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中共農業農村部一則有關基因改造生物安全證書的公示信息顯示,如果截至公示期結束(1月20日)且無異議,擬批准頒發192個植物品種基因改造生物安全證書,其中189個棉花品種,餘為2個粟米品種和1個大豆品種。

如果順利通過公示期,上述粟米和大豆3個品種有望獲得基因改造生物安全證書。這也是繼2009年中共農業部向國產基因改造粟米、水稻發放安全證書之後,10年來再次在主糧領域向國產基因改造作物擬發安全證書。為何是粟米和大豆?又為何在這個時間點?

這次基因改造粟米二度獲批,背後原因應該與草地貪夜蛾(又稱秋行軍蟲)有關。不同於中國大豆進口依存度超85%,近年中國粟米進口僅佔全國粟米總產量的9.1%,國產粟米一直是自給自足。公開報道,2017年中共農業部曾以減少粟米播種面積來應對庫存過剩局面,2019年按官方計劃是對這一輪粟米去庫存的尾聲。

只不過還是人算不如天算,2019年入侵中國的草地貪夜蛾為粟米型,危害的主要作物是粟米,自1月草地貪夜蛾首次進入雲南以來,該種病蟲害已對粟米田造成了極大危害,5月開始快速傳播蔓延,據中共農業部統計,到了9月,全國有25個省份發現草地貪夜蛾,見蟲面積1,500多萬畝,實際危害面積246萬畝。即使是這涉嫌美化過的官方數據也顯災情慘重。

但若按中國農業專家吳孔明說法:2019年的草地貪夜蛾只是一些試探性進攻,2020年將可能是全面爆發的一年、防控形勢十分嚴峻。而農科院旗下研究室主任王振營則直指:2020年草地貪夜蛾造成的危害預計會比2019年更大。

此外,這次基因改造大豆首度在列,不能不說的因素是中美貿易戰,既然進口大豆也是基因改造,不如自己種。但有陸媒報道指出,中國進口大豆如果都由國內種植解決,至少需要4億畝耕地。而大家都知道,中共刺激經濟到處修高速公路、高鐵、開發房地產,已經擠佔了大量的耕地,擴大種植面積已無可能,也不可能單獨為大豆劃出4億畝耕地。若要提高單位產量,基因改造作物就需要產業化,而生物安全證書是商業性種植的第一張通行證。

令人注意的是,此次獲批的1個粟米品種,為A股上市公司「大北農」(北京大北農生物技術公司)的DBN9936抗蟲耐除草劑粟米。

公開報道,大北農作為基因改造作物科研上市公司龍頭,近年來一直對內承接政府重大課題,在國家基因改造重大專案方面至少承擔兩項,一項為「新型抗除草劑基因的遴選優化及在粟米、大豆中的育種價值明確」,另一項為「抗蟲抗除草劑基因改造作物安全評價與國際合作研究」。

不過在國際上,大北農卻是以農業間諜案聞名。2013年,大北農集團董事長邵根夥之妻莫雲,大北農國際業務主管莫海龍(莫雲的胞弟),以及5名大北農員工,被控盜竊美國杜邦先鋒公司基因改造粟米種子(可追溯至2011年),目的是將這些種子運到中國,而且長期(歷時5年)參與謀劃竊取杜邦先鋒公司和孟山都公司的商業機密。

據相關報道,大北農案件盜取的種子是「自交系種子」(inbreds),完成培育需要5到8年時間、成本高達4000萬美元,這也是大北農不惜採取違法手段獲取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報道還有,孟山都MON10品系基因改造抗蟲粟米在中國的專利將在2020年過期,因此引發多家種子公司偷偷提前制種,據業內估計,基因改造粟米在東北的非法種植已達1000萬畝。

基因改造作物在中國社會充滿爭議,特別是基因改造主糧化可以說遭到全面抵制,因而10年前雖發放粟米、水稻安全證書,直到目前仍無法進行商業性種植。不過,業內普遍認為,種種原因,這次基因改造生物安全證書若放行,應該不會再是「擺設」。

中共農業部今年擬發安全證書給基因改造粟米和大豆,現在公示期已進入倒計時,就算全國百姓能夠發出反對聲音,想必也會被當作「無異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