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2日,英國媒體披露了上海青浦監獄外籍囚犯發出求救信的消息,引發外界關注。撰寫報道的前記者韓飛龍(Peter Humphrey)曾在大陸被關押23個月,也曾於青浦監獄服刑。因此,此新聞熱點透出雙重信息:中共奴役犯人、大發橫財;外籍人士受到不公審判和惡劣對待。聯想到之前來自大陸奴工的求救信,中國的人權狀況與中共宣稱的「幸福感、安全感」實有天壤之別。

12月2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回答記者提問時,對於外籍囚犯被強制勞動一事聲稱,「這都是韓飛龍先生自己編造出來的一齣鬧劇。」「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經向有關部門了解,上海青浦監獄根本不存在外籍罪犯強制勞動的情況。」但是,發言人並未進一步反駁韓飛龍報道的具體內容。

有網友指出,韓飛龍在《星期日泰晤士報》上發表的文章不是他自創的,而是英國小女孩從家裏的聖誕卡上發現的,是小女孩的家人主動和他聯繫,才有了後面的故事。況且,此事剛被曝光,怎麼會是發言人所稱的「老掉牙」呢?

中共官員為何選擇炮轟韓飛龍?第一,轉移視線,讓人們不去關注製造聖誕卡的浙江廠家與青浦監獄的聯繫;第二,韓飛龍曾向外媒描述他在大陸被拘禁時的境遇,並且認識青浦監獄的外籍犯人,他或許有能力進一步調查並披露更多情況。因此,中共當局試圖破壞韓的信譽、降低其言的可信度。

據上海監獄管理局官方網頁所示,青浦監獄引入了玉雕、顧繡等一批文化項目,旨在「陶冶罪犯情操」云云,網站還寫道:「從參與玉雕項目的刑釋人員中,還產生了多名國家級、上海市級工藝大師。」這似乎在說:此地乃一處高檔感化院,哪裏是奴隸式生產作坊?

其實,中共要想洗脫罪責,最好的辦法就是請青浦監獄裏所有的外籍囚犯現身作證。中共當然不敢這樣做,所以,它只能用「自我炒作」等流氓語彙倒打一耙。這一次,中共的說辭似曾相識,對於發生在馬三家勞教所、蘇家屯血栓醫院等地的罪惡,它也都一口否認。真相何在?

邪惡的馬三家勞教所

2013年4月7日,大陸《Lens視覺》發表紀實報道《走出「馬三家」》,揭露了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使用多種酷刑折磨在押人員,例如:坐老虎凳、綁死人床、上大掛、關小號、電棍電擊等。文章震驚中外,引發網民強烈譴責。不過,因為作者沒有點明,大多數讀者並不知道,在馬三家受迫害的主體是法輪功學員。

4月19日,中共政法委機關報《法制日報》報道稱,遼寧省成立了官方調查組,聲稱馬三家勞教人員遭受酷刑報道「不屬實」。《走出「馬三家」》的作者之一袁凌表示,遼寧當局的所謂調查組一面封殺,一面放任假消息出籠。文中提到的被勞教人員,欲尋找調查組而不得,警察上門封堵。內部排查消息人士。「真是無所不用其極。若真有底氣,不如當庭對質。」

2012年10月,美國婦女朱麗‧凱斯(Julie Keith)在她購買的萬聖節用品中發現了一封大陸奴工的求救信,發信者是曾被關押在馬三家兩年的法輪功學員孫毅,他在那裏飽受酷刑折磨,包括最殘酷的「抻刑」。

在這兩件震動國際的事件之前,大陸法輪功學員多次揭露發生在馬三家的罪惡。截止到2014年1月,明慧網發表的關於「馬三家」勞教所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文章累計8472篇。

據「追查國際」調查顯示,在迫害法輪功初期,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花費5億元興建了新的監獄樓,主要用於關押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對他們強制洗腦「轉化」並施以酷刑。據明慧網報道,中共為了迫使法輪功學放棄信仰,竟然每年給馬三家兩個死亡名額,即,公然允許他們把人弄死。馬三家一整套殘酷手段得到中共的表彰,被當作「經驗」向全國推廣。然而,馬三家牢房的牆上卻掛著「文明執法,春風化雨」等標語。

2001年5月22日,為了平息批評,馬三家勞教所安排作秀,邀請美國、澳洲、日本、新加坡等多家外媒前去參觀,掩蓋犯罪事實,欺騙世界輿論。

2014年5月14日下午,馬三家的倖存者、原遼寧省法輪功學員趙素環在紐約「解體中共、結束迫害」集會上發言,以親身經歷揭露中共迫害罪行。她回憶說,在馬三家勞教所,「獄警告訴打手,你們不能打臉,往身上打,這樣外人看不見傷。例如,我因不放棄信仰,他們把我的頭打到腫大變形,把我關在一個禁閉室裏,不讓上廁所。一個打手說,一會兒有人來參觀。我當時就想讓參觀的人看到我被打的形象,來揭穿馬三家的謊言,當我聽到外面有鼓掌的聲音時,就衝了出去,但是走廊裏卻空空如也。打手因此叫來了獄警,釘上門栓,又增加了看守我的人。以後一有人來參觀,他們就叫人把我看管起來,或者用車把我們轉移到別處。馬三家勞教所利用各種手段掩蓋事實,以致於來參觀的人無論來多少次,都很難發現真相。」

蘇家屯與活摘器官

2006年3月9日,《大紀元》發出獨家報道,兩名證人在海外指控,中共在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區的遼寧省血栓病中西醫結合醫療中心(簡稱「蘇家屯血栓醫院」)涉嫌關押法輪功學員、活體摘取其器官供出售、焚屍滅跡。

在新聞曝光後第20天,中共官方首次對外回應,稱這項指控證據不足,係「捏造」、「謠言」。事後,一位匿名證人「瀋陽老軍醫」向《大紀元時報》指出:現場證據已被中共政府清理,被關押者遭轉移,「轉移5000人只需一天,用封閉的鐵路貨車運送」。

由於中共當局一直拒絕外國組織進入中國獨立調查的請求,也拒絕依照聯合國要求公佈相關數據,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曼弗瑞德·諾瓦克因此認為,指控可信。同時,海外獨立調查在中國境外展開,其中最主要的調查是兩位加拿大人所做的《喬高-麥塔斯調查報告》,這份報告以醫生及病人證詞、證人證詞、中共官方說法、電話調查等共52種間接證據的方法推論驗證,證實了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

在蘇家屯事件後,關於中共強制摘取器官的證據、指控和報道仍不斷出現,且涉案醫院不限於瀋陽,擴大到中國許多省份和機構,受到多家國際主流媒體的報道關注。聯合國、自由之家、國際特赦組織、國際醫學界仍持續要求中共公佈相關數據,並同意進入中國進行不受中國政府干預的獨立調查,以釐清真相。

2016年5月19日,「追查國際」發表了一份21萬多字的關於活摘器官的綜合報告,在十年追查工作、2000多個電話錄音證據、上萬條資料證據的基礎上得出結論: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江澤民下令中共主導的國家系統犯罪。

今年9月24日,「人民法庭」高級律師哈米德·薩比(Hamid Sabi)在日內瓦人權理事會總部發言,提交了「人民法庭」關於中共活摘器官的有罪判決和調查結果,並敦促聯合國最高人權機構對中共在中國大規模謀殺良心犯、活摘器官並進行非法器官移植的罪行展開調查。

結語

中共歷來否認對其罪行的指控,擋箭藉口包括:「干涉內政」、「政治動機」、「別有用心」、「博眼球」等等。中共一句「負責任地告訴你」,非但不會消除外界的疑慮,反而證實了指控的真實性。因為中共玩弄法律、謊話連篇、突破道德良知底線,完全不負責任。

面對受中共迫害的中外人士的呼救,國際社會應當開展及時、深入的調查,衝破中共司法黑暗,制止中共利用法律、監獄等各個系統實施的人權迫害,幫助被暴政奴役的廣大民眾,匡扶人間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