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來臨之際,外界關註中國將遭遇「黑天鵝」與「灰犀牛」突襲,中國經濟「高壓鍋」隨時爆煲。中共兩大部門高官叫苦:2020年要過「緊日子」。學者解讀,2020年中國經濟將進入全面衰退。 

黑天鵝灰犀牛齊來 中國經濟2020年不好過

2020年伊始,一句話流行於中文互聯網:「2019年是過去10年最糟糕的一年,卻可能是未來10年最好的一年。」

中央社12月31日報道指,即將邁入2020年,中共高層高舉「六穩」,看得出戒慎恐懼。未來一年,面對中美貿易協議的不確定,國內經濟成長趨緩,中國將遭遇「黑天鵝」與「灰犀牛」突襲。

進入2019年底,各界爭論中國2020年經濟成長能否「保6」(經濟成長率6%),能否應對各種潛在風險;中共官方則力求穩,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全力護航「六穩」(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

日前召開的決定中國2020年政策方向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實現明年預期目標,要堅持穩字當頭,堅持宏觀政策要穩、微觀政策要活、社會政策要托底(保障)的政策架構,提高宏觀調控的前瞻性、針對性、有效性。
 
路透認為,2020年中國經濟依然需要「爬坡過坎」,各種「黑天鵝」和「灰犀牛」將令中共決策者防不勝防,要維持經濟「六穩」如同走鋼絲。

「黑天鵝」代表未能預知的危機,如中美貿易摩擦;「灰犀牛」則代表可以預期但被忽略的風險,近來頻繁被用來討論中國金融債務風險。

中美貿易摩擦持續一年多,目前雖達成階段性協議,但仍持續商談,充滿不確定;國內經濟成長放緩、高居不下的物價都可能影響整體經濟與就業,引起社會動盪,債務違約風險也使中國金融體系改革迫在眉睫。

據大陸「界面新聞」報道,截至12月15日,大陸企業共197支債券違約,違約規模1485億元,創下歷史新高。

尤為罕見的是,國有企業違約增多,下半年集中爆發8家國企違約,甚至出現20年來最大宗的國企美元債違約。由天津市政府全資擁有的天津物產集團,11月底表示有5億美元債券無法償還。

英媒:中國經濟「高壓鍋」隨時爆煲

英媒BBC在12月30日刊文分析說,中國經濟高速發展40年後累積了不少問題,債務尤甚。 

2019年年初,日本大和證券估計,如果計算官方未列入計算的項目,中國的外債可能高達3至3.5萬億美元。

「彭博」專欄作家波丁(Christopher Balding)表示,中國的外債至少面臨兩大問題,首先是中國62%的外債為短期外債,也就是說2019年中國必須至少償還1.2萬億美元的外債。

其次,中國的外債正快速增加,2018年以來增加了14%,如果從2017年來看增加了35%。而至2018年9月,短期外債佔外匯儲備的比例達到39%。

波丁表示,2019年至2020年兩年內將是中國還債的高峰年,為了還債,中共恐怕得「削減外匯儲備,使人民幣貶值」。

8月初,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關稅壓力下,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已經一舉跌破7的關鍵心理關口,令市場擔憂情緒升溫。 

惠譽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民企債務違約數量已大增至歷史紀錄高位,前11個月,民企發生人民幣債務支付違約達4.9%,高於遭遇P2P雷暴的2018年。惠譽估計中國境內企業債務規模達到19萬億人民幣。

長達40年的高速發展,讓中國的資產價格不斷上漲,無論企業還是居民,都進行大量的投機性貸款。一旦資產帶來的收入不足以支付利息,結果只能進行借新還舊的「龐氏騙局」式融資。 

BBC報道說,如今的中國金融體系像一個內部翻滾的壓力鍋,隨時可能頂開蓋子,全面爆發危機,然後進入漫長的金融去杠桿時期。 

學者:2020年中國經濟將進入全面衰退

在大紀元新唐人媒體集團12月21日舉辦的「決戰2020時事論壇」上,程曉農發表主題演說,指中國的經濟模式是「先嘗甜頭,後吞苦果」。中國過去的經濟繁榮和此時此刻發生的全面經濟衰退,都是同一個原因造成的。

他解釋說,中國的經濟制度實質上是共產黨資本主義,資本主義本來是建立在民主自由制度基礎之上,但是共產黨把它建立在專制集權基礎之上,變成用資本主義經濟制度來鞏固中共的集權統治。

中共政府用政策拚命推動經濟發展,短期內看起來繁榮,但中共政府加力推動也就是在「送終這個繁榮」,把繁榮從很長的時間區段,縮成很短,最後陷入困境。

程曉農分析,中國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出口、投資和消費已經全都跑殘。美中經貿談判給中共的「出口景氣」釘上了棺材板釘;房地產盲目投資發展已走到頭,加上高房價通過高額房貸掏空百姓的荷包,民眾消費無法支撐經濟增長。

他借用天風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劉煜輝的話說:「當前中國經濟是踩著剎車下坡的重型卡車」,經濟下行看不到底。

中共兩大部門叫苦:2020年要過「緊日子」 

12月29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共全國商務工作會議上,中共商務部長鍾山發表工作報告時說,面對美中貿易戰和國內經濟下行等風險挑戰,全國商務系統2020年要厲行勤儉節約,過「緊日子」。

鍾山表示,2019年商務部按照黨中央的決策部署應對美中貿易戰,開展「促消費」、「穩外貿」、「穩外資」等工作。明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要堅持改革開放,加強黨對商務工作的全面領導。

他還強調,2020年要加強資金管理,提高使用效率,把錢用在刀刃上,堅持過「緊日子」。

而在12月27日結束的全國財政工作會議上,中共財政部長劉昆也高喊,要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要求明年把握好「以收定支、量力而行」的原則。

劉昆在會上強調,減稅降費是2020年的「頭等大事」,要通過「減稅、降費政策緩沖貿易戰壓力」。對於「一般性支出要大力壓減,不必要的項目指出要堅決取消,新增項目支出要從嚴控制,原則上不開新的支出口子」。

同時他還要求抓好「三保」工作,「三保」指的是保工資、保運轉、保民生。

早在2019年年初,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時就說,要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如今年關將至,中共財政部、商務部都接連喊出要過「緊日子」,凸顯中國經濟進一步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