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突然於昨日(1月4日)被免職,任命由日前獲任為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的駱惠寧接替該職務,此次變動引起外界疑慮。今日(1月5日)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在接受大紀元訪問時表示,王志民可能是因為錯判形勢導致被撤職,而『香港內部事務由香港負責』的面具已被中聯辦打破,『止暴制亂』仍是北京重中之重。

王志民下台,劉銳紹表示,對於北京的這種安排實屬罕見,讓外界疑慮的同時,顯示王志民是有問題而遭免職的,不過其中有「一遠兩近的原因」。

「首先,王志民62歲,沒有到6歲部長的退休年齡,尤其他被調職,在新聞報道裡面沒有留有後用四個字,也即是說他是有問題而下台的,而非調任另一個崗位;另外新上任的駱惠寧現年65歲,剛剛在人大財經任職副主任,上任不夠一周就調到香港。」劉銳紹質疑,誰會有比人大更高的權力突然做出這種不尋常的調動。

『香港內部事務由香港負責』的面具已被中聯辦打破

劉銳紹認為,遠的原因在於,自2003年以來,中聯辦干涉香港地區事務的影子越來越凸顯。「遠的原因是王志民就任以來使得北京的角色越來越凸顯,大家可以看到建制派主要是聽中聯辦的而非林鄭月娥的,中聯辦作為香港第二權力中心的角色越來越凸顯,每件事情的背後包括選舉、包括地區事務都有中聯辦的影子,這使得北京所講的『香港內部事務由香港負責』的面具已經被中聯辦打破了。」他說。

王志民或錯判形勢導致被撤職

劉銳紹分析,有兩個近因導致了王志民的下台,首先,「在『反送中』運動的事件裡面,他(王志民)的判斷會否使北京覺得被誤導了?作為最前線,他反映上去的意見如果是錯誤的話,他自己本身是有一定的責任的,但這並非說明中國有『問責文化』,而只能說明(中共)有『承責』的文化,『承』就是承擔中央決策錯誤帶出來的後果,需要由下級來負責。」

第二個近因就是「區議會選舉的大敗,區議會選舉的結果非常有利於泛民,足以輻射到今年的立法會選舉,同時也會影響到下一屆的特首選舉委員會的構成,因為現在的制度不改的話,117個區議員將會成為特首選舉委員會的成員,而且泛民在過去也拿到了200多席,再加上工商界,有可能會出現600票的不支持中央所決定的人選的,所以北京是很頭痛的,所以這一責任是否是應該王志民來負呢?」

劉銳紹進一步指出,「這些都是北京最關心的,所以北京就需要做出一些策略性的調整以此平衡一直以來的強硬政策。」他說。

僅為策略性調整 『止暴制亂』仍是重中之重

劉銳紹認為,駱惠寧的上任涉及到北京政策的微調,「所謂的略微調整是指北京的高壓政策是沒有改變的,仍然是以縱容警方暴力而達到其『止暴制亂』,但是它見到在如此高壓下,過去半年裡面香港人並未屈服,而海外卻越來越關注,形成了香港是被操縱在外國的一張牌,有鑑於此,是否(北京)應該做出一些策略性的調整呢?」

「所以你看香港警方沒有因為王志民下台,香港警方的濫暴、濫捕等是變本加厲的。」劉銳紹說香港警方並未有任何改變。

劉銳紹指出,北京做出的策略性調整是有原因的。「所謂北京策略性的調整是基於遇見港人如此強烈的反彈,以及國際上對於香港問題的強烈關注導致北京極其被動而做出的。」

劉銳紹還認為,北京寄望做一些事情,換取一個和諧和略微的平衡,但並不代表其高壓政策會有所改變。

劉銳紹強調,當年的張曉明,後來的王志民,以及未來的駱惠寧,「沒有人不可能在執行政策上獨立於中央以外,所以關鍵是北京的政策。」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