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當局曾於2015年提出於「2020年實現全民脫貧」。目前到了「脫貧年」,各地政府紛紛出招,表示要「完成」今年的脫貧任務,甚至不惜製造悲劇以達到造假目的。輿論認為中共當局只是數字脫貧而已。

2019年的最後一天(12月31日),湖南省政府扶貧開發辦公室發出的一份《關於嚴格執行2020年貧困人口脫貧收入標準的通知》稱,「省委省政府明確2020年我省貧困人口脫貧收入標準為年人均純收入4000元,請你們及時通知所轄縣市區嚴格執行此標準,認真做好2020年貧困退出工作……。」

湖南脫貧通知。(網絡圖片)
湖南脫貧通知。(網絡圖片)

以上只是在中共宣稱的「2020年全民脫貧」計劃下地方政府的一個畫面。

網絡活躍人士李金平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以湖南為例,政府每年向貧困戶提供四千多元(正好是政府明確的脫貧收入標準),每月僅三百多元。湖南省下了通知,中共媒體大張旗鼓地宣傳,這就是對民眾的欺騙。過去,一個月能拿到三千多元才能維持家庭的基本生活保障。」

有網友諷刺:「全民脫貧就是如此簡單,脫貧標準隨便定,每月收入三百多,夠買幾斤豬肉就是脫貧了。好了!全面脫貧了!喜大普奔吧!偉大的祖國永遠從一個勝利奔向另一個勝利!」

也有的稱,全民脫貧成了「全民被脫貧」。

事實上,脫貧已經成為各地的一項政治任務,也是中共官員晉陞的重要參考指標。因此,在部份地區出現強制農民脫貧的現象。

《新京報》11月20日報道,雲南省昭通市鎮雄縣茶蔚村一村民,因拒絕簽字脫貧被村委會通報。通報內容顯示,該村民的年人均純收入為5811.76元,經村委會會議研判,該村民達到脫貧標準。但當幹部通知其前往村委會簽字認可時,該村民卻自稱「甚麼都沒有得到」,並拒絕脫貧。

通報內容顯示,該村民為一名40歲男性,他的近六千元收入包括務工收入、低保金、農資補助款、拆遷補助等, 但是,該村民稱他「甚麼都沒有得到」。

《寒冬》雜誌日前也引述了一位「被脫貧」的殘疾多病農民的叫苦,他在網上做點小生意來養活年邁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有限的收入及每月250元的政府低保金是全家人生活的支撐,生活艱難且拮据。但到了2020脫貧年,他連這點微薄的低保金也保不住了。

他說,他在2019年10月就從村幹部處接到通知,「根據政策,咱們國家到2020年就全國脫貧,咱們縣就成了『小康縣』。你們的低保再有7個月就取消了,全國都這樣,以後再沒有低保戶、貧困戶了。」

此外,山東省菏澤市某村一對夫婦僅靠兩畝地的微薄收入生活。丈夫有病生活不能自理,妻子領取500元扶貧款。可是村幹部勒令他們謊報家庭年收入10,000元,並解釋說:「現在沒有貧困戶了,不報一萬不中。」

妻子對《寒冬》雜誌說,這簡直是大躍進重現,「我們收入根本沒有那麼多,卻讓報那麼多,那不跟以前的浮誇風一樣?」但他們只能照做,因為官員宣稱,「共產黨的錢是救濟給聽話的人」,如果她不配合,扶貧款就會被取消。

甚至,各地政府強行製造「脫貧」假相,不僅沒有設法幫助貧困人口,還令他們陷入更困難的境地。

江西吉安吉新干縣老人房屋被一個「扶貧」的名義強拆。(寒冬雜誌)
江西吉安吉新干縣老人房屋被一個「扶貧」的名義強拆。(寒冬雜誌)

江西上饒市餘干縣九龍鎮的官員自7月起就強拆貧困戶的住房,因為這些房子十分破舊,影響了「脫貧」成果。當地一位老婦說,政府打著「脫貧」的旗號推倒了村裏4座村民的房子,還逼著5戶村民拆了自家房屋。

2019年初,中共官方曾表示2018年脫貧人口達1386萬人,中國只剩下農村貧困人口1660萬人需要在2019年完成脫貧致富。2日,中共黨校教授李雲龍在新華網刊文聲稱,到2019年底,全國有超過95%的貧困人口脫貧,超過90%的貧困縣摘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