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封地的時候,常讓人聯想到松柏長青。你知道?有一種矮矮小小的冬青樹,在漫漫歲月中彷彿「凍青」而長春,因此擁有「萬年枝」的美稱。

長生樹冬青鼓舞人心。(pixabay)
長生樹冬青鼓舞人心。(pixabay)

冬來好風吹動萬年枝

萬年枝誰人不愛?古代漢唐宮殿都有種植,種在太液池[1]邊,宋人盧多遜說:「太液池邊看月時,好風吹動萬年枝。」到了宋代時,有些皇帝陵寢也種了冬青。

冬青樹品種眾多。西方人喜愛冬青的不凋長青,歲暮之際家中迎春,常常不能相忘結果纍纍的冬青樹。中華民族古來流傳,說冬青是西王母的長生樹。仙界清境的長生樹,讓人的心靈世界滌塵脫俗,讓我想起一對史上難有的神仙眷屬。

冬青樹開花。(pixabay)
冬青樹開花。(pixabay)

人間仙侶、隱士夫妻—— 梁鴻和孟光

話說東漢初年有一對隱士夫妻-梁鴻和孟光,《後漢書‧逸民列傳》上留下他們從塵俗高蹈遠引、舉案齊眉的故事,好像擾擾人間的一則清澈詩話。在無錫鴻山下是梁鴻最後歸隱的居處。元末明初的隱士王逢作有《避地梁鴻山四首》,其一吟:

舍邊新花夜合,井上老樹冬青。孟光齊眉舉案,倪寬攜鋤帶經。

避地梁鴻山,他們舍邊新栽了合歡(夜合)展現歡顏,井上的老冬青樹又是那麼的清高淡定,映襯著人間一對仙侶,孟光舉案齊眉、梁鴻手不釋卷帶經下田耕鋤(有如倪寬)。古井伴老冬青,這一幅圖畫宛然是梁鴻孟光這對人間仙侶的定影。他們的貞節高品餘風吹拂著歷史書頁,給後人緬懷。

梁鴻,字伯鸞,是東漢初期扶風人,他是個博學多才、高風亮節的隱士。小小年紀遭父喪,家裏雖窮,可貴的是氣節不窮。年輕時遊太學,之後在皇家的上林苑放豬、養豬。一場意外的火災殃及鄰居,他主動詢問鄰人受災的損失,並以豬作為賠償。有一鄰戶不滿意賠償,梁鴻就到他家做長工補不足,日夜操勞毫無怨言,那戶人家轉而敬重他,主動要把豬隻退回給他,梁鴻堅持不受。

梁鴻一直懷著隱逸人間的志向,對人間的名利毫無眷戀。可喜的是,上天為他選配了一位相契相合的賢妻孟光。兩人夫隱婦隨,留下一段「舉案齊眉」的佳話。

天作之合

在梁鴻故鄉扶風平陵,豪族大家都聽說梁鴻的為人、才學,崇慕他的高尚氣節,很多家族想把女兒嫁給他,梁鴻卻一一婉拒了。他有著很高的擇偶標準,截然不同於世俗的標準。

同鄉有個孟家女,就是後來的梁鴻妻孟光。她外貌很醜,然而人品修養很好,求婚的人也不少。《列女傳.續列女傳.梁鴻妻》這樣形容:「其姿貌甚醜,而德行甚修。鄉里多求者,而女輒不肯。」孟女力大無窮,連沉甸甸的石臼都舉得起來。她拒絕了求婚的人,到了三十歲仍然待字閨中。雙親問她心意,她說要嫁「節操如梁鴻」的人。梁鴻聽說了,就下聘定了這門親事。

天作之合的一雙璧人,也通過了相互考驗。結婚那天,歡歡喜喜的新娘盛裝打扮嫁入梁鴻家門。然而,新娘入了門七天,新郎卻完全不理睬她。

梁鴻瞅著眼前穿著絲綢雲裳、塗著胭脂、畫著黛眉的新娘感到失望。他心目中的理想妻子是穿粗麻葛衣,一起歸隱山林的人。其實新娘這方一番精心的化妝打扮也是用來考驗丈夫的真心。謎面揭開了,孟光洗去胭脂恢復了素樸本色,紮起髮髻、換回布衣操持家務。梁鴻大喜自己找到了真命之妻!於是,他給新婚妻子取名孟光,字「德曜」─愛妻的內在美散發德光曜寰宇!

避地入吳 舉案齊眉

後來,梁鴻因為一次路經京城作了一首《五噫歌》,哀嘆官家不知民間貧苦而招來了困擾,擾亂了他們的隱居生活,於是夫妻倆又遷移到東南的吳地會稽一帶隱居。

臨行前,梁鴻寫了《適吳詩》,吐露心聲-將要離開舊邦、離開那些紛擾人心的讒言、無謂的是非,遨遊東南尚賢之鄉。

到了吳地,他們先投靠當地的鄉賢皋伯通家,住在皋家門廊下的斗室,幫人舂米維生。晚飯時,孟光給丈夫準備好食物擺置到小食案上,然後恭恭敬敬地呈給梁鴻。偶然間,皋伯通看到了「舉案齊眉」這一幕,覺得太不尋常了:「一個傭人的妻子能讓他這般敬重,絕對不是泛泛之輩。」於是,皋伯通把梁鴻一家延請入家屋中居住,讓梁鴻潛心專注著書立說,梁鴻也在這裏完成不少著作。

高士鴻隱 鄉里貴夫妻和鳴

梁鴻對操守風節非常看重、珍惜,他說「雖不察兮光貌,幸神靈兮與休」。就是說即便是隱於世中不為人所知,人的所作所為天地神靈盡知,怎能不潛德修善!

唐代李紳的《皋橋》[2]描寫梁鴻、孟光在吳地兩袖清風,「故橋秋月無家照」連個住家都沒有,但是他倆的高潔有如「古井寒泉見底清」;鄉里傳頌他們的氣節、他們的故事,即便到了唐代,鄉里之人普遍受到他們高尚氣節的感動、夫妻琴瑟和鳴的影響,「猶有餘風未磨滅,至今鄉里重和鳴」。

他們避地隱逸的生活故事在吳地的鴻山還留下些許餘跡,現在無錫鴻山下有今人修復的鴻隱堂,傳說是當年梁鴻、孟光隱居之所。明朝高士文徵明非常讚賞梁鴻的高潔品格,題了「鴻隱堂」一橫匾。

梁鴻和孟光這一對隱士夫妻,他們相偕遁世而去,物我兩忘。他們相契又相敬的故事成了後代一則婚姻佳話。

萬年枝、長生樹,冬青枝上雪花香。(pixabay)
萬年枝、長生樹,冬青枝上雪花香。(pixabay)

後話:人生自足乃有餘

歷代許多詩人、高士,都受梁鴻孟光高風亮節的影響,唐代孟浩然也想追隨梁鴻隱世的足跡,他說「余從伯鸞邁」;北宋詩人孔平仲從他倆的人生悟得知足自在、常樂的精神:「人生自足乃有餘,不羨簷牙切星斗」[3],何必羨慕住在高高屋簷下的富貴人家。

梁鴻孟光的精神好像是萬年枝、長生樹:「冬青枝上雪花香」,耐得艱困的考驗讓生命更加香越清遠;「冬青一樹碧琅玕(音同郎甘)」,高潔長青的品德如圓潤美玉(琅玕),照亮了幾多世,後人猶難忘。

[1] 漢、唐皆有太液池,均在今陝西省長安縣境。李善注引《漢書》說:「建章宮其西則有唐中數十里,其北沼太液池。」現今北平故宮西華門外有太液池,分北海、中海、南海三海。

[2] 李紳的《臯橋》全詩:伯鸞憔悴甘飄寓,非向囂塵隱姓名。鴻鵠羽毛終有志,素絲琴瑟自諧聲。故橋秋月無家照,古井寒泉見底清。猶有餘風未磨滅,至今鄉里重和鳴。

[3] 「人生自足乃有餘,不羨簷牙切星斗」:人生能知足,自在而常樂,不必羨慕住在高簷下的富貴人家。簷牙是屋簷高高翹出如牙的部分,高聳入星空,指喻富貴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