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南昌市中心血站護師付金鳳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家庭被拆散,母親在悲憤中離世,給她身心造成極大的傷害。

付金鳳,今年57歲,於1997年11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之初,她原本一直彎曲的右手小指不知不覺中變直了,修煉22年來,身體健康,沒有吃過一片藥。她按照「真、善、忍」標準做人,做事先考慮別人,工作認真,因此得到領導、單位同事及家人的普遍稱讚。

1999年7月20日開始,江澤民開始殘酷地迫害法輪功後,她向不明真相的人們講法輪功真相,屢遭非法抄家、四次非法拘留、二次非法勞教、三次被送洗腦班、一次被單位強按「轉化」(放棄修煉)手印、一次被非法判刑。一次次的非法關押、勞教、判刑,害得她原本幸福的家被拆散,母親在悲憤中離世,家人、單位被牽連。

非法拘留

1999年11月4日,她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遭北京警察施用「蘇秦背劍」酷刑折磨長達40多分鐘(每10分鐘還要抖動一次手銬),造成兩臂劇烈疼痛,兩大拇指一個月以後才有知覺。

後來她被綁架到南昌市第三看守所非法關押1個月。在那裏她因堅持煉功,獄警劉秀英把她和法輪功學員江蘭英用一副最重的腳鐐銬在一起,一人銬一個腳,戴了15天。15天後她回家上班,單位只發給她工資,扣發獎金。

酷刑演示:蘇秦背劍。(明慧網)
酷刑演示:蘇秦背劍。(明慧網)

2000年6月23日,她再次來到北京上訪,被警察綁架到南昌市第三看守所非法關押1個月。

4個警察把她抬出去給她戴上最重的腳鐐,她被逼迫戴了7天。南昌的7月驕陽似火,10幾個人擁擠在狹小的監牢內,高溫近40度,她腳上還戴著腳鐐。

非法勞教

2000年9月份,她因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非法勞教1年半。

2001年1月23日,她被綁架到江西省女子勞教所一樓;4月份,被關在約5平方米的房間裏,吃喝拉撒都在裏面,被二三個凶狠的吸毒、賣淫等勞教人員看管,打罵是常事。她因不「轉化」,又被非法加期了3個多月,於2002年7月15日回家。

2004年9月,只因在她隨身攜帶的包中有幾張「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被綁架到豫章路派出所,被非法勞教2年半。

期間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她絕食抗議,被姓孫的警察(醫生)野蠻灌食。五六個男警察按住她,女警拿一個裝滿鹽水的大塑料桶分兩口給她灌下去,灌得她喘不過氣來。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明慧網)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明慧網)

後來她被劫持到江西省女子勞教所。2007年大年初八上午,她不配合走隊列,被獄警抓住頭髮往牆上撞,額頭上立刻被撞出了幾個包。

副大隊長呂秀英當胸一掌使她倒退兩三米,然後又把她兩手高高地銬在窗戶上,並用髒毛巾堵住她的嘴不讓她呼喊。當晚9點多鐘,她被關在「禁閉室」掛大銬,長達7天之久。

她再度被非法加期5個多月,於2007年8月6日才解教回家。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明慧網)

株連迫害

自從她到北京上訪後,中共人員威逼她丈夫,做她的「轉化」工作,企圖讓她放棄修煉。她丈夫在省科學院工作,為了做她的工作,他每天痛苦得流淚,半年間精神恍惚,本來單位可以送他到香港工作,因她堅持修煉法輪功而沒有去成。

在2001年10月,她丈夫因實在承受不了多方的壓力,被迫與還在勞教所的她離了婚。原本幸福的家庭就這樣被拆散了,幼小的兒子從此失去了母親的呵護。

在她勞教期間,兒子因為媽媽是煉法輪功的被同學欺負,被打得一隻眼睛充血、右手中指指甲被踩裂。

兒子大學畢業後去參軍,也由於媽媽是煉法輪功的,政審沒通過,被取消錄取。她弟弟是南昌市第二醫院信息科科長,2003年因為沒有配合中共來逼她放棄修煉法輪功,也被撤銷了科長職務,後來他乾脆停薪留職離開了單位。

由於她一直沒「轉化」,她單位每年度的「綜合治理獎」、市文明獎、區文明獎等經常被扣發,這些獎每人一年加起來也有1萬多元。

南昌市血站副書記錢獻、站長陳火玲糾集了七八個本單位員工,強行暴力按住她的手指,在她們事先準備好的所謂「轉化」書上按手印。

此事在明慧網上被曝光後,陳火玲站長打她耳光,讓她待崗,直接扣發工資、獎金達11個月之久。其中連續2個月每月只發給她2元錢。

被送洗腦班

2000年12月,南昌市公安局派了4個警察來到看守所,把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轉到南昌市第二看守所的洗腦班。她和法輪功學員抵制洗腦迫害。

她被強制戴上一種手腳銬在一起的鐐銬三天,整個身體只能坐著、手腳連在一起,根本無法站直、行走。這次因她沒有配合「轉化」,被非法勞教1年半。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腳連銬。(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腳連銬。(明慧網)

2003年99月16日,在南昌17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江西省南昌市警校辦洗腦班進行迫害,為期15天。

那天早上8點鐘,衛生局人事處處長和南昌市中心血站站長陳火玲、書記錢獻等七八個人來到她父母家,強行將她抬上汽車,綁架到南昌市警察學校洗腦班。


在那裏她絕食抗議,警校派4名警校學生監管她。第六天的上午,她趁看管人員不注意,順著四樓窗外的水管爬下,逃離了魔窟,洗腦班也因此提前結束。

2014年11月23日,江西省南昌市「610」副主任劉志斌和政法委翟副主任,在南昌縣黃馬鄉鳳凰溝的度假村設立洗腦班,劫持她和其他4名法輪功學員到那裏進行強制洗腦迫害。

非法判刑

2015年3月,她在巴士上講法輪功真相,被人構陷,又被南昌市經開區法院非法判刑3年。

在江西省女子監獄,她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每天不讓吃飽飯或者只吃白飯沒有菜,長期罰站至凌晨2至3點鐘,甚至凌晨4點鐘,曾經連續六天六夜24小時罰站.

那時她整個人被迫害得脫了相,身體彎曲,瘦得只剩下一層皮,乳房都看不見,就剩眼睛會動。

2016年12月,女子監教育改造科每年對法輪功學員搞一至二次所謂的「攻堅」折磨:對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實施吊打折磨、每天24小時罰站等。

她因不「轉化」,被兩個包夾(監管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拳打腳踢,被打得一身青紫、頭上好幾個包。當時教導員胡豔萍和指導員陳穎看著她們打她,就是不制止。

2017年4月17日傍晚6點多鐘吃飯時,獄警指使包夾犯不允許她坐著吃飯,只准站著吃,她沒理包夾犯,沒唱「改造歌」,被兩個包夾犯打倒在地好幾分鐘。

她就一直大喊「法輪大法好!」當時餐廳有一千多服刑人員及十多個當班的獄警,無一人去制止包夾犯的行惡,直到包夾打累了為止。

酷刑示意圖:拳打腳踢。(明慧網)
酷刑示意圖:拳打腳踢。(明慧網)

打她的第二天,包夾羅冬妹(殺人犯)的左耳朵失聰聽不見了;包夾李英(販毒吸毒犯)背部肌肉及骨頭疼痛難忍,睡覺翻不了身。

2018年3月,她冤獄刑滿出來,可再也見不到她母親了。由於母親常年為她擔驚受怕,於2016年11月在悲憤中去世。她母親曾經在勞教所大門口外嚎啕大哭,為關在裏面的她喊冤,在離世前還喊著她的名字。

開除公職

2016年,南昌市「610」副主任劉志斌指使衛計委和南昌市中心血站開除了她的公職。她1980年參加工作,辛辛苦苦工作了30多年,原本2017年就可以退休了,卻落得連正常的退休金都被剝奪了。

江澤民操控的「610」組織多次以莫須有的罪名,綁架她到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監獄迫害,至今害得她家破人亡,給她及親屬精神上、身體上、經濟上造成了巨大的難以彌補的傷害與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