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9日是2019年的最後一個周日,香港人繼續走出來表達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決心。港人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主題為「香港人抗爭的日與夜」的集會。

市民李女士:真的不是有希望才堅持,是堅持才有希望

市民李女士。(Thomas/大紀元)
市民李女士。(Thomas/大紀元)

參加集會的港人認同「香港人,堅持」的立場,「其實基本上每一次的集會我都會參加的。因為我覺得我們是『和理非』, 如果連一個集會都不參加的話,那我覺得我對不起這個運動,對不起所有出來參加抗爭的人。」 家庭主婦李女士說。

提到在過去半年裏特別難忘的經歷時,她說:「實在是太多了。我覺得這半年裏,基本上每一日我們都是在憂傷之中度過的。」還有,每天基本上24小時,除了睡覺之外,身邊圍著的東西都是關於這個運動,所以很難講哪一件事情很難忘。基本上是每一天清醒的時候就會想這事情——正在發生的事情。

「包括最近的聖誕節,大家都是不平安的。」

李女士還談到自己對現在的事態看法上的轉變,「我覺得這次這件事情,像我這樣平時很不理事的人,都覺得是要清醒了。真是很嚴重、很嚴重。如果現在我們不出來繼續抗爭的話,我們會加速玩完。不用到2047年,我想半年以後就拜拜了(結束了)。」

「以前可能我會看一看新聞,就覺得算了,好像很多事情都做不了。但是,現在發覺,原來很多東西我們真是可以做到。」她說,「只要我們相信、只要我們有希望,雖然,我覺得是很痛苦的,真是有血、有汗、有淚,甚至很多人都失去了生命,但是要相信一定會有希望的。真的不是有希望才堅持,是堅持才有希望。」

在香港還有一部份人不了解事實真相,李女士認為,他們選擇性地看新聞,有很多人不願意去看一下他們不想看的東西。她說:「其實你們《大紀元》的專題是很好的。因為有很多老人家,甚至是我的Aunt(姨媽),他們會看你們的那些(專訪),然後他們開始明白、開始覺得OK啊。因為他們覺得我們後生仔的channel(頻道)比較激烈,而你們的就溫和一點,他們開始接受了 。

市民陳女士:中共是很恐怖的

陳女士曾經是一個「藍絲」市民,過去半年裏發生的事使她改變立場,她說,「其實我在6月份的時候還是一個藍絲。家裏人都出去遊行,我沒有。我還叫他們不要去,不要搞這麼多事情。」因為那時整天還在看CCTVB,小孩就說媽媽你上網看一下吧,尤其7.21事件,黑社會的人打年輕人;還有警察在地鐵裏把年輕人打得很厲害,還有8.31事件。」

「特別是7.21事件,我開始就覺得很不正常了,之前我是撐警察的,因為覺得警察維持治安,年輕人在搞事,但這件事之後就覺得不正常了,我就轉變成黃絲了。」她說,「我開始出去遊行,就覺得警察不對,尤其是8.31之後,警察更加離譜,在地鐵打手無寸鐵的人,甚至肆意打死人都有可能,我覺得這都是事實。」

對於警察說「出來抗爭的港人是暴徒」,陳女士表示,「我覺得警察才是暴徒。他們的暴力簡直是不對等的,像最近在商場裏,很離譜,年輕人在遊行,並沒有打爛東西,(警察)過去就抓人、就打人。」

「現在的港人比較團結,相信很多像我這樣糊塗的人都開始醒覺了,看清中共原來是很恐怖的。初期我是撐(警),後來看到現在這種情況,我看清楚了中共的真面目,看到警察這麼濫捕、濫打年輕人,就覺得我們要團結,就應該抗爭。」陳女士說。

陳女士最後說,現在政府放任警察濫權。根本上,香港是一個繁榮的都市,簡直想像不到現在變得這麼恐怖。港人常這麼說,完全想像不到香港會突然間變得這麼厲害,一個先進的城市、金融中心,警察怎麼可以在中環滿街上打那些穿著襯衫、西褲的人。誰如果喊一下口號,就被打得頭破血流,完全沒有自由了,現在還沒到50年,就已經完全變了。

黃先生:香港的民主運動 暴露了中共滲透的獨裁統治

金融界人士黃先生。(Thomas/大紀元)
金融界人士黃先生。(Thomas/大紀元)

金融界人士黃先生說:「我覺得幾乎每一個時刻都很難忘。其實,我可以說,6月9日、6月12日是一個最大的轉折點。」他認為這個運動,如果當初林鄭選擇最遲在6月11日撤回「送中條例」的話,可能今天所有的事情都不會發生。「可以說,把這場運動一直推到像一個里程碑。而在某種程度上是林鄭和警察都在幫助我們建立這個里程碑。因為每一次差不多要降溫的時候,政府和警察就不斷犯罪,就使這個運動重新升溫。」

「以前因為香港人都是工作、賺錢,平時都是比較冷漠,這次當香港到一個這麼危險的時候,當很多香港人團結在一起、變成抱在一起的時候,原來這力量可以變得這麼大。」這是黃先生對港人的重新認識。

在談到這個民主運動的意義時,黃先生則表示,其實這個民主運動在某種程度上是暴露了中共滲透的獨裁統治。「我記得我之前提到一本書,是一位澳洲學者寫的,叫做《沉默的入侵者》,裏面講到中共如何利用它的體制去滲透澳洲。」

黃先生提醒道,「不久前我看到,說中國給蘇黎世大學寫了信,叫他們不要拍,也不要播香港的抗爭紀錄片。這使全世界的國家都要去深思一下,當你選擇與中國做生意的時候,你是否要自己設定一些底線?雖然你說,我明白中國的市場很大、有很多利益,但你自己也要想清楚,當你不斷地去賺這些(easy money)快錢的時候,到最後你是否會變成被反制的那一個?」

香港是一個很有名的金融城市,「和你Lunch」,那些中環的銀行家,以前不問世事,現在也站出來了。黃先生說,「使我想到另外的一件事,最影響香港金融的,即『星火』被封了戶口。這是很明顯政府有意圖,是要打壓『和理非』,恐嚇『和理非』,要他們不准再捐錢去這些基金。甚至,我自己也會有一個想法,政府是否已經在想另外的一些罪名,去凍結612的資產呢?因為612才是『和理非』最大的大本營。」

黃先生表示,走到今天,他相信大家都明白,輸了的話,香港就會一無所有。他相信走到這一步,每一個抗爭的人,甚至每一個愛香港的人,都明白香港走到這一步,大家都只能向前行,儘管不知道前面是甚麼,只能自己去開拓。

「相比起來,我認為警察在執法時的直播畫面,在這半年中,基本上警察的執法暴力比起任何抗爭者更暴力。警察暴力嚴重到在7.21出動了黑社會。7.21到現在已經半年了,警務處是否交的出任何一個合理的解釋,或者是否採取了任何合理的行動,去釋除公眾對警黑勾結的疑慮?我想這已是最大的暴力。再如圍攻中大、理大。」 黃先生最後說。

劉先生:只有繼續活下去 我們的抗爭才能看到結果

從事貿易工作的劉先生。(Thomas/大紀元)
從事貿易工作的劉先生。(Thomas/大紀元)

半年以來,香港年輕人一路在抗爭,但是這種抗爭有一種連貫性,而政府的確要去了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而不要採取一個鴕鳥政策去避開這件事情。從事貿易工作的劉先生說,「看到在這個地方,經歷這麼多的事,搞成這個樣子,不是年輕人造成的,而政府應該很認真地去面對這個問題。怎麼樣行政地去處理這個問題。」

劉先生表示,「我們從事某些行業,在這場動盪中,我們可以說是得益者,但是這種的得益是不開心的、很不開心的。雖然有時你是能夠賺到錢,但心裏很難過。」

對於香港的前景,劉先生形容,「就像今天香港的天氣一樣」,陰沉沉的。

劉先生最後說:「希望大家平平安安繼續活下去。只有繼續活下去,我們的抗爭才能看到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