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共42名中管幹部被立案審查調查,他們都被指是「兩面人」,其中三名正部級高官趙正永、秦光榮、孟宏偉被點名批評。

1月4日,中共陝西省委前書記趙正永,趙的「大管家」、陝西省副省長陳國強被立案審查調查。

中紀委批趙正永是典型的「兩面人」、「兩面派」,大搞特權,培植個人勢力,搞團團夥伙;批陳國強「不忠誠不老實」,大搞政治攀附和人身依附,對抗組織審查等。

1月5日,中紀委官網刊發的《堅決清除兩面人、兩面派》文章說,2019年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立案審查調查的中管幹部,無一例外都存在「七個有之」和「兩面人」問題。

而2019年1至11月,有42名中管幹部被立案審查調查。中管幹部,是指在中組部備案、由中共中央任命的幹部。中管幹部,一般為副部級以上官員。

文章點名批趙正永是典型的「兩面人」、「兩面派」,點名批中共雲南省委前書記秦光榮「公開發表與全面從嚴治黨要求相違背的言論」,點名批中共前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拒不執行黨中央決定」。

那麼這三名正部級的高官,到底幹了些啥呢?

趙正永對當局「陽奉陰違」

趙正永2010年6月任陝西省代省長,2011年1月升任省長,2012年12月至2016年3月任省委書記。

就在趙任省委書記期間,習近平從2014年5月至2016年2月,四次就「秦嶺違建」案做出批示,但陝西省高層一直「陽奉陰違」,「企圖矇混過關」。

趙正永被調任中共人大後,習近平又連續就「秦嶺違建」案做出批示,並派出以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為組長的督導組,秦嶺違規建別墅問題才得以解決。

趙正永2019年1月15日被調查,成為2019年落馬的首名正部級高官。

當局批他拒不落實「兩個維護」的政治責任,對中央決策部署「陽奉陰違、敷衍塞責、應付了事」,多次「欺騙」組織,對抗審查,是典型的「兩面人」、「兩面派」;大搞特權活動,培植個人勢力,搞團團夥伙,縱容親屬肆意插手幹部選拔任用工作,嚴重破壞選人用人制度。

孟宏偉拒不執行當局決定

孟宏偉2018年10月被查,2019年3月被「雙開」、提起公訴,2019年6月20日被一審,檢方指控其受賄1,446萬餘元(人民幣)。

當局指控他「對抗組織,拒不執行黨中央決定」,「公權私用,濫權妄為」,「縱容其妻利用其職權搞特殊、謀私利」等。

時政評論員石實此前對《大紀元》表示,還兼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孟宏偉,被查的根本原因,是因為他「對抗組織」、拒不執行當局決定,這與當局要求官員「維護習核心」背道而馳。

孟宏偉被指是江派周永康的人馬。他曾長期在中共公安部工作,周永康2003年任公安部部長,第二年,孟宏偉就被提拔為副部長、黨委委員,並兼任國際刑警組織中共國家中心局局長,成為周的重要副手。

秦光榮曾叫板中南海

秦光榮2019年5月9日「主動投案」,9月26日被立案審查調查、起訴,11月25日被提起公訴。

當局指控他對當局「不忠誠不老實,做兩面人」;「公開發表與全面從嚴治黨要求相違背的言論」,干預和插手礦產資源轉讓;與不法私營企業主沆瀣一氣,大肆斂財等。

秦光榮也被指是江派周永康、薄熙來的人馬,被指曾給周家輸送大量利益。

在當今中共官員幾乎人人都貪腐的情況下,外界普遍認為,秦光榮被查的主要原因也是政治原因:與當局唱反調,「做兩面人」。

秦光榮的唱反調主要表現在:

重慶事件2012年2月6日爆發,時任政治局委員薄熙來、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江澤民、曾慶紅正在密謀進行的政變計劃隨即曝光。

但同年2月8日至9日 ,政變主角、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高調到雲南「考察」時,時任雲南省委書記秦光榮率本地官員一路陪同,並在海埂公園一起投餵了海鷗。

秦光榮也曾積極投靠薄熙來,並高調稱「把雲南打造成支持薄書記的堅實基地」。

但就在2012年3月,薄熙來被免職,第二年,薄被判處無期徒刑。

2014年7月29日,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立案審查。第二天,秦光榮在省委中心學習會議上講話時稱,官員「不能因為一點自身利益就舉報;自身清白幹實事的也不要怕被舉報」,並稱「雲南100封舉報信,可能6封是實的」。

秦光榮的言論當時引發輿論大譁,被認為與王岐山主掌的中紀委鼓勵官員舉報對著幹,與前一天剛剛拿下周永康的習近平叫板。

秦發表該言論不到3個月,就於2014年10月14日被免去雲南省委書記,隨後調任中共人大閒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