表明,美伊因此全面開戰機會很小,而特朗普擊殺的蘇萊曼尼,很多人視他為「大惡人」。那麼從這個角度來說,特朗普政府擊殺蘇萊曼尼,也是在做一件好事。那麼反對這樣做的人,都會是心明眼亮的君子嗎?

「溫室效應」被指是「左膠」的騙局

還有一個「左膠」的例子。我們知道,保護環境,天經地義,想保護環境的人,不是左膠。但是在一些保守派人士看來,從「保護環境」延伸出的其它理論,比如「溫室效應」等,都是具有左派思想的「左膠」的騙局。

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承認「溫室效應」,認為是左派學者製造出來的騙局,因為一直缺少科學證據。而藉著「溫室效應」,左派可以實現社會的一系列變革,包括廢除傳統產業、創造新能源,如果說這個想法還不壞的話,那有的左派以「環保、溫室效應」為由,提出了控制人口、消減人口的想法,就比較可怕了。

這類的「左膠」還有一種比較典型的表現,自己生活優渥,使用的很多東西都跟自己宣揚的理念相違背,比如使用生產過程中非常傷害環境的產品,然後還到處宣傳保護環境。很多環保理想是要「錢」來實現的,在很多國家入不敷出、財政吃緊,甚至一些國家很多人民還生活貧困,要現在實現左膠的環保理想根本不可能,但是有的「左膠」,還是向全世界努力推廣,對不順從理念的人橫加指責。甚至對西方國家要求嚴格,而對污染嚴重的個別社會主義國家,卻很少提及。這些「左膠」,既奉行著左派的思想,又做著不切實際的事情,綜合了以上兩種對「左膠」的所指,真的是「左膠」中的「左膠」。

除此之外,現在西方國家「政治正確」的做法,很多也都符合人們對「左膠」的印象。舉一個例子,比如沒有底線地包容移民、難民,等等。因為「左膠」講大愛、講平等、講包容。有人就打趣說,因為歐洲幾個國家的「左膠」政策,歐洲現在都快成了「歐羅巴斯坦」。

有關宗教信仰的「左膠」觀點

下面我們再簡單談一種「左膠」的觀點,這種「左膠」與我們上面談的第一種所指,是非不分,有點像。但是我們日常生活中,不經常能碰到這樣的例子。

我們知道,現在世界上,因為宗教信仰被迫害的例子很多,但是在中國大陸,我聽到過有這樣的觀點。在大陸,藏傳佛教、家庭基督教會、法輪功等等,都在當局的鎮壓行列。有一些大陸人就說,有信仰的人,應該是慈悲為懷的,人家打壓你,怎麼可以反抗呢?打了就打了,就在家自己信就好了,不要出門去講,小胳膊擰不過大腿,不要反抗了。

這也是「左膠」。

現在中國有佛教協會、道教協會,有信仰的人要先愛國愛黨,再愛你的信仰。這是幾千年來人類文明的奇觀,翻遍各個信仰的書籍,沒有要求信眾要這樣做的。就是這樣,不能反抗,任人宰割,好像就是對的。

就舉法輪功的例子。截至我們今天發稿,在法輪功的明慧網上,1999年至今,有名有姓被迫害死的,就有4363人,我們都知道大陸當局擅長掩蓋數據,再加上有些地區的人不懂網絡通訊,有數據沒傳出來,所以那些不知名的受害者,不知道有多少。還有那些被強摘器官的,事實一定會被當局大力遮掩,具體數字更不容易查清。

那這樣的事,就是隨便被人放在案板上切,就是對的咯?

我們知道,法輪功的學員們,這些年一直在向外界傳播和揭露大陸當局對他們的迫害,沒有使用暴力,以這種和平的方式反迫害。我去過好多海外城市,還看到有法輪功學員勸別人「退黨」,有人說這是參與政治。但我覺得,他們說「退黨」保平安,我覺得真了不起!很智慧!沒有參與政治啊,因為一個人從內心底向天發出的誓言,又不是拿把槍去幹革命,這是為「個人」的解脫。大家不是見到在香港街頭,天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唸「天滅中共,全黨死清光」,我向天保證聲明退黨,這難道不是好事?

還有的人看到有的法輪功學員,在遊行中打出「天滅中共」的橫幅。說是參與政治。我覺得也不是。人家喊的是「天滅中共」,這跟「打倒共產黨」有本質區別。我說打倒,可能說參與政治,說「天滅」,那是希望老天出手,不是人出手,何來搞政治的說法呢。

那些在中國大陸,因為信仰遭受人身迫害的,跟現在香港人一樣,他們全部有一個認識,就是所有的迫害、這些不幸,都事出「同源」。所以就喊出了相同的口號,一個心底的呼聲。這個口號本身沒有政治內涵。

總之,還是那句話,人家都拿出刀了,你還跟人家講「和平反戰」,你不怕死,你身邊的妻子兒女怎麼辦呢?你所堅持的信念也好,信仰也好,被打壓得絕跡了就是好事嗎?從這個角度看,那些再看到別人反抗,卻在拉架談「反戰愛和平」的人,是不是「左膠」呢?

這些「左膠」,在生活中很常見,無論是提倡政治正確的,還是是非不分的,這些人的選擇,也在影響著歷史,至少會影響到這些人自己,在歷史中如何被記錄。

好了,今天談得太多了,就說到這裏。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