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共政權陷入前所未有的內外交困之中,雖然最大的「灰犀牛」事件沒有出現,但英媒認為,隨著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劇,中國金融體系像一個內部翻滾的壓力鍋,隨時可能頂開蓋子,全面爆發危機。

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日前在北京接見全國政府秘書長和辦公廳主任會議全體代表時表示,明年中國經濟發展可能遇到更大的下行壓力、面臨更複雜的局面,要全面做好「六穩」工作。

路透認為,2020年中國經濟依然需要「爬坡過坎」,各種「黑天鵝」和「灰犀牛」將令中共決策者防不勝防,要維持經濟「六穩」如同走鋼絲。

英媒BBC12月30日刊文分析說,中國經濟高速發展40年後累積了不少問題,債務尤甚。因此每到歲末年終,很多西方經濟學家都會發出唱衰之聲。但每次卻不得不承認低估了中共政府對經濟的干預手段和調控能力。

然而,這並不妨礙經濟學家們在下一年繼續唱衰,因為中國經濟的隱疾不但未消除,甚至有所加重,只是遲遲未爆發而已。

2019年即將過去,懸而未決的問題始終沒變,2020年伊始,一句話流行於中文互聯網:「2019年是過去十年最糟糕的一年,卻可能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

2020年將至,這句話的前半句似乎已經成為現實。2018年年底,瑞士信貸私人銀行大中華區副董事長陶冬稱,中國債務是比貿易戰更迫切的問題,並以「怵目驚心」形容近10年的中國債務成長。

因經濟下滑,2018年前10月中國信貸違約次數創歷史新高。

2019年年初,日本大和證券估計,如果計算官方未列入計算的項目,中國的外債可能高達3至3.5萬億美元。

「彭博」專欄作家波丁(Christopher Balding)表示,中國的外債至少面臨兩大問題,首先是中國62%的外債為短期外債,也就是說2019年中國必須至少償還1.2萬億美元的外債。

其次,中國的外債正快速增加,2018年以來增加了14%,如果從2017年來看增加了35%。而至2018年9月,短期外債佔外匯儲備的比例達到39%。

波丁表示,2019年至2020年兩年內將是中國還債的高峰年,為了還債,中共恐怕得「削減外匯儲備,使人民幣貶值」。

8月初,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關稅壓力下,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已經一舉跌破7的關鍵心理關口,令市場擔憂情緒升溫。

中國經濟「高壓鍋」劇烈翻滾

惠譽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民企債務違約數量已大增至歷史紀錄高位,前11個月,民企發生人民幣債務支付違約達4.9%,高於遭遇P2P雷暴的2018年。

惠譽估計中國境內企業債務規模達到19萬億人民幣。

長達40年的高速發展,讓中國的資產價格不斷上漲,無論企業還是居民,都進行大量的投機性貸款。一旦資產帶來的收入不足以支付利息,結果只能進行借新還舊的「龐氏騙局」式融資。

僅舉一例,貴州獨山縣影山鎮每年財政收入不足人民幣10億元,地方政府卻瘋狂舉債投資打造大型景區,欠下人民幣400億的債務,大部份債務年利息超過10%。這意味著獨山縣即使每年把所有財政收入用來還債,還不夠償還利息。

中共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曾在北京參加某論壇時,詳述了中國經濟面臨的一系列深層問題,談及地方政府債務時,他稱,中國的地方債總額大概是人民幣40萬億,但地方政府就沒有一個想還債的,許多地方甚至連利息都還不起。

BBC報道說,如今的中國金融體系像一個內部翻滾的壓力鍋,隨時可能頂開蓋子,全面爆發危機,然後進入漫長的金融去槓桿時期。

英媒說,2020年撞向中國經濟的「灰犀牛」。(BIJU BORO/AFP via Getty Images)
英媒說,2020年撞向中國經濟的「灰犀牛」。(BIJU BORO/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國經濟危機蔓延

中國經濟增速第三季度放緩至6.0%,近30年來最低水平。中共總理李克強多次承認,中國經濟面臨下行壓力,要求各地政府頂住經濟下行壓力,防止經濟斷崖式下跌。

原央行副行長、金融學家吳曉靈,曾在清華五道口金融學院演講中說,房地產是中國金融最薄弱的一環,超過人民幣400萬億市值的高房價,成為懸在中國經濟頭頂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吳曉靈認為,中國的房價一旦暴跌,房奴將可能選擇斷供,把房子交還給銀行,跳樓的不僅是房東,更可能是銀行。

2019年夏秋之際發生的一連串事件,讓外界幾乎窺見了中國經濟危機的蔓延。

5月24日,包商銀行出現嚴重信用風險,被央行及銀保監會實行聯合接管;8月,錦州銀行披露財報,不良貸款餘額近人民幣300億元。

10月,河南伊川農商行將破產的消息瘋傳,引發儲戶擠兌;一周後,遼寧省營口沿海銀行再次遭到擠兌。兩家銀行均通過調集資金壘「現金牆」的方式安撫儲戶。

一連串中小銀行危機,背後是違約率上升造成的流動性緊張。路透社形容,「資金危機幽靈徘徊不去」。揭開了中國中小銀行風險的「潘多拉之盒」。

那麼中國經濟危機是否會在2020年突然現身而展開?美國經濟學家多恩布殊曾經稱,「經濟危機比你想像中要花更長時間才會到來,然而一旦到來,發生的速度比你想像中快得多。」

多恩布殊形容1994年的墨西哥經濟危機,後世稱其為多恩布殊法則。

經濟學家米歇爾·沃克出版的《灰犀牛》一書中,引用多恩布殊法則,提出「灰犀牛」的概念,形容大概率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

今年初,「灰犀牛」這個詞進入了中共官方語境。習近平告誡一眾省部級官員提高警惕,防範「灰犀牛」事件。

BBC稱,中共似乎逐漸對潛在的危機充滿警惕。諷刺的是,「灰犀牛」是指發生危機的風險顯而易見,但是由於政府不作為或少作為,直到犀牛衝至眼前,任何補救已來不及,最終被撞翻在地。#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