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前夕,一名英國小女孩在產自中國的聖誕卡中發現了上海囚犯的求救信,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宣稱這是記者「編造的鬧劇」。這令筆者聯想到了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先生的一句話。麥塔斯先生和大衛·喬高先生的獨立調查取得的一條完整的證據鏈證實,中共一直在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調查報告發佈之後,中共也拼湊了一個所謂的調查報告。當然中共的這個報告在大陸也是被封禁的,否則只能加速引火燒身。中共的這個調查報告,不僅蒼白無力,而且欲蓋彌彰,反而進一步佐證了兩位大衛先生的結論。對此,麥塔斯先生說,如果中共所能做的,僅僅是否認我們已經掌握的板上釘釘的事實,那麼我想我們抓到它的要害了。

古人云,流言止於智者。智者當然是最早擺脫謊言的人,但是畢竟是少數。對於大多數人來說,謊言止於事實。面對事實,凡是有理智思維和辨別能力的人都會明白真相。中共的謊言已經被事實擊碎,所以耿爽只能否認基本事實,如同俗語所說,煮熟的鴨子——嘴硬。

中共的這種耍無賴的表演,實在拙劣不堪,令人發笑。這就令筆者聯想到一個問題,中共曾經把謊言說得天花亂墜,可以說曾經風光無限,在幾十年的時間內欺騙了中國人麻痺了全世界,為何淪落到如今依靠瞪眼說瞎話來混日子呢?

仔細想來,其實中共的謊言本身並不高明。甚麼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違背基本人性;甚麼文革破四舊,破壞傳統文化;甚麼專政、五不搞,與普世價值針鋒相對;甚麼半夜雞叫、黃繼光、邱少雲,違反基本常識。謊言畢竟是謊言,單純的謊言只能在短時間內欺騙一部份人。

所以中共多管齊下,首先是偽裝自己,把一個殺人越貨賣國求榮的外來幽靈包裝成中華民族和民眾的大救星。其次是給民眾洗腦,一方面壓制民眾的獨立思考意識,一方面通過摧毀傳統文化、發動反右等政治運動,打擊人善良的本性,放縱人性中惡的一面,試圖迫使民眾不自覺地按照中共的行為模式去思考。

此外,精心設計謊言也是必要的,對於所謂理想信念之類的就畫餅充飢,把餅畫得又大又香;對於中共的領袖和英雄人物就搞造神運動,讓人看得熱血沸騰。當然這個過程是以暴力、信息封鎖等為後盾的,那些秉持傳統文化踐行獨立思考的人,都被中共迫害致死,甚至不能達到中共要求的人,都面臨上學、就業、提職、出國等等方面的壓力甚至牽連家人。

如果說中共偽裝自己相當於穿上華麗的外衣,那麼給民眾洗腦相當於給他們戴上有色眼鏡。但是問題在於,良知和理智是人的本性,良知是有底線的,人的獨立思考的意識只能在一定時期被壓制,而不會喪失。而謊言畢竟是謊言,中共的華麗外衣也是謊言的一部份。中共幾十年的倒行逆施令更多的人開始思考中共到底是甚麼東西,它在做甚麼事情,目的是甚麼。

《九評共產黨》問世,一切都有了答案。十五年來《九評共產黨》傳遍大江南北和世界各地,已經引發了三億四千多萬人退出了中共黨團隊組織,而中共不敢加之隻言片語,其威力可見一斑。當人們摘下中共強加的有色眼鏡再看中共,曾經的華麗外衣不過是破抹布,而其遮掩的曾經看似溫情脈脈的中共,其實青面獠牙。

在清醒的民眾的眼中,中共就是在裸奔。而中共自己,也確實進入了裸奔模式,因為它已經無力或者無暇顧及自己的偽裝了。雖然中共的本性從來沒有變化,但是在以前,中共還是很在意自己的形象,即使內鬥已經刀光劍影,還是會表面上笑容滿面顯示「團結」;編造謊言時還是要考慮民眾的接受程度,以及與其它謊言的銜接和配合;施展暴力的時候還是要偷偷摸摸地背後進行。

但是時過境遷,四面楚歌的中共面對風起雲湧的民眾反抗和紛至沓來的國際譴責,也只能顧頭不顧腚了,火燒眉毛的時候哪有心思修指甲?於是我們看到,就龐大的器官移植數量涉及的器官來源,中共外交部和衛生部三番五次改口且互相矛盾;高智晟先生等正義律師被失蹤,中共連自己制定的法律的最表面的形式都不遵守了;對於新疆的集中營,中共一口咬定是職業培訓;大陸軍警公然冒充香港警察鎮壓香港民眾;香港多起蹊蹺命案,香港警方坦然稱「無可疑」,港警甚至已經在街頭性侵香港民眾,…… 

也就是說,中共已經扯下了最後一塊遮羞布,不計後果地瘋狂行惡。當然中共從來也不在意其他人的利益,但是目前中共的所作所為,已經不考慮中共自身未來的利益了,而是把所有的事情做絕,斷絕任何迴旋餘地和退路。中國有古語:自作孽不可活;西方有諺曰:天欲令其滅亡,必先令其瘋狂。2020,讓我們圍觀中共向地獄裸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