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長臂深入美國校園,華盛頓擔心中共藉此竊取知識產權,導致中國留學生及學者在美國校園面臨「新的紅色恐怖」。

不受中共支配 中國學生在美國校園尋自保之道

《經濟學人》(Economist)在1月2日發行的最新一期期刊,發表《美國校園的新紅色恐怖》(The new red scare on American campuses)一文。文章提到,去年秋天,兩名中國留學生亞歷克斯(Alex,化名)和維克多(Victor,化名)到紐約哥倫比亞法學院聆聽香港民主運動人士黃之鋒(Joshua Wong)的演講。他們選擇坐在後方的位置,臉上戴著藍色口罩。

他們告訴《經濟學人》,戴上藍色口罩有雙重目的,其一是聲援香港人追求民主自由的努力,並與禮堂內另一群所謂「愛國分子」的中國人有所區別;另一個則是隱藏身份,因為中共政府有可能透過各種方式掃瞄聽眾並進行人臉識別。

亞歷克斯和維克多與中國同學在一起時避免談論敏感話題,並且與哥倫比亞大學的CSSA(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保持距離。

「在中國,我聽到了很多關於學生打教授小報告的事,只因為他們的課堂上提到了(1989年的)天安門(和平抗議活動)。」維克多說,「這些中國學生在中國大陸這樣做,在國外也會這樣做。」

近幾年中共長臂伸入美國校園,華盛頓認為,部份受中共利用的中國學生和研究人員在美國盜竊大量的知識產權。中共方面則擔心像亞歷克斯和維克多這樣的中國公民,正在美國吸收「危險的」民主理想。

中共利誘下 美中學術合作計劃變質

根據最新可得的統計資料,過去十年,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人數增長了276%。近幾年,全美大學外國籍留學生人數超過100萬,其中三分之一來自中國大陸,位居首位。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擁有近1.2萬名國際學生,其中50%來自中國大陸。2018年,中國研究生獲得全美大學科學和工程博士學位的人數,為全美科學工程博士總人數的13%。

隨著中國留學生湧入美國,中美間的學術交流越來越頻繁,兩國研究人員的合作計劃數量高於其它國家和地區。不過,這樣的合作計劃並不全然是單純的學術交流。

越來越多的中國公司給美國大學提供研究資金,包括有關「中國製造2025」重點產業領域的研究,例如麻省理工學院(MIT)與香港公司商湯科技(SenseTime)的合作計劃,該公司為中共公安提供面部識別技術,以及普林斯頓(Princeton)大學和羅格斯(Rutgers)大學與從事語音識別業務的中國公司科大訊飛(iFlytek)建立研究合作關係。

這樣的合作模式令美國政府越來越擔心中共的間諜活動。自2011年以來,全美所有涉及經濟間諜活動的起訴案件,90%以上與中共有關。美國司法部將「中國製造2025」稱為中共的「(知識產權)盜竊路線圖」。

中共利用中國科學家和學生收集情資

在過去的兩年中,特朗普政府對美國校園中的中國人的審查日益嚴格,包括在美國的華裔學生和研究人員。

2018年,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作證說,美中研究人員進行的大量合作令人擔憂,中國(中共)對「美國整個社會構成威脅」,籲請「美國整個社會作出回應」。

他指出,這些中國科學家和學生是情報工作所謂的「非傳統的信息收集者」,所進行的間諜工作「深入且多樣,範圍甚廣,令人厭惡」。

過去兩年,FBI在全美的56個辦事處的官員,接觸了數百名甚至數千名與中國有關係的學生、研究人員和教授(包括華裔及華裔美國人),以確定他們是否可能是中共的代理人,為中共工作。

除了「中國製造2025」,中共幾年前實施的「千人計劃」,積極招募國際人才(主要是華裔美國人),支付報酬吸引美國研究人員提供研究成果,或者在中國建立「影子實驗室」。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能源部及其它機構,敦促學術機構等調查接受聯邦補助款的研究人員,是否與北京政府有關係。NIH說,已確定180名研究人員尚未披露接受中國機構的補助。

2019年4月,德州著名的安德森癌症中心開除三名華裔科學家,稱他們和中國(中共)分享重要研究成果和數據。2019年5月,埃默裏大學(Emory University)解僱兩位華裔教授,原因是隱瞞接受中共資金以及與中國研究機構合作的事實。

去年12月9日,中國學生鄭鑿松(Zaosong Zheng,音譯)在波士頓洛根國際機場準備搭機返回北京時被捕。波士頓的聯邦法官12月底裁定,鄭在襪子中藏了若干瓶研究樣本,試圖走私回中國。

去年10月,麻省理工學院的合作夥伴人工智能公司「商湯科技」和「科大訊飛」,因涉嫌協助中共迫害少數民族而美國政府列入黑名單。

為了防堵中共侵害美國知識產權,除了調查中國學生和研究人員,美國政府還著手研究提高(有情報蒐集嫌疑的)中國學生及學者入境門檻的方法,以及如何更容易地驅逐他們。

2018年,特朗普政府部份官員主張收緊中國留學生的簽證,收回對某些理工領域(如航空和機械人技術)外國研究生的五年期簽證,僅批准可續簽的一年期簽證。國土安全部還簡化了決定外國學生簽證過期的程序。

在美國國會議員的關注及呼籲下,2018年以來,全美至少15所大學關閉了由中共資助的孔子學院。聯邦政府頒佈新規定,禁止國防部資助與中共合作開設孔子學院的大學。

中共長臂 使中國學生及學者受害

中國學生及研究學者為何在美國受到「特別關注」,這不能全然歸因於特朗普政府。

過去幾年,中國境內也發生了變化,中共的野心和威權主義都變得更加明目張膽。中共近幾年採取更嚴厲的鎮壓手段,迫害中國公民、宗教信仰者及少數民族。特別是近期對香港的和平抗議活動採取強硬立場,使西方國家對其開放後會選擇自由民主之路的幻想,完全破滅。

中共長臂伸入美國大學校園,也使人們改變了想法,不再天真地認為中國學生會將民主自由的思想帶回中國,而是認識到有些中國人在海外依然「效忠」中共。

一些中國觀察家以澳洲的例子說明這種情況著實令人擔憂。多年來,澳洲官員一直在警告中共在該國(包括在澳洲大學校園)的影響力。今年7月,昆士蘭大學(University of Queensland)學生舉行活動聲援香港和平抗議者。不料,一些中國留學生猛烈抨擊這些學生。事後,中共駐布裏斯班總領事徐傑(Xu Jie)公開讚揚他們的「愛國行為」。

北京多半通過「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s,簡稱CSSA)傳達它對某些事情的指導。該協會遍及美國150多所學校。

2019年,印第安納州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的CSSA,要求行政人員取消中國盲人律師陳光誠的演講,但沒有成功。在陳光誠演講時(現場有警察維護秩序),CSSA發表聲明稱此類演講事件,「引起中國學生激烈爭議和不滿」。

部份中國留學生經常避免在其他中國學生面前討論敏感的話題。一所長春籐聯盟大學的教授說,在一些學生提出要求,以化名提交涉及人權的書面報告後,他現在開始向所有學生提供了這種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