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後,它們都會變成博物館的收藏品,展現它們的影響力。」安迪(Andy Chalkhay)說,「這些藝術品表現了香港年輕人他們的剛毅、創意。」

安迪是英國的一位巴士公司老闆,12月27日在香港沙田新城市廣場「和你溫(功課)」活動中,與《大紀元時報》記者相遇。當時他正看著地上的、被他稱之為「藝術品」的標語等。他說這一切會像歷史作品一樣流傳下來,讓未來人知道當時發生的那些可怕的事。

警察暴力執法 政府失去民心

趁著歲末,安迪有2個月的假期,這次他專程背著背包到香港旅遊,要親自見證這場運動。而警察的暴力執法給他留下很不好的印象。

「任何人只要穿著黑衣,就一件普通的黑衣,都會被4人一組的警察攔截。」安迪說,「這充滿威脅性的警察,會用橡膠子彈槍和其它武器指著路過的平民。」

安迪對《大紀元》記者說,這是非常非常不公正、是大錯特錯的、是非常有問題的、是濫用職權。

「這是我第一次在香港見到,4個警察騷擾路過的市民,就因為他們穿著黑色外套。」安迪感慨。他介紹說,當時商場內只有4、50人,警察則在商場外、當街攔截人。

他說,香港原來是英國的殖民地,原則上警察應該是要保護人民,是人民的代理人;可如今,警察變成了用暴力對付人民的人,成了政府的打手。

安迪繼續講述自己看到的情況。

在門口,他剛從那邊進來,有4個穿著防暴衣的警察,手持橡膠子彈槍,「槍管都是很粗大的,隨時準備襲擊人」。

安迪說,這些警察截住了一位穿黑色外套的女子,女子只是來購物,但警察卻騷擾她,問她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還讓她把所有證件拿出來。

「4個穿著防暴衣的警察這樣對待一個孤立無援的女子,這是很具威脅性的。」安迪說,「人民很受影響,他們那樣的所作所為,導致人民徹底失去對他們的信任。」

儘管當時商場內參與「和你溫(功課)」活動的人數並沒有成百上千,但是安迪對《大紀元》記者說,就這些人,已經可以說明香港人已經不再相信政府,已經擊垮了政府的信譽與宣傳,「他們所做事情的影響力遠不止30個人坐在那裏所能發揮的作用。」

安迪說,當警察不顧及法律條規、不去維護該維護的,反過來騷擾人民,成為高壓政府的打手時,人民亦會改變對政府的態度;當政府置民意於不顧的時候,人民就會想要怎麼去改變它。

抗爭來自人民

安迪曾參與過在英國聖保羅和在美國紐約的祖科蒂公園舉行的佔領華爾街集會活動(2011年),也曾幫過澳洲的原住民、參與佔領珀斯的抗議(2011年),還見證2019年12月在巴黎香榭麗舍大道的黃背心運動。

他對《大紀元》表示,這些運動都是有組織的、有策劃的,甚至包括有些關於氣候變化的抗議活動都是有資金的、寡頭政治家搞的;然而,香港的這場運動,沒有這些附加條件,顯然都是來自人民。

「人民策劃的,而這些人他們沒有錢,沒有金主給他們錢、讓他們替金主做宣傳。」安迪說,「他們是由衷地站到街頭,表達訴求。(中共的)那些(媒體們)極盡抹黑之能事(造謠宣傳)。」

他還認為,儘管這次活動人少,但是這些人牽動著每個香港人的心、影響著所有人的看法和觀點。

人生而有權

看到港人為了自由、人權如此抗爭,還需要依賴美國立法,即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時,安迪不禁吶喊:「人權是我們人與生俱來的。」

他說,本來就不應該需要法律來保障人權,因為我們一出生就享有人權,「天賦人權,即使是還沒出生的生命」,可是如今,卻看到了不該發生的事情,即需要用法律來保障人權。

成為歷史 留給未來

《大紀元》記者給安迪介紹這次抗爭運動中,港人憑藉智慧製作的各類標語宣傳品等,他對此有著很高的評價,稱之為藝術品。

安迪說,一百年後,它們都會變成博物館的收藏品,展現它們的價值,告知未來人此時發生的事情。「頭上的頭盔,表達了年輕人是在為香港奮鬥,背景的黑白,表現了警察對人民的暴行。」

安迪還鼓勵記者,並稱讚直播的價值。

「一百年後會有人讀到你的報道,你以為你只是在做個新聞報道,」安迪讚賞記者說,「但其實你所拍的影片,一百年後還是會有人拿出來看,拿出來分析的。所以千萬不要小看你所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