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上看到一張照片很是有趣,一個身穿道士衣服的算命先生在給一個和尚算命,另一個和尚在旁等候,道士一副算命先生專業專注的神情在給和尚批講著禍福吉凶。 

道士算命自古有之,一般說來,道教中有五種法術—山、醫、命、相、卜,現代我們比較常見的算命採用的是這五種法術中三種即命、相、卜,也就是推算八字、看手相面相和用周易八卦搖爻預測。道士本是修道之人,出世為採藥煉丹修身養性,最終修成真人得道;入世為救人疾苦為人做法事算命看風水等。

和尚找人算命就有些荒唐可笑了。和尚是出家人,是斷絕了一切世緣的,必須要嚴守佛教中的戒律才有可能功成圓滿;佛教認為世界是虛幻的,人生是苦難的,只有斷除一切煩惱修行成佛,才能達到永恆的幸福。在我國古代,人們把頭髮看得十分重要,認為頭髮是從父母那裏得到的,必須保護好,不能有損害,否則是對父母的不敬。而佛教要求斷除這些無謂的親情牽掛,和尚只有法號,過去在常人中的名字都不能再用,也是為了斷絕世緣塵念。

那麼現在中國的廟宇和尚又是怎樣的情況呢?有這樣一個段子:遊客入一寺廟。僧:施主捐善款吧,多少都行。客:沒帶錢,下次吧。僧:沒事,我們這裏可以刷卡。客:不好意思,卡也沒帶。僧:我們可以貸款,月息僅3%。客:不好意思,沒啥可抵押的。僧:…那…麻煩您,填一下這個器官捐贈表吧。雖然只是個笑話,但中國如今佛教中的情況比這個笑話過之而無不及。幾乎中國所有名山大川中的名剎古寺,原本的清修之地都成了旅遊名勝而變成喧鬧的商業景點,寺院中的方丈、住持成了國家公務員,都有了行政級別領取工資,有科級和尚、處級和尚還有局級和尚的。著名的少林寺現在已經淪為一個旅遊景點和斂財的公司。方丈釋永信開高級轎車、住豪華旅館,建少林香港樂園、推少林涼茶飲品、賣武林密笈和高價香,把「佛門聖地」變成了「生財園地」。少林寺目前每年招待超過二百萬名遊客,旅遊收入超過二億元,表演年收入也破億元,還在制定更高的市場目標。

有一個網友說,高考那年,班上一哥們發揮失常,只考了個專科,當時萬念俱灰,跟我們說要出家,後來沒成,因為他學歷不夠,老老實實的回來復讀了,聽他講當和尚都要大學本科文憑。如今,袈裟已經成為了和尚的工作服。所以和尚找道士算命,問問吉凶禍福健康財運也就見怪不怪了。

人生無常,人們時常面對生老病死感到無奈,對命運感到困惑。因此許多人都有過找人算命的經歷,希望通過這種手段趨吉避凶。但中國有種說法叫作人命天定,人很難改變自己的命運。漢朝有兩個命裏注定被餓死的例子。

一個是漢文帝的寵臣鄧通。漢文帝寵愛鄧通,召入一個有名相士為鄧通看相。相士直言不諱,竟說鄧通樣貌欠佳,將來難免貧窮餓死。文帝大怒,說:「欲通致富,有何難處?」便將蜀郡的銅山賞賜給鄧通,准他自得鑄錢。從此,鄧通的富豪甲於天下。

鄧通對文帝自然感激得五體投地。後來文帝背上長了一個瘡癰,直至潰爛,鄧通竟自願向瘡癰中吸出膿血,毫無難色。文帝又令太子吸癰血,使太子狼狽不堪。太子於是惱羞成怒,對鄧通懷恨在心。後來文帝病死,太子即位(即漢景帝),便羅織罪名,將鄧通沒收財產,逮捕入獄,後鄧通雖得出獄,但已兩手空空,又捱得一、兩年,便在貧病中餓死。 

另一個是周亞夫。周亞夫是西漢開國名臣周勃的兒子,景帝時爆發了「七國之亂」。景帝任命周亞夫掌管全國軍馬。周亞夫指揮得當,僅用三個月便將聲勢浩大的「七國之亂」平定下去。但周亞夫在平亂時因顧全大局不救梁國,以致得罪了景帝的弟弟梁王。後又因功高震主,且性格高傲,致為景帝所不容。後來亞夫之子恐父親年老,預備後事時買了甲盾五百具為護喪儀器,結果被告偷買禁物,意圖不軌。景帝就將亞夫逮捕入獄。亞夫在獄中又受廷尉譏諷,竟五日不食,氣竭而死。漢初最有名的相士—老婦人許負曾為亞夫相面,說亞夫口旁有直紋入口,必致餓死,至此她的預言全部應驗。

難道人的命運就真的無法改變嗎?古時也有改變命運的故事。馮夢龍根據元曲《裴度還帶》編了《喻世明言》中記載的《裴晉公還帶》的故事。傳說唐代宰相裴度長得身材瘦小,貌不驚人,有相士給他看相,說他「縱理入口,法當餓死」。後來,裴度閒遊香山寺,無意間在一個井亭欄杆上拾到三條寶帶。他坐在井亭上苦等回來尋金帶之人,終有一婦人邊哭邊四下尋覓而來,裴度詢問婦人帶三條寶帶作何用處,婦人泣告以為贖身陷牢獄的老父親,裴度立即交還了三條寶帶,這個婦人千恩萬謝而去。不久,裴度又遇到原來給他算卦的那個相士,相士一看大呼,說裴度相法大變,日後將富貴兩全。

從這個故事,也可以看出,壞的命運也絕非不可改變,一個人如果能夠不做壞事,積德行善,也可以改變命運,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一個人如果不做好事,就是花再多的錢燒香磕頭,找再多的算命先生算命,也不會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