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中國故事,無疑是複雜與沉重的。經濟下行的同時,當局對民眾的監控日益收緊,進一步侵犯人權。自6月至年末,香港反送中風暴持續不止,強力衝擊中共政權,凸顯暴政的流氓本性,並且鼓舞著深受壓迫的大陸百姓。

面對重重困局,中共文宣系統打造了一系列洗腦謊言以及為政府貼金造勢之作品,包括詆毀香港抗議的新聞和評論、「14億護旗手」的網上鼓譟、宣揚70年「為人民謀幸福」的文件,還有所謂碰撞出「感動」的「主旋律」電影等。另一方面,中共外交官在海外展開攻勢,利用社媒平台和受訪機會推銷中共說辭,稱「中國沒有政治犯」、「人民幸福得很」,更大肆批評英美等西方國家的人權和「干涉內政」,旨在「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

顯然,中共不允許人們根據實情「講故事」,而要求「講好故事」。這二者的區別就在於:內容必須有利於政府,手法當然是顛倒黑白、倒打一耙,無理狡三分。許多重要事實、大批中國公民的人生就在這一過程中被永遠地埋葬了。

這一年,在「我的祖國」,貪官不斷被雙開,顯示腐敗難除;實名制、高科技監控引發質疑;大陸豬肉價格居高不下,有白領青年吐槽說,居然捨不得吃一把車厘子。不過,雖然很多人消費降級,甚至合法購買的住宅面臨強拆,但權貴階層之富貴永遠升級,秘密當然是你知我知。我們離「紅色法拉利」很遠,卻可能一夜之間變成「李洪元」。權力、金錢、罪惡,抹煞了權利、尊嚴和真相。

法治成空 人權不保

2019年,大陸發生了許多悲劇和冤案。由於司法黑暗,公民的基本權利被踐踏,很多人甚至失去了生命。這些事件清楚地表明,中共政權以人民為敵,操控著法律,為當權者的利益集團服務,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1.李洪元的「251」

2019年11月底、12月初,華為前員工李洪元因遭誣告而被無理關押251天的內幕曝光,引發軒然大波。華為公司居然有能力左右公安司法部門,涉嫌偽造證據和誣告,令人震驚。然而,司法機關不會追究責任;華為拒絕道歉,態度傲慢;李洪元表示無力挑戰華為,他唯一希望能夠面見任正非,卻難以如願。此事似乎就此不了了之,「251」這個悲涼的代號將留在一些人的記憶裏,也將被另一些人很快遺忘。

李洪元曾對記者表示,「我覺得眼前有座大山。但這座大山,我現在翻不過去。」這座大山到底指甚麼?華為,還是華為背後的勢力?巧的很,中共建政時,宣稱要推翻壓在人民頭上的「三座大山」。如今,除了紅色特權階層以外,中國人都很清楚,新的「大山」更加恐怖。

2.何立芳被公檢法迫害致死

12月3日,明慧網報道了法輪功學員、青島即墨市居民何立芳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涉案責任單位包括即墨市「610」、即墨市政法委、區法院、檢察院、公安國保大隊、北安派出所、城陽區第三人民醫院等。

1999年中共發動迫害法輪功,何立芳因為堅守信仰而飽受騷擾和折磨,他被迫離家出走長達17年,期間其戶口被註銷,身份證被扣押。2019年5月5日,中共以辦理身份證為由將何立芳騙到派出所,將其非法抓捕。5月22日,律師第一次與何立芳會面時,他已經不能行動。7月3日上午,何立芳的家屬在電話中被告知,何立芳已經死亡。家屬看到遺體時,懷疑他可能被活摘了器官,因為他的胸前有縫合的刀口,後背有空洞,也有刀口,神情痛苦,嘴巴張著,鼻子和嘴裏有血跡……

此案顯示出,法輪功受迫害案是當今中國最大的人權災難,直接波及數千萬信仰者及其家庭。中共「610」、政法委、公檢法聯合構陷好人,對遵循「真、善、忍」的修煉者實施酷刑、強制洗腦「轉化」、甚至活摘器官。20年來,這場鎮壓行動早已發展為整個國家機器帶動的系統化群體滅絕式迫害。學員如果不放棄信仰,就會受到經濟、肉體和精神幾方面的摧殘,被逼上絕路,其家人也被株連。更殘忍的是,當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後,派出所、公安局往往阻撓家屬見遺體,還安排火化並全程看管,對人權的侵犯、對生命的褻瀆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3.毒疫苗受害兒童悽慘離世

12月17日,疫苗受害者、陝西鳳縣5歲女童雷鑫睿離開了人世。她在11個月大時接種了一劑武漢生物出產的A群流腦疫苗,引發顱內感染、導致全身癱瘓、雙目失明、意識喪失。雷鑫睿的父母為此找過疫苗接種單位、鳳縣疾控中心,省、市衛生局,卻無一方受理,更無賠償。2016年,他們帶著孩子到北京治病,曾去中共衛計委反映問題,被鳳縣政府和公安人員半夜強行帶回。母親、父親和姥姥分別被關進拘留所或被以「尋釁滋事罪」拘留。

凡是看過雷鑫睿的照片的網友,不會忘記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然而,令人無比痛心的是,她甚麼也看不見,不能行走、跑跳,不能說話、唱歌,最終默默地離去。雷霄說:願天堂沒有疫苗。

2019年,去世的毒疫苗受害者不止一人。對於幼小的死者,對於大批受害致殘、臥病在床的病童,官方既不過問,也未嚴厲追責。政府也不理會大批家長的緊急呼籲,迄今仍未設立有效的相關追蹤、治療和補償機制。相反,眾多維權家長受到騷擾和威脅。人命關天,毒疫苗直接危及數十萬、數百萬甚至更大數量兒童的生命,但是,中共無動於衷,依然在標榜「偉光正」,依然以國庫資財壓制民聲、掩蓋罪惡。

4.維權人士遭冤獄 親屬投訴無門

據大紀元記者報道,12月20日,知名人權活動人士黃琦的母親蒲文清離家下樓,準備為兒申冤,在樓下遭到四名不明身份男子反覆拉扯,幸被人扶住才未摔倒。這幾人對老人叫罵:「你狗日的反革命家屬,你今天去死吧!老子我今天就是要阻攔你。」其中還有人揚言:老子就是代表共產黨來的。

黃琦是「六四天網」創辦人,他長期為訪民、異見人士、法輪功學員等弱勢群體發聲,幾次被當局抓捕、判刑。2019年7月29日,身患重病的黃琦被以「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家秘密罪」判有期徒刑12年。蒲文清年已87歲,患有肺癌,幾年來為救黃琦到處奔走,渴望能與兒子再見一面。但是,她投寄的申訴信全部石沉大海,當局派了許多人看守她,不給她自由。

12月23日,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與王宇、藺其磊律師等人,從北京趕赴江蘇徐州市,於次日向省高院提出控訴,要求立即無罪釋放余文生。省高院將他們推給高院信訪中心,信訪中心不收材料、不讓進門,又把他們推到江蘇省監察局。監察局接聽電話中掛斷電話。省法院也把一行人拒之門外。

如此荒誕的情節就發生在宣稱「依法治國」的今日中國!余文生律師為民請命,曾在法庭上公開指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違法、違憲。一位真正實踐法律正義的律師竟被中共當局註銷執業證、被非法抓捕、秘密審判,且不允許律師和家屬會見。中共怕甚麼?

中共懼怕有勇氣、有良知、識破中共本質的人,它竭盡所能打壓這些傳播真相、挑戰強權的勇者,而且迫害他們的親屬,想要以恐怖制服所有反抗。在中共治下的中國,法律徹底淪為暴政的工具。

結語

以上事實僅是冰山一角,更多不公和悲情正在中原大地蔓延,帶來難以名狀的痛楚。要想了解中國,不應聽信中共兜售的故事,因為那些章節裏的鮮花和光環,碾碎了幾代中國人的權利和幸福、還企圖淹沒苦難中的吶喊和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