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由於反送中運動引發了持續的抗爭以來,警方的催淚彈在香港各區肆虐,連聖誕節也不例外。最新的檢測報告顯示催淚彈煙中的CS化學物殘留時間長,即使多次洗滌後,殘留量足以致皮膚過敏。

《蘋果》與化學工程師合作委託歐洲化驗所,檢測一批8月尾示威衝突中收集的防毒面具和衣服等,發現負責熄滅催淚煙者手套上的CS含量達148毫克,比令皮膚過敏的濃度(每公斤含0.1毫克)高出千倍。

同時還有只在手套上找到的毒性高的丙二腈(Malononitrile)36毫克,被認為是密封空間CS高溫分解所致。記者的防毒面具中濾罐濾棉也有少量CS。

檢測還顯示家居冷氣隔塵網一個月後仍殘留CS,尤其是布質和塗料牆,黏附力較強。

警方催淚彈曾射中沙田好運中心低層住宅,次日檢測一居民家中的枕頭袋,每公斤含29毫克CS,其抽濕機隔塵網上也有濃度15毫克的CS,遠遠超出令皮膚過敏和刺眼的含量。

此前政府官員多次公開在媒體上、在立法會質詢時,指催淚彈的影響短暫,“警方保证催泪弹安全”。

香港衛生署聲稱用肥皂水可以清洗,合作化學團隊測試發現洗衣粉清洗效果較好,一次去除率有6成。如想去除布或枕頭套上99%的CS,推算需要洗5次。但5次之後仍超過皮膚過敏量3倍。

中大環境科學課程主任、美國毒理學會會員陳竟明副教授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建議,遭到催淚煙影響的房間,需要棄用隔塵網、窗簾,並用布大力擦牆。

他強調,最關鍵的是警方不可以不適當使用催淚彈。對催淚彈在社區、校園的污染,他建議「要找專業的清潔公司,清潔員工要帶防護去清理。清理一次不夠,要清理多次。清理用的東西要全部扔掉。」

他以醫院遭到催淚煙污染為例說,「醫院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洗所有的冷氣,因為他們是中央冷氣(系統),就是整個內部過濾系統都要換掉,包括隔塵網,否則化學物質就在過濾網上留住了。

外牆的清潔,他建議採用高壓的壓力水槍。

香港社區在上個月集中聚焦催淚彈對兒童健康的影響,政府一直不告知催淚彈成份,尤其中國製造的催淚彈,遭到更多質疑,令港人憂慮。

外界普遍認為,催淚彈如果不能正確使用,就會變為致命武器。然而,香港警方使用催淚彈,已遠遠超過安全限度和人道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