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並不是現代人認為的幻象、虛妄;緣份和因果也不是甚麼迷信,而是真實不虛的。

白居易、元稹夢中感應

唐代詩人白居易(字樂天)和元稹是好朋友。

元和四年,元稹作為監察御史奉旨視察東川。

一天,白居易和弟弟白行簡、朋友李杓直同遊曲江(在陝西省西安市)大慈恩寺,忽然想起旅途中的元稹,便作《同李十一醉憶元九》七言一首,題於壁上。

詩曰:

花時同醉破春愁,

醉折花枝做酒籌。

忽憶故人天際去,

計程今日到梁州。

在唐朝,梁州轄區涵蓋今陝西省南部、四川省北部以及湖北省西北部。

十多天之後,梁州使節進京,帶來元稹給白居易的書信,並附元稹詩《使東川.梁州夢》一首。

詩曰:

夢君兄弟曲江頭,

也入慈恩院裏遊。

屬吏喚人排馬去,

覺來身在古梁州。

詩旁邊有注云:「是夜宿漢川驛,夢與杓直、樂天同遊曲江,兼入慈恩寺諸院,倏然而寤,則遞乘及階,郵吏已傳呼報曉矣。」

白行簡屈指一算,元稹夢中遊玩的那一天,正是他和兄長白居易、李杓直遊慈恩寺的同一天。更神奇的是,兩首詩都押尤侯韻,彷彿就是白居易和元稹面對面的唱和一樣。白行簡特意寫下《三夢記》一文記載這件異事。白居易和元稹的詩均收錄於《全唐詩》中。

其實夢中感應者,何止白居易和元稹!古代中國的正史中,類似記載頗多。

范式和張劭

《後漢書.獨行列傳》記載了這麼一個故事:

范式,字巨卿,是東漢山陽郡金鄉縣人(現在山東濟寧金鄉縣一帶)。范式以言無不信、忠肝義膽而著稱鄉里。他年少時曾在國都洛陽的太學裏求學,和汝南人張劭(字元伯)成為好友。

多年之後,范式在一地擔任郡功曹(掌管人事以及其它政務的官員)。張劭因病去世的當夜,范式夢見張劭帶著喪帽向他喊道:

「巨卿,我已於某日去世並將下葬,永歸黃泉。如果你還沒有忘記我,能趕得上見我一面嗎?」

范式醒來後悲痛不已,便向郡太守告假,擇日奔喪。因為事情離奇,太守覺得難以置信,但還是准了范式的假。

范式還未到,張劭的棺槨已經要下葬了。但是到了墓穴跟前,靈柩無論如何也無法移動。張劭的母親撫摸著棺材說:

「元伯,難道你還有甚麼企望嗎?」

眾人只好把靈柩停在墓穴邊。這時,遠處有白馬素車疾馳而來。劭母說,必然是范巨卿來了。

范式趕到,對靈柩行喪禮說:

「元伯,你走吧!生死不同路,我和你從此永別了!」

參加葬禮的人數以千計,大家都愴然涕下。范式接過懸吊棺槨的繩索,靈柩才能重新移動。禮畢,范式又為張劭修理墳塋並植樹,方才離去。

范式和張劭的友誼成為一段千古佳話。元雜劇有《死生交范張雞黍》。明代小說《喻世明言》第十六卷亦有《范巨卿雞黍死生交》的故事。

范式後來累遷荊州刺史、廬江太守。為官有威名,卒於廬江任上。安徽廬江(現霍丘縣西)曾有《漢廬江太守范式碑》。殘碑現存於山東省濟寧鐵塔寺。

寇祖仁

南北朝是中國歷史上最紛亂的一個時期。北魏在孝文帝改革之後,國力達到了頂點。然而隨後的宣武帝朝,後宮、外戚集團開始左右朝政。到了孝明帝時期,孝文之政已經蕩然無存。朝政被胡太后集團把持,孝明帝本人則被鴆殺。

在權臣爾硃榮的扶植下,孝莊帝元子「攸」登基成為北魏皇帝。爾硃榮的部下都知道他想奪權篡位,便肆無忌憚的侮辱孝莊帝左右。

城陽王元徽忌恨爾硃榮權勢遮天,於是建議孝莊帝除掉爾硃榮。孝莊帝有勇力,也有決心,便開始籌劃。適逢爾硃榮的女兒、也就是孝莊帝皇后身懷六甲,於是以皇后即將分娩的藉口邀請爾硃榮進宮。

爾硃榮藐視孝莊帝,認為元子攸不敢把他怎麼樣。不想孝莊帝在宮內伏甲士並藏刀膝下。孝莊帝手刃爾硃榮,左右一起將其亂刀砍死。爾硃榮隨行三十人亦沒於伏兵。

但孝莊帝低估了爾硃榮。當時的爾硃榮不但在洛陽、皇宮中廣設眼線,其勢力已經遍及北魏全國。除掉此一人,已經無法化解北魏的頹勢,反而加速了這一過程。

爾硃榮死訊傳出,其侄——汾州刺史爾硃兆,即興兵反。攻破洛陽之日,孝莊帝在宮城上大呼城陽王元徽的名字,元徽卻頭也不回,鼠竄而去。孝莊帝終被爾硃兆所殺。

元徽帶著黃金百斤、馬五十匹逃出洛陽,投奔前洛陽縣令寇祖仁。寇家三代都受到元徽的提拔,曾經出過三位刺史。元徽覺得,落難之際,有誰會比寇祖仁更忠心?

但是他哪裏知道,寇祖仁人面獸心,把他當成升官發財的階梯。元徽剛到,寇祖仁就詐稱爾硃兆的人就要追到,讓他趕緊走。寇祖仁則派人尾隨其後,截殺元徽,奪其財貨,將人頭送給了爾硃兆。但是爾硃兆卻並未大加封賞,寇祖仁碰了一鼻子灰。

爾硃兆在夢中看到元徽說:

「我有黃金二百斤、馬一百匹在寇祖仁家中,你可派人去取。」

爾硃兆便收捕了寇祖仁,索要黃金和馬匹。寇祖仁以為謀殺元徽一事東窗事發,全部招供。

爾硃兆認為寇祖仁有所隱瞞,便搜查寇家。寇祖仁為了活命,拿出自己的黃金三十斤、馬五十匹,全都送給爾硃兆。爾硃兆仍然認為寇祖仁隱藏黃金,就把他吊在樹上,把大石頭捆在腳上,鞭撻而死。

寇祖仁一心想要高官厚祿,卻落得個人財兩空的下場。神奇的是,讓他遭到報應的竟然是一個夢。

有人慶幸自己的惡行無人知曉,其實只不過是在業力的泥潭中越陷越深而已。正所謂暗室虧心,神目如電。這件事收錄在《資治通鑑.梁紀十》中。◇(待續)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