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新的國防預算,高達7180億美元,國防部長連續用「中國,中國,中國」3次(其實針對的是中共),來解釋2020國防開支的重點。和前任國防部長一樣,中共的軍事威脅,成為美軍的頭等大事。

中共外交部再次稱,美方應摒棄「冷戰思維」。冷戰在28年前結束了,之後20年中,美軍並未把中共當做主要軍事威脅,近年來,為甚麼美國做出了如此迅速的轉變呢?這一戰略轉變,源於中共正在實施的新軍事戰略。

中共的新軍事戰略

2013年,中共發佈國防白皮書《中國武裝力量的多樣化運用》,明確「海軍探索遠海作戰任務編組訓練模式,組織由新型驅護艦、遠洋綜合補給艦和艦載直升機混合編成的遠海作戰編隊編組訓練……突出遠程預警及綜合控制、遠海攔截、遠程奔襲、大洋反潛、遠洋護航等重點內容訓練。」

2015年5月,中共又發佈了國防白皮書,重新描述了「新形勢下積極防禦軍事戰略方針」,中共還授意一個「軍事專家」陳舟,專門闡述要點,說出了白皮書沒法直說的話。他說,「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中國發生大規模外敵入侵戰爭的可能性可以排除」。

這是中共戰略改變的基本判斷,即中共認為沒有外部軍事入侵威脅。當時的美國總統奧巴馬,也確實不斷削減軍事預算,大批軍事裝備的更新和研發被中止;另一軍事強國俄羅斯,受經濟發展限制,軍費銳減,維持現有武庫都困難。按理,這是中國和平發展的良機,應專注發展經濟。

但恰恰相反,陳舟說,「服從服務於國家戰略目標」,「努力爭取軍事鬥爭戰略主動」,並解釋說,「武裝力量發展的戰略方向」,即「海軍按照近海防禦、遠海護衛的戰略要求,實現近海防禦型向近海防禦與遠海護衛型結合轉變;空軍按照空天一體、攻防兼備的戰略要求,實現國土防空型向攻防兼備型轉變,第二砲兵完善核常兼備的力量體系,提高戰略威懾與核反擊和中遠程精確打擊能力」。

陳舟還說,「必須突破重陸輕海的傳統思維」,建設「現代海上軍事力量體系」,「維護戰略通道和海外利益安全」,同時還稱,「太空是國際戰略競爭制高點」,還要「加快網絡空間力量建設」,以「支援國家網絡空間鬥爭和參與國際合作的能力」。

在美國、俄羅斯退出軍備競賽後,世界和平趨勢再現,中共沒有利用這個時機,專注發展經濟,卻認為有了可乘之機,把軍事戰略,從防禦轉為了進攻,明確了海軍、空軍、導彈軍、網軍的攻勢發展方向,太空也列入了戰場。

中共的攻勢戰略引起美國警覺

中共早已開始實施轉守為攻的軍事戰略,只是用「積極防禦軍事戰略」的幌子掩飾。

2005年,「遼寧號」航母的前身「瓦格良號」,就進入了大連造船廠開始改造,2012年下水。中共也把中遠程導彈發展列為首要目標,以圖儘快形成攻擊能力,東風系列中程導彈,一直瞄準美軍在亞洲的軍事基地;東風-21型導彈,直言是美國航母殺手;東風-41型遠程導彈,直接揚言核打擊毀滅紐約。

為配合中遠程導彈發展和海軍的遠洋作戰,2004年,中共開始建設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從試驗性的北斗一號衛星,現發展到最新的北斗三號,已發射升空28顆。

2011年,美國有所警覺,前總統奧巴馬提出了「亞太再平衡戰略」,但實際應對有限。因此,中共認定,美國不但不會侵略,而且已經步入大國衰落期,軍力將從全球回撤。於是,中共公開把美國作為進攻假想敵,中共的算盤,先拿下美國,成為世界第一軍事強權,再進軍世界就無可阻擋,迫不及待的中共,很快推動了「一帶一路」的全球化軍事佈局。

2016年美國總統競選期間,特朗普表示,中國對美國的巨額貿易順差,帶給中共大量美元,中共用來升級軍事裝備,挑戰美國。特朗普當時就說,如果當選,軍事對策是重新強軍;經濟對策就是扭轉貿易不平衡,不能再給中共送錢;當然也有科技政策,保護知識產權,不能再讓中共竊取技術。

中共新軍事戰略受挫

2017年特朗普上任後,馬上重新強軍,迅速增加國防預算;同時國內大減稅,從根本上激發美國經濟活力,確保經濟快速發展、財源滾滾。外交上,特朗普立刻加強與日本、南韓和亞洲各國的同盟,鞏固聯合防禦;特朗普也推動北約軍費分攤,籌劃讓歐洲自己防禦,美軍準備全面從大西洋轉移到太平洋。特朗普也放開了美國石油生產限制,穩定石油供應,著手擺脫中東石油影響,準備從中東撤軍,全力針對中共。

2018年,特朗普開啟關稅戰,促使供應鏈遷出中國,釜底抽薪,令中共外匯吃緊;同時,特朗普封殺了中興、華為,打掉中共到美國本土進行網絡戰的企圖;特朗普也放開了美軍網絡攻擊限制,可以隨時對中共的網絡進攻實施癱瘓式反擊,威懾住了中共。

2019年,特朗普的貿易戰,完全制約住了中共。特朗普的印太戰略聯盟逐漸成型。特朗普還成功說服北約,聲明加入了對抗中共的行列。此外,特朗普退出了《中導條約》,希望儘快完成陸基中程導彈的部署,填補太平洋防禦反擊中缺失的重要一環,並保持導彈技術的優勢。

美國受限《中導條約》期間,無法生產和部署陸基中程導彈,中共一直在利用這個空隙,進行新導彈的開發和部署,也是中共攻勢戰略的首要目標,認為最可能在短期內能追趕美國。

特朗普退出《中導條約》,美國中程導彈試驗,迅速開啟。這一應對,直擊中共要害,中共外交部氣急敗壞,反指責美國搞「新一輪軍備競賽」。

估計,美軍將很快在太平洋部署足夠的中程導彈,與海軍、空軍的導彈系統,形成完整的導彈反擊體系,一旦受到攻擊,可以第一時間實施規模性反擊,甚至提前預警,先發製人。再加上陸地、海上和空中的導彈防禦體系,美軍完整龐大的導彈攻防體系,將對中共形成強大的軍事威懾。

中共還沒有開發成功導彈防禦系統,僅從俄羅斯採購了少量防禦導彈,當然不敢貿然發動攻擊。美國太空軍剛剛成立,一旦癱瘓了中共的北斗衛星系統,中共的導彈攻擊將無法實施。中共新軍事戰略中,由守轉攻的首要目標,已經落空。

中共新軍事戰略騎虎難下

中共軍費連年瘋漲,大力發展攻擊型軍事裝備,2019年,中共的軍費升至1776億美元,外界估計最高可能2500億美元,很多軍事機密竊取和海外的秘密軍事採購,中共當然要掩蓋。龐大的軍費增長,主要依靠出口經濟增長帶來的大量外匯。

中共沒有意識到,出口經濟已到盡頭,更沒有預料到,貿易戰如此猛烈。中國國內經濟,因中共獨裁政治導致的結構性問題,積重難返,失去活力。面對中國經濟下滑,中共苦無良策,軍費支出可能無法繼續增長,還可能被迫削減,中共新軍事戰略下的「新軍備競賽」,將難以維持。

美國太空軍的成立,令中共恐懼。美國的陸基中程導彈部署,能迅速打擊中共的導彈、空軍、海軍基地,包括中南海和航空母艦。美國最新的國防預算,將用於購買近90架F-35戰鬥機,2艘維珍尼亞級潛水艇、3艘新阿利·伯克級驅逐艦、一艘福特級航空母艦,目前兩艘福特級航空母艦正在建造中。

美國開始認真應對中共的「新軍備競賽」,特朗普正在模仿前總統列根,實施「新冷戰」的制勝策略。中共的山東航母最近交付,剛剛又發射了長征5號運載火箭,如果中共硬撐「新軍備競賽」,特別是太空競賽,中國經濟可能很快像前蘇聯一樣,加速崩潰。除了錢,中共還缺技術,美國和西方加強了軍事技術封堵和反間諜活動,中共竊取軍事技術和秘密軍事採購的渠道將很快被切斷,中共已經把前蘇聯的技術基本偷光了,自主研發能力,勉為其難。

中共的新軍事戰略,已經寸步難行。中共肯定不願輸掉面子,可能再多發射幾次運載火箭、或導彈,也可能再多造幾艘航母、或大噸位艦船,對內繼續宣稱多麼先進,煽動愛國主義情緒,但對外,中共可能再次被迫放低姿態,甚至主動與美國求和。

中共的航母,不能遠洋作戰,只能在近海充門面,卻會導致周邊國家的不滿和敵意,中共本就沒有真正的朋友,軍事稱霸更像天方夜譚,新攻勢戰略,最終奈何不了美國,只能讓自己更孤立。

氣急敗壞的中共,可能再次打出北韓牌,挑動核危機,給美國出難題。特朗普很可能再次派出3大航母打擊群,或者更多的軍事部署到北韓周邊,美軍可能會在中共的眼皮底下,進行實彈軍事演習,大批F-35戰機來到中國近海,來無影去無蹤,中南海將會膽戰心驚,中共願意引火燒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