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愛山茶花 。愛她形姿優雅,枝葉茂盛,四季常青﹔愛她有牡丹之姿,花繁色豔,葉光澤綠﹔愛她傲霜鬥雪,有梅花之骨,歷春、夏、秋、冬如一日,在這歲末霜雪中,一如既往綻開笑臉,生機勃勃,帶給人活力和希望。

在深秋一片肅殺中、在嚴冬的冷酷和早春的冷冽中,茶花奪目的色彩與生氣,似有一種無聲的心靈衝擊力,打動你的心。不愛上她簡直太難﹕紅山茶紅豔似火,觀之精神振奮﹔粉山茶嬌美嫵媚,令人心生憐愛﹔白山茶純潔高傲,透露出深沉與謹慎……顏色繁多的山茶花,帶給人不同的心靈感悟與慰藉,讓人過目難忘。特別是在小寒霜雪中, 當茶花和梅花相隨綻放之時,她大而豔的花朵總是令人驚豔讚歎﹗難怪古往今來,文人墨客們對她推崇備至。兩宋時,山茶花的美名達到了登峰造極之境。看看古人的讚美吧﹕

《山茶》宋‧陸游

東園三月雨兼風,桃李飄零掃地空。

唯有山茶偏耐久,綠叢又放數枝紅。

《山茶》宋‧陸游

雪裹開花到春晚,世間耐久孰如君?

憑闌嘆息無人會,三十年前宴海雲。

《山茶》宋‧王之道

開花不與眾芳期,先得江梅破白時。

犀甲鶴頭微帶雪,畫屏曾見兩三枝。

《梅花山茶》宋‧范成大

月淡玉逾瘦,雪深紅欲燃。

同時不同調,聊用慰衰年。

《山茶》明‧歸有光

雖具富貴姿,而非妖冶容。

歲寒無後凋,亦自當春風。

《山茶》清‧劉灝

凌寒強比松筠秀,吐豔空驚歲月非。

冰雪紛紜真性在,根株老大眾園稀。

茶花既具「唯有山茶殊耐久,獨能深月占春風」梅花之骨,又有「花繁豔紅,深奪曉霞」牡丹之姿,自古以來就是中土的十大名花之一。古人把茶花的吉祥美好,概括為「十德」。

據《滇略》記載:「滇中茶花甲於天下……豫章鄧渼稱其有十德焉:豔而不妖,一也﹔壽經二三百年,二也﹔枝幹高疏,大可合抱,三也﹔膚紋蒼黯若古雲氣尊罍,四也﹔枝條夭矯似麈尾龍形,五也﹔蟠根輪囷,可幾可枕,六也﹔豐葉如幄,森沉蒙茂,七也﹔性耐霜雪,四序常青,八也﹔自開至落可歷數月,九也﹔折入瓶中,旬日顏色不變,半含亦能自開,十也。」明代文人鄧渼還寫了一首百韻長詩,對茶花的「十德」極盡讚美之辭。

茶花豔而不妖,有大家閨秀的儀態﹔生長可達二三百年,是長壽之樹﹔四季繁茂長青,代表著旺盛的生命力﹔花期可達數月,美好長長久久……茶花在中華傳統中寓意吉祥。

唐代丞相李德裕(787~850年)著《平泉山居草木記》,首次記載茶花品種。「是歲又得稽山之——貞桐山茗。」「貞桐山茗」是單瓣花,現今是原始的紅山茶「金心大紅」距今已有1,200年左右。茶花現有品種達上萬多種,開花在霜雪中、眾芳之前,與春天共長久。

因愛茶花,歷代畫家們會將茶花與其它花、鳥相配,來表達不同的寓意。比如茶花與梅花互為映襯,表達傲霜雪、笑對嚴寒的風骨。白茶花與水仙為朋,則展示一種纖塵不染、純潔無瑕的境界……

古往今來,人們用數不清的詩詞、文畫讚美山茶花。人們愛其堅韌長久的生命力﹔愛其傲霜的風骨﹔愛其領先春色的喜慶﹔愛其富麗典雅的形姿……山茶備受稱讚的「十德」與吉祥的寓意,在中華文明長河中歷千年而不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