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聖誕前夕,中美宣佈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方將購買更多美國農產品,有分析認為這是給美國農民的聖誕禮物。多位專家學者也認為,貿易戰重要的是讓中共守規矩,且中共深受貿易戰打擊,已經無法全身而退。

12月13日,中美宣佈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歷時一年半多的貿易戰暫時休戰。雙方公佈的協議內容都包括知識產權、技術轉讓、食品和農產品、金融服務、匯率和透明度、擴大貿易、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執行機制)的內容。

美佔據優勢 應尋求更大的中美貿易協議

克里斯汀·麥克丹尼爾(Christine McDaniel)是喬治梅森大學默卡圖斯中心(Mercatus Center)的高級研究員。中美宣佈達成協議後,她在《國會山報》發表文章認為,因正好在聖誕節前夕,與中國達成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有可能成為美國農民和小企業主的禮物,因為他們在貿易戰過程中遭受了不公平的傷害。

海倫·羅利(Helen Raleigh)是來自中國的移民,也是「聯邦主義者」(The Federalist)的資深撰稿人,並且是科羅拉多州百年學院(Centennial Institute)的移民政策研究員。中美宣佈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後,霍士新聞(Foxnews)發表了羅利的評論文章。她認為,評論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是否是一份聖誕禮物還為時過早。從中共避免討論這筆交易的情況來看,已經給這個有限協議的效力蒙上了令人懷疑的陰影。在中共的新聞發佈會上,中共官員只強調美國將取消許多關稅,而未提及中共做出的任何承諾。

她認為,特朗普總統應尋求更大的中美貿易協議,因為受貿易戰影響,中國需要從美國進口糧食。但她指出,中美貿易戰貿易不是目的,重要的是讓中方認識到,中國三十年來的驚人增長,是因為有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在幫助中國。

她寫道:「如果沒有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為中國商品提供市場,中國將不會有其三十年的驚人增長,也不會有外國投資,以及幫助培訓和教育數百萬中國人的西方機構來到中國。」

專家認為,特朗普總統應尋求更大的中美貿易協議,因為受貿易戰影響,中國需要從美國進口糧食。圖為中美今年2月21日在華盛頓DC進行面對面貿易談判。 (Alex Wong/Getty Images)
專家認為,特朗普總統應尋求更大的中美貿易協議,因為受貿易戰影響,中國需要從美國進口糧食。圖為中美今年2月21日在華盛頓DC進行面對面貿易談判。 (Alex Wong/Getty Images)

中共背後的意圖

西方為甚麼選擇幫助中國呢?羅利表示,西方人一直認為,通過經濟援助和軍事援助,他們可以將中國變成一個更加民主和自由的國家,遠離獨裁霸權。從尼克遜開始,歷屆美國總統、政策制定者和顧問都接受了這種關於中國的假設。但是,事實證明這是幼稚的,而且顯然是錯誤的。

在過去的三十年中,中共通過不公平的貿易做法,強迫性技術轉讓和網絡間諜活動,竭盡所能,以增強能力來挑戰美國的經濟實力、軍事實力和全球影響力。

在國內,中共嚴厲打擊來自公民的異議觀點,並使中國人不斷受到監視和審查。在國際上,中共干涉如澳洲等自由民主國家的政治體係;在不理會國際法院裁決的情況下軍事化南中國海;並利用軍事和經濟援助來支持其它專制政權。

中共領導人認為,美國應該讓位讓(中共控制的)中國重返世界大國的「合法位置」。它們希望建立一個新的世界秩序,在這個世界秩序中,其它國家是附屬國,服從於中共專制政權的意願和願望。為了建立這種新的世界秩序,中共領導人意識到,他們必須打破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建立的現有自由秩序。

羅利指出,三十年來,美國的政治領導人一直不願對中共的侵略行為作出反應,直到特朗普當選總統為止。

麥克丹尼爾也談到美國人早知中共的意圖。她舉例表示,在保羅·布魯斯坦(Paul Blustein)最近有關中國的《分裂》(Schism)一書中,中美貿易資深人士蒂姆·斯特拉特福德(Tim Stratford)回憶了與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談判代表、原外經貿部部長石廣生的討論。斯特拉特福德祝賀他完成了中國的入世,然後補充說:「我認為您將利用每一個灰色地帶和漏洞來發揮最大的優勢。」石廣生說:「您真的了解中國(中共)。」

在過去的三十年中,中共通過不公平的貿易做法,強迫性技術轉讓和網絡間諜活動,竭盡所能,以增強能力來挑戰美國的經濟實力、軍事實力和全球影響力。(Getty Images)
在過去的三十年中,中共通過不公平的貿易做法,強迫性技術轉讓和網絡間諜活動,竭盡所能,以增強能力來挑戰美國的經濟實力、軍事實力和全球影響力。(Getty Images)

體制無法融合 專家:要麼受感染 要麼脫鉤

肯尼斯·拉波扎(Kenneth Rapoza)是福布斯(Forbes)高級撰稿人,他認為,重新考慮與中共的經濟關係有一個簡單的經濟原理。他寫道:「在世界排名第一和第二的經濟體有著截然不同的政治和經濟體系的世界中,必須有一些犧牲。這不是法國對德國,這是一種資本主義民主制度對做法自斃人的經濟(制度),後者是單一的資本主義者,單一國家控制,並由一黨——長期以來一直被視為西方民主敵人的共產黨——專政的制度。」

獨立投資研究公司Macrolens的首席策略師和中國觀察家布萊恩·麥卡錫(Brian McCarthy)說:「讓中央計劃經濟在全球貿易和金融中佔主導地位,將不可避免地讓中央計劃固有的低效率感染世界其它地區。如果中共拒絕進一步的市場化,這一過程可能已經達到了與專制共產主義兼容性的極限,那麼,剩下兩個選擇:邀請整合帶來的資本配置低效傳染病,或者通過脫鉤將其從系統中擺脫出去。」

拉波扎認為,一些中共強硬派人士也維持這一立場。北京的一些領導人會說,如果華盛頓想讓我們改變自己的方式並變得更像他們,那麼他們也可以揚長而去。

但是中共已經無法揚長而去。羅利指出,中國從長達20多個月的對美貿易戰中吸取的教訓是,如果沒有從美國進口農產品,中國根本無法養活其十多億人口。這解釋了為甚麼儘管有激烈的言論,但在特朗普總統最近將國會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簽署為法律之後,中共仍沒有退出貿易談判。

羅利認為,特朗普發起的貿易戰目的是使中共同意一套新的准入規則,迫使中共遵守既定的國際規則和規定,並以公平、平衡的方式與美國交易。(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羅利認為,特朗普發起的貿易戰目的是使中共同意一套新的准入規則,迫使中共遵守既定的國際規則和規定,並以公平、平衡的方式與美國交易。(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貿易戰迫使中共守規矩

羅利認為,特朗普發起的貿易戰目的是使中共同意一套新的准入規則,迫使中共遵守既定的國際規則和規定,並以公平、平衡的方式與美國交易。這就是為甚麼側重於美國農產品出口和一些關稅減免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不足以實現美國想要的目標。

貿易戰已使中國經濟遭受重創,非洲豬瘟的廣泛爆發血洗了中國一半的生豬供應量,導致豬肉價格飆升,並已使中國的消費者物價指數達到六年來新高。為了彌補豬肉短缺,中共取消了對美國家禽肉進口的五年禁令,即使沒有貿易協議也是如此。

著名經濟學家何清漣女士也對中美貿易協定發表了她的看法,她認為,通過貿易戰,美國將中共從進攻態勢逼回防禦狀態。

她撰文分析,由於貿易戰,中共對外擴張成收縮之勢,因為中共用於海外併購或一帶一路項目的外匯減少。另外,各國越來越警惕技術向中國轉移,紛紛進行投資限制。同時,全球產業鏈重置,美國奪回了全球第一出口大國的位置,中國過去二十年作為全球主要出口國的地位受到了打擊。除此之外,美國對中國間諜活動的揭露,讓西方國家陸續對中國採取了防範措施。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今年8月的調查顯示,美國人對中共治下的中國好感度降至14年來最低,高達60%的美國人沒有好感,81%認為中共軍事成長是壞事。

何清漣最後寫道:特朗普總統發動的中美貿易戰,以及美國在較量過程中對中國(中共)政府所做各種壞事的不斷揭露,終於打破了中國(中共)話語的政治禁忌,對美國長達30年的對華政策提出了合理懷疑。所有這些,成功地扼制了中國(中共)對外的政治經濟擴張,將其逼向「防禦」態勢。#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2019.12月號/第2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