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今天是美東時間2020年1月1日,星期三。

在我做這期節目的時候,香港的民陣元旦大遊行已經結束。因為爆發衝突,元旦的大遊行被香港警方中途叫停,但是民陣也錄得超過103萬人上街的數字,如果不被叫停,相信數字會更多,就算現在的也是超過了6月9日的人數。警方的數字是在維園出發和等候的人加起來一共是6萬多。

這看照片都不止啊。警方的數字通常不被「非親政府」媒體引用,即使是親政府媒體,往往因為警方報的數字,低得離譜,所以有時在報道的時候,乾脆不提人數。

這次遊行以繼續堅持「五大訴求」為目標,主題是「毋忘承諾 並肩同行」,下午2點正式開始聚集,差不多2:40起步,路線從維多利亞公園的中央草坪,走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警方發了不反對通知書。

香港政府經常拿這個說事,就是說你看,遊行我們批啊,說明香港還有民主和法治的。是啊,批了,但那遊行只是外殼,核心是港人的「五大訴求」。

港府在後來回應元旦遊行的時候,還是強調政府尊重市民和平遊行集會和理性表達意見的自由和權利,不提「五大訴求」。就像北京有「國家信訪局」,但是這個擺設是有了,到底效用有多大呢?人民的自由權益沒有被實質落實,就變成「聽到民意,堅決不改」。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在遊行前後,警方與市民兩方是怎麼互動的,也很關鍵。

遊行3小時就被腰斬 前後拘捕約400人

現在,香港的抗爭活動漸漸轉向長期抗爭。民陣組織的這種大型活動,是他們繼續向外界表達堅持的一種方式。但是他們平時的很多活動,開始為長期抗爭做準備,包括「黃色經濟圈」和組織「工會」。

「黃色經濟圈」我們之前介紹過,簡單說就是罷買親政府的商家企業的產品,只去買支持抗爭的商舖,這是從狹義上解釋。那麼組織「工會」是為甚麼呢?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發動大型罷工,這個對當政者來說要比街頭遊行更容易感受到壓力。

以前香港沒甚麼工會,是因為職業流動性大,市民對工會這種組織沒好感等等原因,現在為了抗爭,大家就組織起更多工會,作為一個抗爭的依托。

1月1日的遊行前後,我們能看到好多不同的工會組織,在街邊擺起攤位,呼籲抗爭者加入。

有些人在遊行開始前的中午已經開始推廣工會。比如這位站得高高的李卓人,就在呼籲人們加入工會,提到「未來需要有組織的堅持」。

在灣仔修頓球場外的工會街站區域,則最先被警察光顧。也是在中午的時候,幾十名防暴警察以「藏有攻擊性武器」為指控,在這個區域加上東區,一共逮捕了5名男子,最小的只有13歲。警方的做法引來「職工盟」的嚴厲批評,說警方在修頓球場外的行動阻礙了工會招收會員。

這等於遊行還沒正式開始,已經有種山雨欲來的感覺。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向媒體說,呼籲警方克制,首先管好自己,同時岑子杰說,民陣已安排二百多名糾察維持遊行秩序。

下午2:40,遊行隊伍正式從維園起步。

到下午4點多,隊頭已經抵達終點,也就是遮打道行人專用區,但在起點維園,還有很多人等待出發。

但差不多就在這個時候,灣仔修頓球場附近再次爆發衝突。在那裏的灣仔匯豐銀行分行,被一些黑衣示威者光顧,引來警察和便衣警察前來驅趕,有多人被警方制伏,拘捕5人。據《立場新聞》報道,其中一名男子被在地上拖拽約10米,警方一度舉紅旗警告,並發射胡椒球彈和胡椒噴霧,有媒體的攝影機被胡椒噴霧射中。

匯豐銀行因為之前關閉了資金支援抗爭者的「星火同盟」帳戶,內含約7,000萬港幣,而在最近的抗爭活動裏,匯豐成為被「裝修」的對象。

而在修頓球場外的衝突一直持續,直到5點多,警方開始在此發射催淚彈驅趕人群,有黑衣示威者把汽油瓶扔向警方防線。通常,抗爭者扔汽油瓶是為了阻止警方行進。

這場在灣仔地區的衝突,成為香港警方叫停遊行的理由。下午5點半,警方通知民陣,遊行要中止,並要求下午6點15分前疏散所有參加遊行的人。

遊行被叫停後,很多抗爭者沒有走,香港島的北角、銅鑼灣鵝頸橋、中環港鐵站、銅鑼灣崇光百貨等多個地點爆發衝突。

在北角和中環港鐵站,警方都出動了水炮車。在中環的抗爭者使用了汽油瓶阻擊,在這裏警察派出了裝甲車壓陣。而警方在多處都使用了催淚彈。

到了晚上8點,在銅鑼灣崇光百貨附近,警察圍堵幾百人,要求他們接受扣查,同時警方驅趕周圍記者,封鎖現場,一直持續到後半夜1點才解開封鎖。《立場新聞》引述一名受訪者的話表示,他於圍堵期間的晚上8點多到11點半在場,當時警察要求在場所有人不能交談和使用手機,並用攝影機拍下了所有人的樣貌。

後來警方在記者會上公佈,1月1日一天就拘捕了大約400人,僅在銅鑼灣崇光百貨區域的圍堵行動,就拘捕了大約200人。

抗爭者懷疑裝修行動有「鬼」 港警試用航拍機

在遊行期間,除了在灣仔的分行,匯豐在中環的總行、畢打街的一間分行也被衝擊。

中環匯豐總行的的大柱子上,被寫上「星火之仇」四個字,門外的銅獅子像,下午近5點的時候被人塗紅眼睛,並擺上了「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的標語。入夜之後,6點半的時候,這個銅獅像又被點火焚燒。

而在當天遊行起點維園附近的匯豐銀行,早在遊行前就在門外加裝了護板,可謂「明哲保身」之舉。

同時,為了支援「星火同盟」,也有新當選的區議員,在遊行沿途擺街站,呼籲為「星火同盟」捐款。

匯豐銀行之外,中國人壽在灣仔的大廈玻璃也被打碎。在金鐘的高等法院外牆,也被人噴字,寫上了「法治已死」等字樣。

不過在中國人壽被衝擊期間,香港媒體引述目擊者的話說,去砸玻璃的蒙面黑衣人,在離開的時候,曾向警察高喊是「自己人」,隨後旁邊警察就沒有對他做任何阻攔或拘捕的行動。香港警方則說,有關報道是「假消息」。

除了銀行機構和法院,一些親政府商家也在1日遭到「裝修」。香港城大學生會的「城市廣播」發出一則消息,說有一男一女兩人去「裝修」一間商舖,被人當場問是不是「手足」,也就是抗爭同路人,對方面露難色,再問是不是「黑警」,兩人當場就躲開了,而且跑的方向是朝向防暴警察。警方那邊,對此類說法都一概以「假消息」回應。

不過,大陸媒體引述香港《信報》報道說,警察不僅派遣便衣警員混入黑衣人,也派人喬裝抗爭者。至於這些沒穿警服的警察都做了些甚麼,也許要等待「獨立調查」來取證確認了。

同時,大陸官媒《環球時報》在報道中透露一點信息,香港警隊在近期試用「航拍機」,用來追蹤遊行隊伍,提高所謂「蒐證效率」,以致於提升「定罪幾率」。而這種方式對在遊行人群密集而街道又狹窄的地方,特別適用。報道還提到,使用航拍機,還能高空追蹤抗爭者的流動方向,方便警方即時調兵遣將。

看來,香港抗爭者在不斷改變策略的同時,香港警方也在嘗試新的辦法。但是《環時》的報道,並沒有提到,1月1日的遊行中,警方是否使用了航拍機。

新區議員任期第一天開始 聯署譴責警方

1月1日這一天,也是新當選的區議會議員第一天任期的開始。對於警方中途叫停元旦遊行,超過200名新當選區議員聯署聲明,強烈譴責警方嚴重侵犯市民和平集會的權利。

在香港抗爭者看來,在遊行過程中出現的暴力行為,並不是主流,而且警察有嚴重的挑釁和擴大事端的嫌疑,而遊行整體中的絕大多數人,是和平的,所以他們認為警方叫停遊行是不合理的。

特別是民陣在後來的新聞稿裏,譴責警務處長鄧炳強濫用不反對通知書的權力而下令中止遊行,同時,遊行期間對密集人群發射催淚彈,也容易引發人踩人意外,批評警方冷血。

也有的市民在Instagram上發影片曝光,質疑警方以粗口辱罵、激光照眼、身體頂撞等方式挑釁市民。

不過1日的遊行中也不是沒有「驚喜」。在連登討論區,還有臉書頁「城市廣播」等處,都有人貼出照片,顯示在銅鑼灣sogo附近,一名戴口罩的白髮男子,舉著寫有「林鄭下地獄」字樣的十字架,參與元旦遊行。

此人外形酷似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丈夫「林兆波」,引來香港網友發言議論。我看了一下照片,長的是有點像,但是十字架上的字是簡體字,如果是林兆波,應該不會用簡體字,髮式也稍有區別。如果真的是他,那港府和北京,可是要炸鍋的。

好,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2020新年第一天,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