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2020年國防授權法案》,除強化對台軍事合作,更加入了關注中共介選,以及網絡安全與台灣合作的項目。專家分析,美盼透過對台軍售最新武器,讓台灣軍事裝備,能與美軍新型武器作介接,以確保台美能協同作戰,在未來區域衝突中,美軍不需要出動實兵,只要友邦間的作戰系統互相支援,就能達到維護區域安全目的,這是最新一代的作戰概念。

特朗普在馬里蘭州安德魯聯合基地宣佈時,意味著預算總值高達7350億美元的《2020年國防授權法案》正式生效。每年特朗普簽署下一年度的國防授權法案時,都會召集文武百官、參眾議員、三軍將士及家眷舉行簽署儀式。2017年在白宮,2018年在紐約州的鼓堡(Fort Drum)基地,一年比一年盛大。

支持對台軍售 提升空戰防衛能力

法案內容有一部份提到,將檢視《台灣關係法》並報告。關於這部份,美國國會表示,美國應支持台灣透過美國的對外軍售、直接商業銷售與產業合作獲取國防項目與服務,重點在反艦、海防、反裝甲、空防、海軍防禦與靈活指揮與控制能力,支持台灣不對稱防衛戰略的彈性指揮與控制能力。

法案也對美國國防部長提出建議,包括應推動加強台灣安全交流政策;與台灣進行實戰訓練與軍事演習;確保台灣足夠自我防衛能力;強調符合台灣不對稱防衛作戰能力。

 2018年8月13日,特朗普總統在紐約州的一處軍事基地簽署《2019國防授權法案》。(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紀元)
2018年8月13日,特朗普總統在紐約州的一處軍事基地簽署《2019國防授權法案》。(Charlotte Cuthbertson/大紀元)

未來戰爭型態 友邦作戰系統支援

為了抑制中共在國際上的擴張、滲透,美國在印太戰略的佈局,以及軍事戰術的轉換上早已有顯著調整。在亞太地區,中共解放軍過去常用「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對抗美國,就是在特定區域內限制、阻止第三方勢力的介入干預。

不過現在美軍已不再使用(A2AD)這項軍事名詞,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林穎佑表示,「因為在未來的戰爭型態已進化,美軍將不需要實兵介入亞太、印太地區,就可直接發揮影響力。」只要友邦間的作戰系統可互相支援就可維護區域穩定。聯合作戰意義也從原本美軍自己的陸海空陸戰隊,各軍種的作戰提升到國際間聯合作戰,甚至是統合作戰。

現今的戰爭演進,「情監偵」(ISR)系統整合,已讓過去的軍種協同作戰,逐漸轉變成聯合作戰,整合陸海空的電戰等各種軍事力量,才能制敵機先。因此如何整合兵力,甚至盟邦合作,可能比單純的數量還重要。

林穎佑提到,美國現在的作戰是仰賴先進的監偵系統所打造的聯戰體系,因此在作戰時美軍不用實體出兵,只要透過系統整合將情報分享給友軍,而友軍只要能在數據鏈上,與美國系統連線,就能進行準確打擊。類似作戰概念已在2018年,美國主導的環太平洋演習(RIMPAC)中逐步驗證。

 美國仰賴先進監偵系統打造聯戰體系的作戰概念,已在2018年美國主導的環太平洋演習(RIMPAC)中逐步驗證。圖為夏威夷珍珠港。(Kent Nishimura/AFP/GettyImages)
美國仰賴先進監偵系統打造聯戰體系的作戰概念,已在2018年美國主導的環太平洋演習(RIMPAC)中逐步驗證。圖為夏威夷珍珠港。(Kent Nishimura/AFP/GettyImages)

台海危機 可與美聯合作戰

台灣長久以來屢遭中共文攻武嚇。林穎佑分析,美國為何會希望台灣購買最新的武器?正是因為台灣原先武器已無法跟美軍做介接,「若擁有與美軍介接的同等武器,未來發生台海戰爭,美國飛機不需要進入台海上空,只需要透過衛星雷達,就可以向中華民國國軍,以及戰鬥機飛行員傳遞訊息,精準定位導彈射擊位置。」

「美軍這樣到底算不算介入?」林穎佑說,若沒有實兵到達中華民國領域上空,中共解放軍將無法做出反介入(A2AD)戰術,這就是美國對於下一代戰爭的概念,已經做了很大的轉換。

他進一步解析,這轉換的具體作為,就落實在F-35,這就是為何台灣現在向美國購買M1戰車、阿帕契直升機等非常多新型武器,有一部份就是要做系統性介接。

華府智囊研究員易思安(Ian Easton)指出,日前美對台66架F-16V軍售案,有助提升台灣與美國空軍的協同作戰能力,在未來數十年具有深遠的戰略影響力。他強調,美國向台灣出售先進戰機,代表華府重視台灣安全的程度遠超過以往。

易思安提到,就防衛島嶼而言,空中戰力極為重要。台灣空軍在先進戰機加入後,能減少中共攻擊台灣的機會。更確保了一件事,一旦中共對台發動侵略,將付出極高代價,甚至可能輸掉戰爭。

打勝仗靠雷達鎖定技術

根據美國空軍一項期刊談到,未來將沒有「空戰王牌」,也就是過去電影常看到兩架飛機在高空中近距離互相纏鬥,精準擊落對方的王牌飛行員。林穎佑說,未來空戰不是以纏鬥作為主要戰術,而是以F-35匿蹤戰機為主,以匿蹤隱藏效果,再用雷達鎖定敵機,同時命令陸地的愛國者導彈,或是利用海上軍艦進行攻擊。「未來戰爭不是看導彈可以飛多遠,而是雷達能否鎖定到對方」。

 未來空戰可採用F-35匿蹤戰機,用匿蹤效果用雷達去鎖定敵機,再命令陸地的導彈,或是利用海上軍艦進行攻擊。圖為F-35戰機。(Getty Images)
未來空戰可採用F-35匿蹤戰機,用匿蹤效果用雷達去鎖定敵機,再命令陸地的導彈,或是利用海上軍艦進行攻擊。圖為F-35戰機。(Getty Images)

在分散式打擊、多領域戰爭的這些概念裏,他說:「美國不只是透過陸海空之間合作,甚至可能用美國的飛機,台灣的導彈,日本的船艦進行截機。」透過科技將火力做更有效的結合,發揮技術優勢進行下一代戰爭。

從美國這幾年軍事演習即可看出端倪。2019美國陸軍與日本陸上自衛隊所進行的「東方之盾」演習,就可以充份體現美國對未來軍事戰的新型態。

後勤、情報 未來作戰兩大關鍵

值得觀察的是,中共解放軍從2019年7、8月公佈國防白皮書,一直到10月1日閱兵,林穎佑談到,從中可發現解放軍開始從「機械化」進行到「信息化」,也就是後勤系統的整合,因為在未來戰事中,若沒有情報、後勤,根本不可能進行作戰。

從2019年上半年中共中央軍委新任「後勤保障部」部長高津,是由掌管資訊情報的「戰略支援部隊」轉任。值得注意的是,後勤保障部部長並非軍委會成員,這代表其級別已非過去四大總部時期之地位,與五大戰區以及各軍種同為正戰區級而已。

他認為,高津出任後勤保障部部長的意義,應該是要將之前戰略支援部隊主導的系統,帶至後勤管理整和,再配合大數據、AI系統進行推演輔助智能作戰。換言之,未來中共軍隊在後勤系統將參考美軍的做法。

美國在第一次波灣戰爭後,對其後勤部隊進行一次大改革,特別是把條碼、二維條碼QR Code系統,全部變成數位化。林穎佑認為,未來無論是貿易戰、外交戰或是任何「超軍事手段」戰爭,都需要軍事實力作為後盾,各國如何整合系統,將是未來軍事研發的重點,也是後續觀察的方向。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 2019.12月號/第23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