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痛恨信息的自由傳播和思想的自由表達。中共的領導人知道,他們的繼續存在依賴於他們扼殺個人意志、政治表達和人權的能力——而所有這些思想和權利都是香港人正在竭力爭取的。

在一個自由、開放的環境中,中共——或者任何極權主義政權——都不可能存在。

不幸的是,中共奧威爾式政權的結局將是可悲的,也是可以預見的。根據2019年由「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發佈的《中國(中共)對世界新媒體秩序的追求》(China's Pursuit of a New World Media Order)報告,中國是世界上最不自由的國家之一,自由度在180個國家中排名第176位。

但是中共的審查制度要比大多數人所知道的還多。

所謂的「互聯網主權」只是個開始

憑藉其所謂的「長城防火牆」 ,中共通過自己的互聯網、搜索引擎、聊天應用程式和其它社交媒體,控制著中國境內的幾乎所有的信息。中國人無法與外部世界的互聯網連接。大多數中國人都是通過(中國境內的)互聯網、報紙、電視和廣播來了解一切,而那些都是中共允許他們看到、讀到或聽到的。

此外,憑藉其高度入侵性的數據解密法、人工智能驅動的算法以及數以千計的內容監控團隊,中共還控制著——並查閱著——來自外國商業人士、學者和其它來源的絕大多數數據。順便說一下,這就是北京眼裏所謂的「互聯網主權」,並將其視為和領土主權一樣重要。

當然,這是有充份理由的。因為對人民的獨裁統治就意味著去控制和塑造人們的感知,當然也包括對他們思想的控制。要想成功做到這一點,就必須只能有一個信息來源,那就是中共政府,也就是中國共產黨。在監禁記者和網民方面,中共沒有任何競爭對手,這並不奇怪。而且情況會變得越來越糟。

中共的「大炮」轟擊外國網站

中國共產黨不僅非常努力地阻止中國公民獲取黨所不喜歡的信息,而且還試圖阻止世界其它國家看到這些信息。中共的「大炮」是一種編程代碼,它可使中共控制外國網站,甚至限制用戶訪問數據。它在2015年首次被用於鎖定和利用任何與中國通信的無安全保障的外國電腦。它使共產黨有機會瞄準和利用任何與中國境內任何網站連通的外國電腦。

北京將數百萬訪問不安全網站的中國大陸互聯網連接武器化,使其變為一門可以遠程攻擊的「大炮」。在訪問時,它們將下載並運行中共設置的惡意Javascript,這些Javascript允許中共控制這些網站的流量,讓網站崩潰到被迫關閉的地步,甚至能夠對「違規」或異議網站發動網絡攻擊。2015年針對Github的攻擊和2019年6月在香港發生的情況就是如此。此外,中共還經常向境外的異議組織植入軟件,以便監視和詆毀抹黑他們。

中共向全球輸出宣傳

然而,除了攻擊並關閉被其視為具有威脅性的網站之外,中共媒體也正在全世界範圍內大踏步地擴大其影響力。中共每年花費13億美元推出國營電視台和廣播節目,中共希望用自己的語調來向世界講述中國的故事,並根據共產黨批准的官方說法改寫歷史。中共媒體的擴張相當可觀,中國環球電視網已經在165個國家播出,中國國際廣播電台用65種語言播出。

這是一個大膽而有力的努力,試圖將世界上許多人的思想都從美國的思想引導轉向中共的壓迫性的、看起來好似挺成功的國家資本主義思想,並與中共遍佈在美國、加拿大和歐洲的大學校園裏開設的孔子學院同步進行。這些機構是中共的另一個宣傳工具,旨在塑造年輕人對中共的看法、削弱香港抗議者的正義訴求,以及對西方文明的基本概念的理解。

中共努力擴大其對全球的影響力是對西方開放、自由、民主的國家的直接威脅。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主任塞德裏克‧阿爾維亞尼(Cedric Alviani)就該問題對《時代》(TIME)雜誌表示:「危險的不僅僅是中國當局試圖散佈他們自己的宣傳……還是在將我們所知道的新聞業置於危險之中。」

俄羅斯、伊朗、巴基斯坦等許多威權國家也競相審查互聯網接入,限制本國人民的自由,這種情況即使沒有令人感到驚訝,也是令人感到很失望的。毫無疑問,中共正在引領世界各地的形形色色的獨裁者們,讓他們能夠繼續維持其非法權力。

更令人失望和危險的是,中共正如何極力地阻止外界對它的批評並試圖重塑世界各地對它的看法,從而影響著全球大眾媒體和娛樂公司。美國公司似乎已經把向北京卑躬屈膝當成了另一個商業決定。網絡和科技巨頭如臉書(Facebook)、蘋果及其它一些知名公司都願意服從北京的審查要求,以換取進入擁有13億人口的中國市場。

此外,西方的航空公司和出版商也正在修改他們的地圖,以免得罪中共。顯然,在地圖上,西藏和台灣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國家。

中共正在向世界伸出它的手,這是一隻相當血腥和骯髒的手。它對西方文明的威脅也比北京可能針對美國所部署的任何武器系統都更為隱蔽。中共正試圖按照自己的計劃重塑世界,這一點大多數人都還沒有意識到。

香港人民非常清楚這樣的轉變所帶來的危險,這就是為甚麼他們願意冒著風險去反抗中共領導層。他們知道,自己在北京控制下的未來是暗淡的。

美國的公司也應該注意這一點了。

作者簡介:

作者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美國南加州的一名作家和演說家,他也是《中國(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

原文China-Style Censorship Going Global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