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十年來,美國的移動飛機場——航空母艦和各地空軍基地一直代表著美國外交政策的實力。近年來,中俄積聚數百甚至數千哩射程的導彈系統造成新挑戰,美軍需要新型武器對抗這種新威脅。

美軍各分支機構正為恢復「大國競爭」而火速重塑自己,而陸軍頭等大事便是發展遠程地面導彈和大砲,即遠程精準發射(Long Range Precision Fires,簡稱LRPF)計劃,該計劃由陸軍准將約翰·拉弗蒂(John Rafferty)帶領執行。

「這是一個非常激動人心的時刻」,拉弗蒂在「精準打擊導彈」(Precision Strike Missile,簡稱PrSM)首次試射前告訴《大紀元時報》。

精擊導彈屬於「遠程精準發射」計劃的一部份,該導彈定於2023年進入戰場,受陸軍現代化催化劑陸軍未來司令部(Army Futures Commend)的加速,比原定計劃提前了四年。

拉弗蒂說:「儘管我們一直將精力集中在世界上的一個特定地區,但我們的對手一直在投資,並抵消著我們的戰略和戰術優勢。特別是中俄一直在投資先進的綜合防空系統、海防系統、遠程彈導導彈、遠程高空雷達等。如果將所有這些因素結合在一起,它們就會造成這種分層的對峙,這就是通常所稱的『反介入區域拒止』(anti-access area denial,簡稱A2AD)。」

這種「反介入氣泡罩」將阻止地區盟友支持,並有可能威脅美國脫離深水港和空軍基地等現在易受傷害的永久性陣地。

拉弗蒂的遠程精準發射計劃正在開發各種射程更遠的美國武器,從加強榴彈砲的射程到支持潛在射程達數千哩的高超音速導彈,甚至還有一個可發射彈藥到數百哩外的巨型大砲原型項目。

今年8月,隨著一項冷戰條約的解除,製造其它遠程導彈成為可能。該條約將美國地面發射導彈的射程限制在499公里(310哩)。

2017年8月22日,俄羅斯「格拉德」(Grad)多管火箭發射系統在莫斯科郊外庫賓卡(Kubinka )的愛國者(Patriot)公園開火。(Alexander Nemenov/AFP via Getty Images)
2017年8月22日,俄羅斯「格拉德」(Grad)多管火箭發射系統在莫斯科郊外庫賓卡(Kubinka )的愛國者(Patriot)公園開火。(Alexander Nemenov/AFP via Getty Images)

不會針鋒相對作戰

不過,儘管美軍想用自己的遠程火砲來打擊對手,但美國將軍們並沒有計劃與中共或俄羅斯的火砲針鋒相對。

「我們的對手是以砲兵為中心的部隊。但我們不是,我們是一支聯合部隊。」拉弗蒂說,「他們對遠程火力的投資在戰術層面上將我們隔離,並阻止我們作為一支聯合部隊戰鬥,而那才是我們的強項。」

他說:「我們永遠不會與一個以大砲為中心的對手進行大砲對大砲、火箭對火箭、導彈對導彈的對抗。我們需要的是有足夠能力來創造這些機會,以滿足聯合部隊、空軍、海軍,或者特別作戰隊的需要。」

創造機會是多域作戰(Multi-Domain Operations,簡稱MDO)的美國軍事作戰計劃的一部份。

英國頂級國防與安全智囊RUSI的國家戰爭研究員傑克·沃特林(Jack Watling)告訴《大紀元時報》,多域作戰基本上認為,你有這些遠程系統,必須突破對手武器射程形成的對峙層。「因此,你必須消除這些正在威脅你的遠程系統,或壓制它們。」

他說,這可以通過各種方法來實現,包括堵塞對手所依賴的殺傷鏈。「這使你能夠穿透他們的拒止空間,然後可以通過更常規軍事手段破滅(反介入)氣泡罩(在MDO中被稱為『瓦解』)。」

但是,能夠擊破反介入氣泡罩只是難題的一小部份。

2003年3月22日,美國導彈驅逐艦波特號向伊拉克發射「戰斧」地面攻擊導彈。(Christopher Senenk/U.S. Navy/Getty Images)
2003年3月22日,美國導彈驅逐艦波特號向伊拉克發射「戰斧」地面攻擊導彈。(Christopher Senenk/U.S. Navy/Getty Images)

沃特林說:「真正重要並需要牢記的一點是,這不會讓你贏得戰鬥,而只是使你能夠參加戰鬥。一旦真正進入那個被拒止的空間,你仍然需要能夠進行高強度操作。它解決了一個非常具體的問題,但並沒有減少你對有效高強度近距離戰鬥的需求。」

沃特林說,遠程砲彈可以發揮比限制主要軍事裝備更多的作用。

「如果我打算進行軍事行動,我需要燃料,我需要食物,我需要能夠將裝備在戰場上移動,並儲存在適當地方。現在,如果你的射程很遠,那麼你也許可以開始擊中這些庫存和後勤支持,這意味著你可以真正阻止我的部隊前進。」他說。

國防分析師蒂姆·沃爾頓(Tim Walton)告訴《大紀元時報》,如果地面導彈採取良好的生存措施,例如偽裝、隱蔽、欺騙,以及極為重要的戰術移動,則比船舶和飛機更難瞄準和保持距離。

沃爾頓是戰略和預算評估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的研究員,他提到一個例子,說明美國及其盟國在伊拉克定位飛毛腿導彈難度有多高,儘管那是一個相對沒有特色的沙漠。

他說:「如果你在森林、丘陵和山脈環繞的環境中作戰,那麼成功跟蹤和瞄準這些系統可能會更具挑戰性。」

但是,不要被「遠程精準發射」標題中的「精準」一詞誤導,它們是大規模戰爭的武器。

拉弗蒂提到精準包含在反暴動攻擊中使用「精準導向」武器以降低附帶損失的含義,他說:「我希望『精準』不在我們的標題中,因為這是一個份量過重的名詞。」

「我們正在為大規模地面戰鬥設計這些東西,在這種情況下,發射的質量和射速與準確度同樣重要。這就是我們必須努力的方向。我只想說準確性。為了使這些系統有效,它們必須準確。」

冷戰時代的條約解體

遠程精確發射計劃在新成立的陸軍未來司令部(Army Future Command)的主持下成立,該司令部成立於2018年,旨在推動許多分析家所說的45年來最大的陸軍重組,以與特朗普政府的《國防戰略》保持一致。

該戰略首次表明,美國需要為與俄羅斯和中共重新爆發大國競爭時代做好準備。

在過去的15年中,中共悄悄地將其年度軍事開支增加了兩倍,達到大約2,000億美元,重點利用了人工智能(AI)、雲計算以及遠程彈道和高超音速導彈等最新發展,企圖打破美國軍事力量的平衡。

中共地空導彈於2013年12月4日在北京航空博物館展出。(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地空導彈於2013年12月4日在北京航空博物館展出。(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在遠程導彈方面,中共取得進展的另一個原因是:1987年的《中程核導彈條約》(INF,簡稱中導條約)禁止研製射程500—5,500公里(310—3400哩)的地面導彈,以限制核能力。由於核彈頭可以很容易地與常規彈頭互換,該條約還禁止了常規導彈的開發。

沃爾頓最近與他人合著了由CBSA出版的題為「平整運動場:在後《中導條約》世界中重新引入戰地導彈」的報告。

沃爾頓說:「由於中國(中共)不是中導條約的一部份,它已經積累了世界上最大、最先進的地面發射中程導彈武器庫,其中包括可以從地面發射的一系列不同彈導和巡航導彈,並且可能使包括美國盟國和夥伴以及整個印度太平洋地區的美國部隊在內的不同目標面臨風險。」

中國約有95%的地面導彈射程超過《中導條約》的限制,有大約十二種不同的系統。

該中程武器庫的建立促使俄羅斯建議在2000年代初期廢除《中導條約》。

沃爾頓說:「美國說,『不,讓我們繼續(履行《中導條約》)。』俄羅斯人最終開始秘密開發他們自己的系統,並開始對其進行測試。」

2014年,美國正式聲明俄羅斯違反了該條約,該條約終於在今年被廢除。

遠程精準發射計劃早於《中導條約》的解除日期。

沃爾頓說,隨著《中導條約》的取消,中程地面常規導彈的其它可能性也被開放了。轉換不受《中導條約》限制的當前軍艦或空射導彈將是引進新導彈的最直接方法。

沃爾頓說:「最唾手可得的成果是戰斧系統(Tomahawk system),該系統目前由軍艦或潛艇發射。」

另一種選擇是恢復30年前因《中導條約》而犧牲的潘興二號(Pershing II)導彈系統。

根據CBSA出版的報告,相關數量的不同地面發射的導彈可在五到十年內部署進行戰場作戰。

同時,在陸軍的遠程精準發射計劃中,只有原始限制為499公里(310哩)的精準打擊導彈系統會受到《中導條約》解除的影響。

據稱中共在南中國海伍迪島(中國則稱「永興島」)上發射了遠程反艦導彈。(微博,by IHS Jane's)
據稱中共在南中國海伍迪島(中國則稱「永興島」)上發射了遠程反艦導彈。(微博,by IHS Jane's)

先開發基礎導彈再升級

精準打擊導彈替代了美國目前的戰術導彈。

拉弗蒂說,在《中導條約》「降溫」期間,陸軍與他們的精準打擊導彈供應商進行了交談,並詢問導彈可能發射多遠。

就像汽車製造商可以根據效率、速度、功率或排放來調整發動機一樣,武器製造商也可以調整導彈發動機的性能。拉弗蒂說:「在我們進行了幾次試射之後,我們將調整對基礎導彈的要求。」他指出,他們希望將其射程達到約700公里(435哩)。

他說:「重要的是要提醒自己,這些年來的《中導條約》的限制不僅限制了我們在該領域的投入,還限制了我們在研究領域的投資。在陸軍系統中,沒有超過499公里(310哩)的市場,所以為甚麼要投資呢?」

拉弗蒂表示,目前的推力是在2023年之前獲得第一枚精準打擊導彈,然後,軍方可以將其作為「基礎導彈」,以進一步擴展能力,例如尋導能力、擴展射程和智能子彈藥,並預計在2025年進行首次升級。

除了精準打擊導彈,並支持高超音速助推滑翔計劃外,拉弗蒂的團隊還運行兩個大砲計劃:擴展射程火砲和戰略遠程大砲。

第一個是對155毫米M109A6聖騎士榴彈砲的大幅升級,其射程幾乎翻了一番,達到70公里(43哩),並增加了自動裝彈機。「我們在該計劃的各個方面都在努力」,拉弗蒂說,「我們仍在確定合適的推進劑配方以達到70公里。」

他說,挑戰之一是當彈頭到達較高的高度時,那裏的空氣稀薄,這使得彈頭背面的引導鰭較難引導飛行。

儘管拉弗蒂描述了一個更適度的目標「數百哩」,據說戰略遠程大砲的目標最初設定為1,000哩射程。這門大砲是一項科學技術示範計劃,預計於2023年推出。

2003年2月13日,美國陸軍M-109A6帕拉丁155毫米自行榴彈砲在科威特北部伊拉克邊界附近的實彈演習。(Scott Nelson/Getty Images)
2003年2月13日,美國陸軍M-109A6帕拉丁155毫米自行榴彈砲在科威特北部伊拉克邊界附近的實彈演習。(Scott Nelson/Getty Images)

部署到位要花多年

沃爾頓說,目前有關遠程系統位於何處這個地緣政治棘手問題可能會推遲。他說:「雖然美國正儘可能快地開發這些系統,但將相關數量的系統部署到位並營運要花多年。」

這樣,美國就有時間與盟國進行對話。

沃爾頓說:「我認為試圖將這些國家中的任何一個作為現場,並制定哪些國家將為該系統提供基地,還為時過早。我認為,如果美國試圖這樣做,可能會適得其反。」

但是他說,即使盟國或夥伴不願或無法承受將它們作為基地而承擔地緣政治熱力,也有其它選擇。

首先是簡單地在美國土地上安裝一些系統,範圍足夠長的系統可以位於馬裏亞納群島、關島,甚至阿拉斯加的美國領土。

第二種選擇是將它們設在美國領土上,但在演習或發生衝突時將其派遣出去。

沃爾頓說:「美國可以將這些系統向前部署一段時間,以與盟國和夥伴進行訓練,並練習如何在應急情況下使用它們,然後再將其運回美國。」

2012年3月15日,美國陸軍M109A6帕拉丁自行榴彈砲在南韓抱川市的美國陸軍羅德里格斯(Rodriguez)靶場射擊。(Kim Hong-Ji/AFP via Getty Images)
2012年3月15日,美國陸軍M109A6帕拉丁自行榴彈砲在南韓抱川市的美國陸軍羅德里格斯(Rodriguez)靶場射擊。(Kim Hong-Ji/AFP via Getty Images)

壓縮火力推進過程

拉菲蒂說,儘管關於基地的決定可以等待,但現在的遠程精準發射計劃在陸軍未來司令部的催化影響下,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推進。

除了遠程精準發射計劃,陸軍未來司令部的現代化計劃還列出了其它五個關鍵領域:裝甲車、直升機、導彈防禦、網絡技術和士兵殺傷力。

陸軍未來司令部並不是要在前20年收購周期中提供新的想法和優先事項。陸軍未來司令部是因為認識到,技術的迅速發展需要找到一種新方法,以融合輕型技術初創企業的精神與軍事的紀律和戰略。

拉弗蒂說:「這確實是陸軍未來司令部推動的關鍵點。這並不是說我們偷工減料或跳過步驟,我們正在進行的是壓縮的動作。」

他們不是在按照順序運行流程,而是在可能的情況下同時運行,有時,甚至反向運行。例如,官兵們沒有使用技術要求圖紙來嚴格製造武器原型,而是使用第一個原型來告知技術要求。沒有在等待成品武器系統從生產線末端下架後建立資料文獻,而是在生產期間並行建立。

但是在安全性方面不會有任何妥協。

拉弗蒂說:「設計、原型、測試、交付,這些關鍵方面操作嚴格,因為它們很重要,因此我們不會忽略,我們只是壓縮進行。」#

( 轉自《真相中國》周刊 2019.12月號/第23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