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來歲的李家瑋(Derek),集多重身份於一身,在大學兼職教授心理學、出版暢銷書,創辦威士忌酒廊、舉辦以威士忌為核心的課程,創作獨有的威士忌主題午餐,也擅長攝影、市場營銷等等。曾經,他是一個連大學都考不上,只能讀副學士學位的學生。在事業發展的路上,在他看來,自己做出怎樣的選擇,便影響了未來的發展:「這個世界只有兩件事,想和不想,你想做,你就會用盡辦法去做。你不想做,即使那件事有百分之九十九成功,你都會變成百分之一的不成功。」


酒店式活動場地兼威士忌酒廊Prime House,寶藍色配大理石的裝潢,設計典雅大方。(陳仲明/大紀元)
酒店式活動場地兼威士忌酒廊Prime House,寶藍色配大理石的裝潢,設計典雅大方。(陳仲明/大紀元)


推開智慧鑰匙設計裝飾大門,踏入觀塘商廈4,000呎的酒店式活動場地兼威士忌酒廊Prime House,寶藍色配大理石的裝潢,設計典雅大方。創辦人之一Derek,談論起威士忌酒口若懸河,熟諳心理學的他也深知客戶心理和需求,開業短短兩年成果豐碩。只聽他的介紹,會認為他是一位資深的品酒師和企業家,事實上他只是一位二十多歲的年青人。能夠從一名威士忌門外漢到成功申請威士忌大使(Whisky Ambassador)認證並開設證書課程,離不開他勤奮好學、樂於鑽研的精神。他形容自己是一個求知慾極強的人,也希望能夠將這份熱情帶入工作之中,將品牌越做越大。


Prime House成功申請威士忌大使(Whisky Ambassador)認證並開設證書課程。(受訪者提供)
Prime House成功申請威士忌大使(Whisky Ambassador)認證並開設證書課程。(受訪者提供)


威士忌大使(Whisky Ambassador)認證。(陳仲明/大紀元)
威士忌大使(Whisky Ambassador)認證。(陳仲明/大紀元)

「想做」的力量

創辦Prime House,從場地設計、申請牌照到市場推廣,Derek勇於各種嘗試。有朋友問他:「你是不是讀IT(資訊科技)的,會做網頁,又會做市場?」他笑說:「通通都不是。甚至說開餐廳、威士忌酒廊,我最初連威士忌都不認識的。我們去考牌、讀書、實習,到現在我們真的可以介紹給不同的客人去品嚐,去推廣威士忌文化。其實萬變不離其宗,源於你肯不肯嘗試去改變,如果你肯嘗試改變,甚至經濟狀況怎麼樣,那件事有多難做,你自然找到一個方式去改變。」

在Derek眼中,「想做」永遠是第一位的。跳出自己的舒適區,從零開始創業,對他而言也是一場歷練。回想威士忌酒廊剛剛開業時,Derek遇到第一位客戶,便嘗試向客人推薦威士忌酒,可是卻感到難以開口,不知從何說起。他默默鼓勵自己,每一件事都要全力去做好,自己不會的,便力爭上游去學習,不要怕失敗:「我是一個求知慾很強的人,如果我想學一件事,我就會盡全力去做。困難只是一個過程,而不是一個時刻的問題,其實是一個階段,是要跨越歷練的階段,才能夠完整跨越這個困難。」


Prime House內陳列的各種威士忌酒。(陳仲明/大紀元)
Prime House內陳列的各種威士忌酒。(陳仲明/大紀元)


Derek積極尋求合作的外國酒廠,將有質素的品牌帶來香港。(陳仲明/大紀元)
Derek積極尋求合作的外國酒廠,將有質素的品牌帶來香港。(陳仲明/大紀元)

為了建立自己的信心,除了嚐遍各類威士忌外,他更不斷搜集資料,參與不同的課程,強化自己的專業知識,為公司申請專業認證,積極尋求合作的外國酒廠,將有質素的品牌帶來香港。雖然這一過程需要花費不少時間和心血,但他十分願意投入,為逐步達成自己的目標而努力。


Prime House自創的威士忌酒午餐。(陳仲明/大紀元)
Prime House自創的威士忌酒午餐。(陳仲明/大紀元)


Prime House自創的威士忌酒午餐。(陳仲明/大紀元)
Prime House自創的威士忌酒午餐。(陳仲明/大紀元)

Derek自信地說:「客人來到我們這裏,即使他十分認識威士忌酒,我們都力求讓他品嚐後,都能學到一些知識。」他展示公司團隊創作的威士忌酒午餐,當中選用各類不同的威士忌酒入饌,精心將來自不同產地的威士忌與不同特點的美食結合,讓客人了解特色的酒文化。

求學階段培養勤學性格

如今酒廊收藏了多種來自不同產地的威士忌,如蘇格蘭、德國、日本等地的單一及調和麥芽威士忌等,並定期為公司及個人客戶舉辦威士忌相關活動,如威士忌品酒會、威士忌雞尾酒工作坊等。Derek還用自己的攝影專長,為活動場地劃分出專業的區域,例如有舞台音響、專業攝影設備、化妝間、不同尺寸攝影背景紙及燈光組合等,適合不同主題的拍攝工作,成為一個適合公司舉辦各類活動的場地。能夠在一個自己陌生的領域迅速發展壯大,Derek認為離不開自己從中學到大學時期的一段經歷。

Derek讀書時也經歷過被人看輕的時光,他考A-Level時失手,只能升讀副學士學位,感到前途並不明朗。社會上對副學士學位的偏見,給他造成的壓力也很大:「社會上覺得讀副學士沒有甚麼出路,我就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在這裏翻身。」他更加勤奮地讀書,然後再次申請大學,最終以優異成績獲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取錄,獲得兩年的獎學金,修讀心理學,畢業時甚至取得一級榮譽學位,畢業後還成功以學士學位獲公開大學聘請為兼職講師。


Derek的畢業照,一家人與校長馬斐森(右二)合照。(受訪者提供)
Derek的畢業照,一家人與校長馬斐森(右二)合照。(受訪者提供)


Derek於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取得一級榮譽學位。(受訪者提供)
Derek於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取得一級榮譽學位。(受訪者提供)

他覺得這段經歷對自己而言是莫大的鼓舞:「有時候我經歷一些人生低谷的時候,我會想,到底我想改變,還是不想改變?」當認定了前路,Derek就會盡力走到底,不惜付出比他人更多的努力:「我是一個喜歡刨根問底的人,我會為了尋求一個真相,或者貼近真相的答案,我會不惜我的時間,或者不惜我的能耐,查證不同的網頁,甚至問不同的人,為求的就是一個答案。」Derek在與學生分享自己的經歷時,也收到學生們正面的反饋,重建了他們的信心。

*********

今年七月,Derek還與多位不同領域的朋友共同出版了一本市場營銷的書,負責其中一個有關如何捕捉客戶心理的章節,將自己的專業知識運用在實踐中。

談到從學術鑽研到從商,Derek認為這兩段經歷是有關聯的:「怎麼樣不斷追求,在一個過程中如何不放棄追求答案,當你有一個追求答案的心,或者你的求知慾是那麼強的時候,你絕對能夠給學術界,甚至商界所欣賞。」他舉例,當自己不清楚新事物的運作模式時,會積極向有經驗的前輩諮詢,並積極嘗試,直到找到一個可行的方式為止。他相信,無論是做學術,還是做生意,都離不開「勤學」二字,更需要不認輸的堅毅精神。◇


酒店式活動場地兼威士忌酒廊Prime House。(陳仲明/大紀元)
酒店式活動場地兼威士忌酒廊Prime House。(陳仲明/大紀元)


Derek與朋友合著有關市場營銷的書。(陳仲明/大紀元)
Derek與朋友合著有關市場營銷的書。(陳仲明/大紀元)


Derek相信,無論是做學術,還是做生意,都離不開「勤學」二字,更需要不認輸的堅毅精神。(陳仲明/大紀元)
Derek相信,無論是做學術,還是做生意,都離不開「勤學」二字,更需要不認輸的堅毅精神。(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