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3日,候任區議員、法律界選委、大律師黃國桐先生,在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Jan Jekielek)的節目《美國思想領袖》中談到:「我認為每個被捕者,都有權利儘快見到他們的律師,但是,警察使用了所有的招數來試圖阻止你,讓你感到沮喪。」

黃國桐律師在採訪中講出以下情況:

我們遇到很多的困難,當我們接到一個消息,說有個抗爭者被捕了。就算我們有這位被捕者的姓名,大概知道他是在哪一區被捕,然後去那個區的警署,但他不在那裏。警察把人送到完全不相關的地方,所以你要處奔波,到處找人;最後,無奈之下你要找遍香港所有的警署。

如果你到了一個警署,你說:我是律師,我在找我的當事人,名字叫某某。

然後警察們就說:這個人不在這裏。

他們也不會告訴你,應該去哪個警署找人。所以我們只好到處去找,逐個警署去找。香港有五十多個警署,所以你得去很多警署。

另一個障礙就是,警察阻擾我們律師的合法會見。因為我認為每個被捕者,都有權利儘快見到他們的律師,但是,警察使用了所有的招數來阻止你,讓你感到沮喪。

終於,你在一個特定的警署找到了當事人,然後他們卻說:我們這裏沒有足夠的空間,你必須要等一下。

當你等了兩三個小時,終於可以進去見當事人的時候,你發現警察在騙你,警署裏面有很多空間,並沒有被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