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學者認為,美國各大學應率先抵抗中共侵犯美國利益的行為,採取行動維護校園言論自由。

普林斯頓大學政治與國際事務助理教授羅里.特魯克斯(Rory Truex)日前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撰文表示,北京政權在美國本土以影響社會輿論及政治話語的方式,侵犯美國的國家利益,目的是試圖通過經濟脅迫和恐嚇,限制美國人民和其它西方民主國家討論中國議題的言論自由。

他認為,美國的大學應率先抵抗中共侵犯美國利益的行為,採行維護言論自由的運動(Freedom-of-Speech Operations,FOSOPs),提出針對性的回應。

特魯克斯建議美國高等教育機構應經常​​舉行活動,討論有關台灣前途、香港民主抗議、中共鎮壓少數民族,以及其它中共敏感的政治話題。這些活動可以由學生、教職員工或研究中心的成員發起,不需要非得大學行政管理部門組織。

他認為,在美國的所有信息,尤其是來自大學校園,都會受到公開辯論的挑戰,如果壓力來自基層,那麼FOSOP發出的信息會更加強烈。

11月NBA與北京的爭議,凸顯了這個根本問題。在侯斯頓火箭隊高管達里爾.莫利(Daryl Morey)發推文支持香港抗爭者後,中共禁止火箭的比賽和相關商品,對該球隊造成的損失估計在1,000萬至2,500萬美元之間。

特魯克斯指出,中共政府強迫西方公司和機構屈從其政黨路線是司空見慣的事。蓋普(Gap)、劍橋大學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美國三大航空公司、萬豪酒店和梅賽德斯—奔馳(Mercedes-Benz)都曾因言論自由問題遭到中共禁止進入中國市場的威脅。

最近,中共喉舌中央電視台(CCTV)停播阿仙奴(Arsenal)足球比賽,僅因該球隊球員梅蘇特.厄齊爾(MesutOzil)批評中共對少數民族的鎮壓行動。

根據特魯克斯的觀察,北京政府經常使用強制手段,影響美國校園的言論,包括對邀請具政治敏感性演講者的大學施加壓力。更令人不安的證據顯示,中共通過「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the 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CSSA)動員中國留學生,抗議或阻撓(破壞)某些活動。CSSA存在於美國150多所大學中,並得到中共駐美國大使館的資助。

2017年,在中共政府採取行動懲處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San Diego)邀請中國宗教團隊領袖後,多數大學選擇默不作聲。特魯克斯說,這樣反而會使北京更加肆無忌憚,伸出長臂直搗美國大學。

因此,他主張美國各大學在面對中共入侵威脅時,應發揮人飢己飢的精神,更積極地參與FOSOPs,以達到抑制中共長臂的效果。

特魯克斯寫道,除了大學校園外,任何公司、地方政府、民間團體和個人都可以參與及推動言論自由運動。

想像一下,如果所有NBA球員在新聞發佈會上都簽署了一項聲明,直指中共侵犯人權,大規模拘留少數宗教及民族群體;或其它群體站出來支援在中國遭受迫害的無辜團體,將會有甚麼樣的結果。

可以預見,北京會將這類事件貼上對其主權或對「中國人民的感情」(中國共產黨的標準修辭手段)的侮辱,美國大學及此等公開抵制中共的群組可能會在短期內收到來自中共的警告或威脅。但是,特魯克斯寫道,如果更多的大學及機構加入抵制中共侵犯言論自由的活動,那麼中共政府最終將別無選擇,只能退縮。

最後,特魯克斯說,更重要的是,在努力維護西方社會討論中國議題言論自由的同時,也是在維護中國留學生的權利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