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道德觀念的政治立場,不僅會斷送一個國家、民族的未來,也會斷送一個人的前途。

中共特科—— 蘇聯「契卡」的翻版

中共的「紅色特工」,始於1927年11月在上海成立的中共中央軍委「特務工作科」,「特務」一詞,最早就是中共發明的,周恩來一直是最高負責人。

周恩來親自主持特工的培訓,陸續為特科設了四個科,即總務科、情報科、行動科和通訊科,無孔不入地在國民政府、軍隊、警察、憲兵及租界中建立起遍及上海的立體情報網。

特科工作包括保衛中共領導人的安全、安排各種身份的人滲透國民政府竊取情報;通過賄賂租界當局或司法界等不法手段營救被捕人員;處決不被信任的特工、建立秘密電台等。

特科負責人顧順章、陳賡等都在蘇聯「格別烏」,即「契卡」的後繼部門,接受過特務培訓。而蘇聯秘密機構「契卡」所扮演的恐怖角色,如今越來越被世人認識。

特科下的行動科建立了「紅色恐怖隊」,簡稱「紅隊」,當時即有遠東「契卡」之名,負責暗殺、武裝劫囚、劫獄、劫法場等。比如,對原特科科長顧順章全家及不被信任特工的處死行動,就是周恩來親自指揮「紅隊」,率康生等人秘密執行的,16名受害人全部被用繩索迅速套入頸部勒死,連慘叫一聲都不能,這個令人毛骨悚然的血案,當時震驚了上海灘。

不能公開的16字方針

中共特工,當年都是對中共充滿幻想的,為盜取中華民國的軍事情報,他們出生入死,拋家捨業,甚至婚姻大事都要聽從上級安排,為中共立下了「汗馬功勞」。

然而1949年以後,對地下潛伏的特工,中共有一個沒有留檔、原件難以見諸於世的16字方針:「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

紅色特工們沒有想到,「新中國」沒有給他們帶來曾經向他們許諾過的「自由、民主、富強」,自己為之獻身的中共,竊政後卻將他們棄如敝履,甚至置之死地而後快。

中共建政後一直擔任國家總理的周恩來,就是特科的最高司令,特科成員康生,負責中共黨內情報機關,即中共中央調查部,「文革」中直接參與「整人」,「文革」後,中調部與公安及其它相關部門合併,成為公開的國家安全部。所以,中共「特科」的基因,延續至今。

本文列舉了上世紀30年代到90年代部份紅色特工的結局。

行刑者洪揚生

洪揚生,1924年加入中共。年輕時即跟著中共離家「幹革命」,是特科一科負責人。1930年前後,洪揚生幾乎參加了特科的每一件暗殺行動,為保衛「革命領導人」,他出生入死。

洪揚生曾同一位女特工扮作假夫妻,居住在法租界的洋房裏,作為特科的內部接頭處,周恩來、陳賡、顧順章等時常去那裏秘密接頭議事。

1929年,任弼時在上海被捕,洪揚生也曾用100元現洋買通公共租界探長、請律師進行辯護,最後使任弼時獲釋。1931年,洪揚生是顧順章一家滅門案的行刑者,親手處死了顧順章的妻子。

中共建政二年後,洪揚生被抓捕,之後被安排在工廠勞動,1958年洪揚生再次被抓捕關押起來,但一直不走法律程序判刑,直到洪揚生76歲時,中共才放了他。受其株連,洪揚生次子也被勞教二十年。洪揚生一直給周恩來、鄧穎超等中共高層寫信,還求助過潘漢年,但他們都不理睬他。

洪揚生自述:獄中十六年,戴帽五年,一共二十一年未得中共補償。「文革」後,在上海中百公司後面一間破爛的亭子間,洪揚生度過餘生,房間只有4、5平方米。

晚年洪揚生總算進了上海文史研究館,沒有公費醫療,每月可得到80元生活費。

「中共第一紅色特工」 潘漢年

潘漢年。(網絡圖片)
潘漢年。(網絡圖片)

潘漢年,1925年加入中共,曾任特科情報科負責人,長期負責中共秘密情報的統戰工作長達二十多年,後在江南指揮中共特務工作,被稱為「中共第一紅色特工」。

1941年蘇日簽訂中立條約,毛澤東決定與日本情報機關合作,共同打擊蔣介石。負責執行此任務的就是潘漢年。

由老部下袁殊介紹,潘漢年與駐上海副總領事、高級情報官員巖井英一密談。巖井同意潘漢年為「巖井公館」蒐集情報,每半個月,潘給「巖井公館」提供一次情報,巖井每月付2000港元給潘作為報酬,並出資由潘在香港創辦雜誌《二十世紀》。

潘漢年給巖井提供了蔣介石抗戰的軍力、與英美各國的關係等情報及英、美情報人員在香港和重慶的活動信息。通過潘漢年的工作,中共與日本人共同破壞了蔣介石的下屬機構。

日本侵佔香港時,大批中共、親共分子面臨危險,潘漢年求助於巖井,巖井便派人安排中共在港的特工安全撤離。潘漢年還以繼續為巖井蒐集情報為條件,要巖井為他提供在上海的安全保證,還許諾會幫助日本進行「和平運動」——投降日本的非武力運動。巖井很快給了潘發了特別證件,不許日本軍、警、憲、特對持證人查詢。

毛澤東1925年加入國民黨,任汪精衛的秘書時,汪對毛多有提拔,毛當時奉汪為「恩師」。1939年,毛在延安親自囑咐潘漢年,到上海、南京後可與汪精衛取得聯繫,轉達毛的口頭致意。1942年9月,潘漢年被安排赴南京見汪精衛,會談兩次,轉達毛對汪的致意。

1949年後,潘漢年成為上海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1955年,潘當年去見汪精衛之事被人揭發,潘漢年考慮良久,找陳毅講述了原委,陳毅匯報給了毛澤東。毛澤東批示:此人不可信任,並下達了對其的逮捕命令。第二天,潘漢年即被公安部部長秘密帶走,後在功德林監獄關了五年。

聯繫日偽、交換戰略情報、聯日反蔣等重大決策,當年是潘漢年奉毛澤東之命做的,但勾結日偽是漢奸行為,潘漢年必須「閉嘴」、必須成為替罪羊。

1960年,潘漢年被轉移到新建的秦城監獄。1963年,潘漢年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宣判一個月後,潘漢年與妻子董慧被送到北京團河農場一個專門為他建造的獨院裏軟禁。

「文革」開始後,潘漢年被再一次下獄,與妻子一起下放到湖南茶陵米江茶場(湖南省第三勞改場),直至1977年潘漢年因病離世。死後,中共不許潘漢年用他自己的姓名立碑。

五面間諜袁殊

五面間諜袁殊。(網絡圖片)
五面間諜袁殊。(網絡圖片)

1931年,20歲的袁殊加入中共。成為特工後,潘漢年曾告訴他:「你加入的是秘密前衛組織,普通的組織成員不知道你的身份。」

1932年,袁殊通過表兄賈伯濤順利打入國民黨中統,成為中統吳醒亞的情報股股長,周旋於國民黨上層和社會上層,獲取情報提供給中共。

後來袁殊成為新聲通訊社記者,利用記者身份出席南京政府的記者招待會,出入南京政府宣傳部門,打入日本駐滬領事館,成為共產國際遠東情報局的秘密情報員。

1937年,經中共同意,袁殊加入青洪幫,來往於杜月笙、黃金榮之間,經杜月笙引薦,他又打入戴笠的軍統。在潘漢年同意下,袁殊後來成為戴笠軍統局上海區國際情報組少將組長。

根據中共的組織安排,袁殊充當了「漢奸」,成功打入了日方情報機構。巖井英一稱袁殊為「值得信賴的好朋友」,請袁殊幫助主持「巖井公館」。奉潘漢年指令(潘漢年奉中共指令),袁殊向巖井提出成立「興亞建國運動」本部,並以此為招牌,秘密組建新的情報據點。

袁殊在巖井公館弄到了大量情報,通過安插在公館的特工轉送到了延安。巖井公館裏,正副主任、人事財務、新聞出版編譯報道、秘書等等均是中共特工。當時袁殊曾提供德、蘇開戰部署及日軍二戰期間的準確戰略情報,延安將此轉告給蘇聯,蘇聯據此下決心將東線40萬兵力統統調到西線,後來蘇聯向中共表示了感謝。

袁殊建立了通往中共根據地的秘密交通路線,救援被俘的中共人士,他親自救出許廣平,掩護潘漢年、范長江、鄒韜奮等進入根據地;也是因他及時提供的情報,使粟裕部隊迅速跳出了日偽合圍的「籬笆牆」。

袁殊還將巖井公館的財產偷偷轉到自己帳下,並賣掉一些房產,將這些錢換得三大皮箱的黃金,暗中轉運到延安,他還組織人將日偽軍軍火庫的槍枝彈藥偷偷裝船送至蘇北新四軍的基地。

袁殊有五重複雜身份,一度同時為五個組織做情報工作,包括軍統、中統、青洪幫、日偽、中共,但他最真實的身份是中共紅色特工,袁殊只聽潘漢年的,他說,「我所做的一切事都是接受了黨的指示才幹的。」

1946年,袁殊被戴笠任命為國民黨軍統直屬第三站站長,中將軍銜,最後他還是選擇跟隨了中共。

1949年,袁殊被李克農調到中央情報部門,負責日美動向的調研工作,成為《世界知識》撰稿人。

1955年,袁殊到北京飯店見潘漢年,潘傷感地對他說:「凡是搞情報工作的大多數都沒有好下場,中外同行都一樣。」

不久,袁殊即因「潘漢年案」獲刑十二年。袁殊被捕時,妻子王端已與之離婚,幾個年幼的孩子幾乎無人照看,依靠中調部每人每月發放的20塊錢補助生活。

1967年袁殊刑滿,接著又被關押了八年,1975年出獄,之後被送到湖北武漢大軍山農場勞動改造,住在平房裏看菜園。

1980年,已患腦血栓的袁殊被釋放,被其子安置在北京永安裏的一處8平米的小空屋裏,以煤取暖。因手腳不靈便,袁殊費很大力氣也生不好爐子,他幾次在日記中感慨:「天下之大,而我似乎將近流落街頭。」

雖名義上獲得了自由,但袁殊無自由之身,行動受限制,他曾向組織提出前往日本或香港安度晚年,皆不被允許。

1982年8月,潘漢年被「平反」,一個月後袁殊被「平反」。1986年後,半身不遂的袁殊已經精神紊亂,他喜怒無常,無法控制情緒,有時突然嚎啕大哭。1987年袁殊離世。◇(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