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貿易戰的陰影下,日、韓首腦會見習近平時,在香港及中國人權問題上表態差異很大,但持強硬立場的安倍晉三反獲中方優待,中共背後打甚麼算盤?

12月24日,中共總理李克強、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南韓總統文在寅,在四川成都舉行第八次中、日、韓領導人會議,三國同意致力於推動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明年如期簽署,加速中、日、韓自貿區談判等。

安倍要北京對香港「保持克制」

就在前一天,即12月23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分別在北京會見了來華的文在寅和安倍晉三。

據共同社引述日本外相發言人的話指,在會面時,安倍向習近平重申日方對香港抗爭事件的態度。

安倍指,他對香港的情況非常擔憂,香港應在一國兩制下,繼續保持「自由開放」。他要求中方在香港事務上應「保持克制」,並希望早日尋找到解決香港問題的方案。

安倍 11月25日在東京會見來訪的中共外交部長王毅時,也曾強調「允許香港在『一國兩制』原則下繁榮發展的重要性」, 敦促中共保持香港的自由和開放。

另外,安倍還向習近平提到新疆的人權問題。但中共官媒報道中日首腦會晤時,故意漏掉了安倍的上述講話。

而習近平會見文在寅時,文在寅表示,無論香港事務還是新疆的問題,都是「中國的內政」。中共官媒報道了文在寅的上述講話。

習對安倍的待遇高於文在寅

外界注意到,習近平在會見日、韓領導人時,安倍的待遇明顯高於文在寅。

首先,中日雙方確認,習近平將於明年春天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習近平還對安倍表示,希望中日關係「再上新台階」。

其次,習近平23日上午會晤文在寅,並共進午餐;而下午,習近平會見了安倍,並共進晚餐。外界認為,一般情況下,就招待外國首腦來說,晚餐比午餐更為重要。

另外,據韓媒報道,文在寅當天還邀請習近平訪韓;韓方希望習近平在明年訪日之際,促成其訪韓。但習僅表示會「積極考慮」。

中美貿易戰壓力下 中共渴望達成RCEP

近幾年,日本、南韓與北京的關係一直不好。

日本2012年對釣魚台實施「國有化」後,中方曾發動反日遊行、砸日本店、抵制日貨,隨後,雙方高層互訪基本停滯。

南韓2017年部署「薩德」導彈防禦系統,應對北韓的核試驗及導彈威脅後,也遭到中共的強烈反對,中共也發動了抵制南韓的行動。

但自中美貿易戰2018年開打以後,隨著中國經濟日益惡化,中共開始渴望與日本、南韓進行更多的經濟合作,尤其是期望早日達成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

RCEP是以東盟十國為主體,加上中國、日本、南韓、印度、澳洲和紐西蘭,共計16個國家所構成的自由貿易協定。

由於中共積極推動RCEP,因此很多人將RCEP稱為「中共主導的自由貿易協定」,並將其視作與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可競爭全球貿易主導權的協議。隨著美國退出TPP,RCEP的進展令人關注。

分析:RCEP能否明年簽署 關鍵在日本

RCEP成員國擁有36億人口,約佔世界人口的一半,GDP(國內生產總值)約佔全球GDP的三分之一。

11月4日,作為亞洲第三大經濟體的印度,由於擔心通過該協議後,本土產業將會受中國商品的嚴重衝擊,因此正式宣佈退出RCEP。

12月1日,印度總理莫迪會見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以及防衛大臣河野太郎時,再次重申印度不加入RCEP的立場。海部篤則指出,日本將致力與印度合作,加強區域連結這是日本「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的一部份。

美國之音引述分析人士的話說,印度是亞洲第三大經濟體,RCEP一旦失去印度,其重要性將大打折扣。

《日經亞洲評論》報道說,印度不加入RCEP對北京來說是一大挫敗,因為在中美貿易關係緊張的情況下,北京渴望擴大其夥伴關係。

另外,日本曾強烈表示,將不考慮在沒有印度的情況下簽署RCEP,但日方表示會持續游說印度加入。

同時,日、韓兩國去年開始因接連發生「徵用勞工」訴訟案,導致雙方關係緊張,也為簽訂RCEP蒙上陰影。

清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教授劉江永對港媒說,阻礙簽署RCEP主要出現在日本方面。因為涉及自貿區及多邊區域整體合作問題時,日本在戰後一直是東亞地區的領頭羊,因為日本有自己的考慮。

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經濟體,僅次於美國和中國。中共加入的區域合作經濟體,日本都表現消極。例如此次RCEP,日方就以印度不加入為由拒絕加入。但對沒有中共參加的TPP,日本表現積極。

劉江永認為,能否在明年簽署RCEP還「很難說」,因為中、日、韓僅僅是達成協議,同意推動「2020年簽署協議,只是意向性的,沒有具體安排」。

「任期到2021年9月的安倍晉三也從未說過,要在任內實現此事。」劉江永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