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年2月5日,河南鄭州火車站一名警察戴著一副帶有面部識別系統的智能眼鏡。(AFP)
018年2月5日,河南鄭州火車站一名警察戴著一副帶有面部識別系統的智能眼鏡。(AFP)
國際機構預測,到2022年,中國每人「擁有」兩個監控探頭。圖為北京街頭安裝錄像監控系統。(AFP)
國際機構預測,到2022年,中國每人「擁有」兩個監控探頭。圖為北京街頭安裝錄像監控系統。(AFP)

IHS Markit最新的一份報告稱,到2021年,世界各地將部署超過10億多個監視錄像頭,其中中國佔了50%以上。 

《紐約時報》12月19日報道指出,美國和其它國家使用監控的技術來追蹤恐怖份子或毒梟,而中共想用它們來追蹤每個人。中共正在把監視其近14億人口的能力提升到一個令人不安的新水平。 

本文綜合了中共利用監控中國人的十大科技,但中共監控國人的方式並不侷限於此。

1. 「重點人口」數據庫

監控新目標達千萬

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10月21日刊發《中國(中共)監控上千萬的新目標》的文章指,中共通過公安部與科技企業的合作,將所謂的重點人口詳細信息收集在「重點人口控制」數據庫中,並進行實時共享以打壓民眾。 

「重點人口」,即中共打壓的重點對像,主要包括法輪功學員、上訪人士、維權人士(包括維權律師)、異見者、抗議人士和少數民族人士等。而且隨著中共迫害範圍的擴大,以及不斷有新的國人批評中共,被監控的「重點人口」數量也顯著增加。 

十年前,中共警方可能會在政治敏感時期「造訪」被監控人員。但隨著高科技的發展,中共警方現在會利用各種高科技監控他們。

2. 人臉識別監控系統

12月1日開始,大陸要求手機用戶在註冊新的手機服務時必須進行面部掃瞄。 

大陸維權網站「六四天網」技術員蒲飛表示,中共當局對辦理電話卡都使用人臉識別,目的是恐嚇民眾,阻止他們在網上表達意見。 

大陸網民認為,中共利用人臉識別技術,企圖監控對其不利的一切國人。 

中共利用人臉識別技術監控「重大對像」的一個顯著例子是: 

今年6月4日敏感日,中共青島警察突然闖入市醫院重症監護病房,抓走了正在照護重病弟妹的王新榮。王新榮被抓,是因為她去醫院時,被醫院影片監控系統中的人臉識別軟件識別出身份,並自動報警。她是法輪功學員,早已被中共列入所謂「黑名單」。 

而用於監控的人臉識別系統,現在已遍佈大陸各個角落:包括醫院、課堂、住宅小區、商場超市、地鐵、機場、馬路十字路口等。

3.步態識別

7月2日,中共當局發佈號稱全球首個「步態識別」監控系統——「水滴慧眼」。 

該系統具有步態建庫、步態識別、步態檢索、大範圍追蹤等功能。 

開發該系統的、中科院自動化研究所旗下的人工智慧(AI)企業「銀河水滴」CEO黃永禎聲稱,此系統可以在50米內辨識人們的身份,就算當事人背對錄像機鏡頭或把臉遮住,也能夠辨識出來。 

去年10月,銀河水滴就曾發佈了一款所謂的「步態檢索智慧一體機」,可在許多監視影片中快速進行目標人物檢索和身份識別。 

據了解,步態識別監控系統已陸續在湖北、廣東、上海等地應用。

4.情緒識別

繼人臉辨識、步態識別後,中共又在大陸各地開始實施「情緒識別」系統。 

據英國《金融時報》11月1日報道,中共近期又推出情緒辨識技術,並在新疆大規模試驗「情緒識別」系統,對街上行人的情緒狀態進行辨別,以做出相應的「安全」應對。 

中共現在在學校開始使用該技術。據了解,杭州第十一中學2018年3月導入「智慧課堂行為分析系統」(簡稱,慧眼),無死角地監督學生們的一舉一動。 

「慧眼(Smart Eye)」每30秒掃瞄一次學生的臉部,偵測他們的表情是中性、高興、難過、憤怒、害怕,還是反感、驚訝,記錄學生的所有舉動,從而分析學生是否在閱讀、書寫、聽講、睡覺等。 

美國電子通訊工程博士龔叔佳對美媒說,中共如果全面推廣該技術,「中國社會將陷入難以想像的恐懼之中」。 

「就是到甚麼地方見了甚麼人?思想傾向、表情甚至心裏想甚麼?都可以通過類似的技術進行運算。這種對社會的監控深入到了每一個毛孔。」龔叔佳說,「共產黨現在經濟方面碰到特別嚴重的挑戰,經濟下滑。過去通過經濟手段安撫老百姓,現在也不行了,所以必須依靠這種赤裸裸的暴力手段了。」

5.聲紋識別 

聲紋識別是中共下一個開發、利用的監控手段,中共的首個聲紋雲端系統已在貴州建立。 

中共官員去年3月在官媒上曾披露,該項目設在貴州貴安新區,開發基於聲紋等生物特徵識別技術的身份認證雲。 

前陝西電視台編輯、維權人士馬曉明曾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這項技術更容易被中共用於監控、「維穩」老百姓。 

「中共在利用先進科技手段監控人民方面不遺餘力。甚麼新的方法,都能用出來。不惜花大力氣、大資金,甚至組建專門機構。」馬曉明說,而對改善中國人權、體恤民眾,中共則是「一毛不拔」、死死牴觸。 

美國紐約大學心理學楊寧遠博士也認為,該技術確實很可怕。「它意味著,如果有監聽設備,在關鍵的地方人們就不敢隨便說話了。如果在一個監聽的場裏所有人說了敏感詞,它就能迅速地捕捉到而且知道是誰說的,那人的私隱空間就大大地減少。」

6.算法監管

中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12月20公佈新規,規定了哪些內容是所謂的「不良信息或違法信息」,哪些內容受到鼓勵。 

新規要求:內容生產者不得創作、傳播洩露國家機密,應限制不良信息。而平台營運商可能會以新規為指導,採用人工審查和內容監控算法來清除平台上的「違法信息或不良信息」。 

新規的一個關鍵進展是提到了「算法」,承認「算法」在清除有關內容方面所起的作用。 

中共政法大學傳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對《華爾街日報》說,新規的一個重要亮點是,「算法監管時代正式到來」。 

但外界質疑,規定清除網絡上的所謂違法信息或不良信息,意味著中共又會在這種「算法」新技術方面,投入大量資金監控國民。

7.微信身份證

2017年12月25日,大陸首張「微信身份證」在廣州簽發,2018年1月推向全國。 

「微信身份證」是由中共公安部和騰訊合作推出的網絡版身份證,可用於赴行政機關洽公、旅館登記、寄快遞、上網吧等,只要拿出手機一刷即可,不用再隨身帶身份證。 

但該技術被指是又一監控國人的間諜軟件。微信本來就被指責幫中共政府收集個人資料。微信使用條款和私隱政策也明確說,用戶的個人資料和信息將被保存,並將依照「適用的法律法規」提交給政府部門。

8.車輛追蹤晶片(RFID)

中共2018年7月推出該技術,要求車主在汽車上安裝用於追蹤車輛的射頻識別晶片(簡稱,RFID)。 

中共當局將這項技術美其名曰為改善公共安全和幫助緩解交通堵塞惡化的手段。 

但海外專家們表示,在中國,每年銷售近三千萬輛汽車,這種在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實施的系統,將大大擴展中共的監控網絡。

9.手機監控

手機監控,是中共慣用的一種監控國人的方法,包括通過手機竊聽通話、監聽周圍環境以及定位跟蹤被監控者等。 

4月2日,家屬獲知長春市法輪功學員李晶被非法判刑10年。而她去年3月在福臨家園小區門口被抓,就是因為她在家裏打法輪功真相電話時,被中共警方定位,之後她一直被長春市警察定位跟蹤。

10. 網絡實名制

中共人大2012年通過有關「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要求用戶辦理網站接入服務、固定電話、移動電話等入網手續,或者網上發佈信息時,需提供身份信息。 

2012年3月16日,新浪、搜狐、網易和騰訊微博正式實行微博實名制。 

中共2016年11月通過所謂的「網絡安全法」,正式施行網絡實名制。 

中共又在2017年8月通過了「互聯網跟帖評論服務管理規定」,要求網民發帖也必須實名制,否則不予發帖。 

時政評論員袁斌表示,中共實施跟帖評論「實名制」,就是為了徹底剷除這一自由空間,讓網民不敢再在網上針砭時弊,自由地批評政府,也不敢利用論壇發起維權活動,從而將整個網絡進一步置於中共的控制之下。 

袁斌說,中共政權對民眾言論嚴管的力度,已達到風聲鶴唳、步步緊逼的地步,說明這個政權已經陷入了嚴重的統治危機,甚至可能末日將臨。

美譴責中共

將監控輸出世界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正在向世界各國輸出這種監控設備,為極權、半極權國家服務。 

開放技術基金會(Open Technology Fund)今年9月發表的一項研究表明,中國監視和互聯網審查的各種設備至少銷售到了五大洲的73個國家,包括埃及、阿塞拜疆等專制國家,菲律賓、馬來西亞或讚比亞等半專制國家。 

10月2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發表第二次對華政策演講時,再次批評中共利用大量監視設備監控民眾,加強其暴政行為。 

彭斯表示,今天,中國共產黨正在建設一個世界前所未見的監控國家。數以億計的監控錄像頭從各個角度向下拍攝。少數民族必須通過任意設置的檢查站,警察要求對他們進行血樣、指紋採集、錄音、多角度頭部拍攝,甚至虹膜掃瞄。 

彭斯還指責,中共現在向非洲、拉丁美洲和中東國家出口在其威權政權中使用的非常相似的技術工具。 

10月7日,美國商務部將28家中國實體加入出口管制「黑名單」,禁止其購買美國產品和技術。這些實體包括海康威視、浙江大華科技、科大訊飛、曠視科技、商湯科技、依圖科技、廈門美亞柏科信息有限公司、頤信科技有限公司等人工智能(AI)、人臉識別及安防監控廠商,以及20家中共公安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