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時期,有個人名叫張率,生來就異常聰慧,十五歲時,便能寫清新秀麗的詩文。他給自己規定:每天至少寫詩一首。有一次,他把自己寫的二十餘首詩,送請一個名叫虞納的文學界老前輩品評。

虞納漫不經心地草草一看,就輕蔑地說:「這些不像樣的東西,值得送給我看嗎?簡直就是兒戲,以後別再給人看了,免得惹人笑話!」

張率聽了氣不過,便把自己的詩要了回來,一古腦地扔到烈焰熊熊的爐子裏,全部焚毀了。

張率左思右想,總不服氣,就又寫了幾首詩,再次送給虞納過目,並偽稱:「這是抄錄當代大詩人沈約的名作!」

虞納邊看邊拍掌稱奇:「真是字字珠璣!妙語天成?名家手筆,果然不凡!」

張率在一旁冷笑道:「告訴你老先生,這不是沈約的大作,是你瞧不上眼的張率寫的!」

虞納聽了,十分羞愧,半晌無言。

這件事,傳到沈約那裏,沈約便把張率的詩,拿來看了看,連聲讚歎說:「這詩的確寫得很好呀!沒有讀過萬卷書,寫過千首詩的人,寫不出這般高格調的詩來。我有好些詩還比不上他呢!」

從此,張率就成了一個有名氣的詩人了。他親自去向沈約求教,還和著名詩人任昉,交了朋友。

~據清代《淵鑒類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