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9日是2019年的最後一個周日,香港人繼續走出來表達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決心。港人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主題為「香港人抗爭的日與夜」的集會。這個集會已獲發不反對通知書。

14歲的中學生:「要繼續走下去」

一對14歲的中學生29日也參加了集會。A同學說:「在網上看到(這活動)的,我們都已經走出來半年了,所以看見這個活動就出來了,要繼續走下去。」

A同學還談到在這過去半年裏所經歷的一些難忘的事:「出來了,口渴、肚子餓,身邊的人可能是不認識的都很關心你,好像家裏人一樣,問你肚子餓不餓、口渴不渴,就遞一些吃的給你,都沒有說需要一些甚麼回報,就當成家裏人那樣關心你。」

B同學還回憶道,「我剛開始的時候,可能就是6、7月的時候,就是剛剛開始的時候。因為我還不熟悉去哪裏,平時都是躲在家裏的。」但之後這些活動都經常出來參加了,剛開始到不熟悉地方,有一次都不知道如何回家,自己一個人在走,但是有手足花了一個多小時,「不計報酬地帶我回家,教我如何回家,帶我去找車站,因我身上不夠錢,還給了我20多塊錢坐車,之後還打電話給我,問我回到家沒有」。完全不知道對方的名字是甚麼,都會不求回報地去幫助對方。

當被問到,還有甚麼事件令你們決定出來的?A同學說,就是看到電視上有這麼多人走出來,原來是一個不關心政治的人,想了解更多,為甚麼這麼多人在街上走出來去反對政府做的事情,後來發現政府不理會市民的意見,私自立了逃犯條例,一直在漠視民意。「我就覺得身為一個香港人,雖然我年紀比較小,但是有這個責任走出來。」

A同學還說,在6月之前是從來沒有出來過,從來都不看新聞不關心政治。6.12是第一次出來。

回憶起6.12那天在天馬公園,她說:「那天我還不是很了解事情,只不過是知道有《逃犯條例》這件事,大家想去看一看到底發生甚麼事,那時候我在天馬公園,那裏沒甚麼衝突,我走過去已經有很多人走上來,就有人教我們小孩不要走那麼前面,同時給東西我們吃,問我們肚子餓不餓,就是大家一起互相關心,有人給我講解整件事是怎麼回事。」

A同學表示,「因為我在裏面逗留的時間不很長,所以我看見有人中槍出來,已經有救護車在這裏。我覺得很血腥,大家都是香港人,為甚麼警察要這樣對待我們,其實我們都是同一個地方的人。」

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面,A同學承認很害怕,有的人就叫她關閉了指模開機,那時候嚇到不記得自己的密碼了,花了半個小時才打開自己的手機。

「出來多了,看這些場面多了,身邊的手足給我們加油打氣,並告訴我們,我們就站在你們旁邊,和你們一起走,你們不需要害怕。」A同學說,「有的時候看見警察就在前面警戒,自己就會有一些恐懼。」

走出來時,有許多女孩都被抓了,特別是很多年輕的女孩,甚至被性侵,對此A同學表示,這些警察很沒有人性,可能只不過就是走過,都要被他們打,香港本來是一個很安全的地方。但是,從小到大覺得很正義的警察,原來是這麼殘忍的,沒有任何理由就傷害市民的。

B同學回憶自己在一百萬大遊行時,「我是送物資的,但之後走出來就是二百萬,這是我第一次。」「其實每一次出來都很怕,因為警察就在你的身邊,這麼多事情發生在你的身邊,身邊都有朋友被捕,但是我覺得沒有辦法不站出來。」

四位學生:自己靠「信念」走出來了

在愛丁堡廣場參加集會的四位學生。(Thomas/大紀元)
在愛丁堡廣場參加集會的四位學生。(Thomas/大紀元)

還有四位學生也來到愛丁堡廣場參加集會,其中A同學說,「半年了,今天是大家對愛的報答,就是簽名,和平集會。」在過去半年,其實有開心,有不開心。開心的是看到大家香港人其實是可以這麼團結的;不開心的,「是我們犧牲了很多東西」 。

B同學說:「我從第一次民陣發起活動時就出來了,一百萬那次就出來了。」並且他承認當時,自己肯定有怕,不過,在6.12之後才開始比較不怕了,民陣活動那次不會很怕。自己靠「信念」走出來了。

A同學表示,信念是刀槍不入的。其實,「我們為甚麼有決心走下去呢?是經過西灣河那次槍擊,那交通警察射中了那孩子這裏(用手指胸部),那孩子說了一句『信念是刀槍不入的』,我們要更加堅決地走下去,因為我們實在是犧牲了太多東西了。」

「身邊是聽到過一些朋友被捕,我也很擔心他們。」

當記者問身體較弱C同學時,她說,「我自己覺得,如果連年輕人都不走出了,要那些老人家出來嗎?我們雖是女孩,年輕人的體力總是比老年人好。

C同學表示,在雨傘革命的時候,她還是一個甚麼都不知道的人,就是出來了也不知道是甚麼事。但是,這件事、這半年「使我很清楚地知道,現在香港正在發生著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