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浩瀚的宇宙中,地球像一粒塵埃在宇宙中漂浮著,宇宙天象有巨大的變化,地球安危在震盪著,而地球上卻也是險象環生。人類的智慧,能探索外星球,能拍攝到二千億個銀河系,能製造機器人。這麼高難度的科技,相對應付癌症細胞,應該是綽綽有餘,可是為甚麼就製造不出治好癌症的藥或器材?

一位從南部來的45歲女士,左邊乳房患上癌症第一期,經過半年的治療,情況尚算穩定,因經濟因素,她回去南部接受治療。2年後回診,她的病情惡化了,乳房腫瘤進入第3期,治療好幾次,嫌中醫療效太慢,於是到西醫接受治療。西醫說必須進行一套完整的療程,才能把癌細胞清理乾淨,所以聽從醫生,經過一連串的手術、化療、電療,在煎熬中等待奇蹟。再過2年,她又回診,當時她的癌細胞已移轉到肺、骨頭和淋巴。左前胸因手術,已有一個大窟窿,傷口潰爛,發出惡臭。左上臂及後肩胛骨被癌細胞侵蝕成凹陷,左手完全無力,無法舉起,生活起居無法自理,眼眶凹陷,講話聲線微弱易喘,真是慘不忍睹!

我建議她的先生,不要再讓她做化療,她的生命可能不到2個月,在最後的日子,好好與她相處。明明已經沒有希望,可是醫生還是繼續幫她做化療,醫生說化療是她唯一的希望,化療仍未打完,她沒來得及和先生告別,在極度痛苦中脫離魔掌往生了!

一位從北部來的63歲女士,左乳房自從給西醫確診為癌症後,怕西醫痛苦的療程,不敢再去看西醫,也沒做任何治療。4年後,直到腫瘤開花,傷口一直噴血,才來看診。我告訴她的先生,她的病我無能為力,她的時間不多了,請先生考慮直接讓她住進安寧病房,減輕她的痛苦。沒想到隔周她還堅持來看診,她說因為給我針灸以後,人比較舒服,但面色極為慘白、死白,走路講話都喘,傷口還在流血。

我告訴她的先生,不要再接載她來,路途的巔跛,對她是折磨。結果她還是沒去看西醫,第3周還是來看診,那單薄的身子,舉步維艱,搖搖欲墜,我看了都驚呆了,她的毅力這麼堅忍!但我堅決請先生趕快送她去醫院急診,她出血過多,血氧量不足,隨時可能會暈倒。她死硬不肯去,最後昏倒了,家人送她進醫院。醫生診斷說她的生命只剩一個月的時間,幫她直接用標靶治療,可是她最終仍難逃魔掌,在痛苦、無奈、怨氣中離世。

一位北部來的42歲女士,5年前曾經來看診,想調理身體。當時她被確診為胰臟癌第2期,手術完成出院後,即來看診。調理3周後,她回去西醫複查,檢查各項指數一切正常,她說接下來要做化療。我問她:「既然指數都正常,為甚麼還要做化療?癌細胞都沒有了,腫瘤也切除了,要毒死甚麼?要毒死正常的細胞嗎?」她愣愣的不知所措。

當她再次回去看西醫,她以同樣的問題,問主治醫生,西醫回答說那是一貫作業,然後轉個彎說:「不然,可做預防式化療。」那是甚麼意思?小姐腦筋轉得快,直問醫生:「為甚麼非要叫我做化療?」醫生被一路追問,說了半天,最後醫生說:「也可以不做化療。」最後小姐放下對疾病和死亡的恐懼,身心安頓後,到處遊山玩水,病容一天天在笑聲中褪去。其實心態是最強的特效藥。

一位67歲從南部鄉下來的老先生,患胰臟癌第2期,手術出院後來看診,調理3周後,灰色的臉已轉紅潤,精神、食慾都有改善。回西醫複檢時間到了,見他鄉下人,對醫療不是很清楚,我事先告訴他:「如果檢查指數正常,你可以選擇不做化療。」並教他如何應對西醫生。但是悲劇再度重演,醫生說那是常規療程,老先生以同樣的問題問醫生,醫生支支吾吾的說可以不做化療,轉口又說用最小劑量的也可以。

我問老先生,為甚麼不敢拒絕化療?老先生說如果不聽醫生的話,怕醫生不高興,以後不幫他治療。這樣的悲劇一再重演,我常常眼睜睜的看著病人,如送羊入虎口,而自己卻人微醫技窮,夜深人靜時,痛心在骨中燒!結果,老先生只服食1劑化療藥,臉色很快就轉成灰黯色,我看了都嚇一跳。他服用第3劑時便開始心悸、嘔吐、頭暈、發燒、注意力難集中、吃不下、人憔悴,意志變得消沉!不是說最小劑量嗎?怎麼反應那麼強烈?看老先生落寞的眼神,真讓人心疼又同情!最終要去住院,苟延殘喘,臥床不起。

美國有一個腫瘤期刊,刊登一項研究,針對成人癌症,化療後的療效評估,追蹤了12年。結果是97%的癌症患者都無效,Peter Glidden先生提出質疑:12年來,所做的化療都沒效,為甚麼繼續給病人以化療醫治?放、化療藥上明明註明,該藥治療癌症也會致癌。化療像無聲戰火,肆意燃燒病人的身體,多年來在化療下死亡的人數可能比戰爭中死亡的人數還多!

另一項研究,在美國1900年代,得癌症的比例是20人中有1個人。1970年代,是10個人中有1個人。當今是3個人中有1個人。為甚麼科技醫療都這麼發達,癌症不但沒有減少,反而一直在增加?奇怪的是如果誰能發明治好癌症的藥或器材,可能很快就被「合法程序」圍剿,結局悲慘。

恐懼是最大的商機,只要讓病人產生恐懼,就能奴役、操控病人。多少醫療器材、健康食品,都在恐嚇病人,因恐懼效應而大發利市,癌症更是一項鉅大產業與企業!遙望天上星空,心想其他星球上的人,會不會像地球一樣發生這樣的事。感嘆這個宇宙的地球人,大家只不過來地球旅行一趟而已!大家都在同一艘太空航艦上,為甚麼要殘害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