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和伊朗的關係走到今天並非一日之寒。儘管美國炸死蘇萊曼尼被視為一個大膽的行動,但中東局勢的始作俑者是伊朗。去年9月,美國官員曾指責伊朗對沙特阿拉伯的油田設施發動了導彈和無人機攻擊。不過,特朗普政府事後除了進行嚴厲譴責外,並無採取報復行動。

伊朗顯然將美國的不行動當作了軟弱,去年12月27日,伊拉克北部大城基爾庫克附近的美軍基地遭到「真主黨旅」的火箭彈襲擊,導致一名美國承包商喪生和4名美軍受傷。12月29日,特朗普下令美軍出動F-15戰機轟炸位於伊拉克與敘利亞境內的5個「真主黨旅」軍事據點。而在去年最後一天,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遭到支持伊朗的伊拉克示威者攻擊。

就在美國擊斃蘇萊曼尼前一天,美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有跡象顯示,伊朗或其支持的部隊可能正在計劃另一次攻擊;他並警告說,「遊戲規則已改變」,美國可能必須採取「先發制人的行動,以保護美國人的生命」。

有分析人士認為,美國星期五的空襲向德黑蘭發出明確的恐嚇信息,那就是德黑蘭政權內部,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阿爾托曼說,雖然伊朗缺乏在常規戰場上與美國較量的軍隊、武器、金錢和技術,但是40多年來,伊朗一直在打磨自己的「非對稱戰爭能力」。伊朗投入大量資金發展代理人部隊、開展情報行動和發展區域拒止能力(包括網絡戰)。伊朗慣常的做法是增加對手的代價但不留證據,以免受到指責,但也會留些線索,讓外界正視伊朗的影響力。

但伊朗終於遇到了「對手」。退役空軍中將德普圖拉(David Deptula)認為,特朗普政府對伊朗的一系列違反國際法的侵略行為,容忍了18個月,現在做出了適當的反應。「特朗普設了一條紅線,警告伊朗不要越過它,當他們這樣做時,他採取了適當行動,保衛美國人和美國利益。」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