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指出,華為公司是中國(中共)推動「數字絲綢之路」的骨幹,中共政權正在利用該公司,企圖在中東地區取得超越美國的地緣政治利益。

中共「數字絲綢之路」包藏禍心

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學院(OSCE Academy)研究員尤茨恩(Yau Tsz Yan)通過電子郵件告訴英文《大紀元》記者:「作為中國領先的科技公司,華為當然對中國(中共)政府的戰略至關重要。許多中國科技公司正在努力參與數字絲綢之路計劃。」

「北京政府願意花錢,許多科技公司希望參與其中,這不是錢的問題,能否參與政府戰略是非常重要的事,因為這樣才能獲得黨的支持。對中國的任何企業來說,這是具有相當利益的事。」中亞事務專家尤茨恩說。

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ECFR)發佈的《中國的阿拉伯政策文件》(China's Arab Policy Paper)報告說,該政策列入三大項目,包括「數字絲綢之路」、核能,以及太陽能、風能和水力發電。

中共通過「數字絲綢之路」計劃,已在中東建立北斗(BeiDou)衛星導航系統,可應用於電信、海上安全和農業等方面。ECFR的報告說,巴林、埃及、科威特、沙特阿拉伯以及阿聯酋的電信公司都已與華為合作建立5G網絡。

該報告說,美國特朗普政府強烈反對華為進入中東,因為擔心「華為訪問中東網絡(例如侵入式監視技術)後,可能帶來潛在的安全風險」。

不關心人權 中共進入中東恐傷害民主發展

觀察家研究基金會(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研究員卡什·帕皮亞尼(Kashish Parpiani)說,美國反對華為進入民主運動正在萌芽的中東地區,原因之一是,華府高級官員擔心中共積極協助華為在海外建立5G,是要對外出口威權統治以及國家控制市場的模式。

帕皮亞尼表示,數字地緣政治並不是新領域,美國依然擁有主導地位,互聯網和GPS都是五角大樓建立的主要項目,美國已經定位了24顆繞地球軌道運行的衛星,向全球提供導航服務。

多位專家和研究報告均表示,北京的數字絲綢之路是中共渴望成為「網絡超級大國」的願望,這是對全球的直接挑戰,包括中東及美國。

「中共正在全球範圍內努力爭取市場份額,中東自然是其中的一部份。北京在中東和非洲地區擁有更多優勢,因為它不關心人權,並且可以在不穩定地區從事具風險的運作。」尤茨恩寫道。

美國政府採取行動 遏止華為擴大滲透範圍

應對華為威脅,美國商務部今年5月禁止本國公司向華為出售任何產品。專家說,中共渴望成為網絡超級大國的願望,以及制訂法律要求中國公司必須向國家情報機構開放其信息系統等,此舉令美國擔心華為可能是中共的黑手。

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高級研究分析師莎拉·庫克(Sarah Cook)在寫給眾議院的書面證詞中談到了北京企圖成為網絡超級大國的野心。

庫克提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7年10月的一次講話中,指出了創新使中國成為全球超級大國的重要性。在此之前,中共發行的一份黨營雜誌,曾發表一份報告說,要將「信息控制擴展到中國境外」,「將國際在線交流擴展到200個國家……以及觸及到的海外用戶超過10億。」

庫克說,中共的目的之一是將中國的互聯網治理主張轉為國際共識。

中美衝突升溫 華為是原因之一

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在一份報告中提到,華為是中美之間「不斷升溫的大國競爭中」的「重點」。

更重要的是,該報告指出,北京的《反間諜法》(Counter-Espionage Law)和《國家情報法》(National Intelligence Law)容許中共「強迫中國公司向其提供信息以及對情報和安全機構開放他們的系統」,因此華為是中共政權用來對付美國的簡便工具。

該報告還說,華為「實則是一家國有公司」,並非其聲稱的所有員工共同擁有的公司。

華盛頓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研究員扎克·庫珀(Zack Cooper)告訴英文《大紀元時報》,「許多國家安全專家擔心,華為無法抗拒中共的要求,會提供給中共該公司從網絡系統收集到的敏感數據。因此,許多美國人不僅擔憂華為的5G技術,同時也擔心其在美國市場的普遍存在。」

基於此等原因,特朗普政府不允許華為進入美國市場,並出於安全考慮,努力勸阻其國際盟友和合作夥伴使用華為5G設備。

「儘管美國官員從未公開展示有關華為故意在其設備中安裝軟件後門或漏洞的證據,但是他們對此感到擔憂。」中東研究所(MEI)專家約翰·卡拉佈雷斯(John Calabrese)在7月30日發表的一份報告中寫道。

由於華為還被指控侵犯知識產權,致使總體情況變得更加複雜。庫珀說,根據目前已公開的法庭文件,華為試圖侵犯外國創新的知識產權。令人擔憂的是,華為不僅試圖通過非法手段獲取外國技術,還違反了美國的制裁法規。

該MEI報告證實了庫珀所說的話。「多年來,華為一直被指控侵犯專利技術,而且經常發生中國黑客入侵美國公司和政府機構的網絡,此等事件加大了美國官員對華為的疑慮。」卡拉佈雷斯寫道。

華為在中東發展智慧城市 最終或成監控工具

中東國家有的已部署了華為的5G網絡,有的則是即將部署。卡拉佈雷斯在報告中寫道,對於中東國家來說,這是一個推動「經濟多樣化,更有效地提供公共服務,促進可持續增長」的機會,但對美國而言,這是一個地緣政治挑戰。

MEI稱,華為5G網絡已出現在卡塔爾、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UAE),並且即將現身巴林、科威特和阿曼。這些5G網絡是該地區華為智慧城市項目的重點。

根據華為網站,華為已在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160多個智慧城市。

尤茨恩在《外交官》(The Diplomat)雜誌發表的一篇專文中寫道,北京的智慧城市計劃先以「安全城市」為名,並從交通監控系統開始,但很快發展成為在中國各地監視其人民的面部識別技術。

華為在烏茲別克斯坦首都設立883台錄像機,建立所謂的「數字化管理政治事務」。在哈薩克斯坦,該公司與當地電信公司合作開發了2,000多台錄像機。

尤茨恩在文章中還提到,北京已敦促「一帶一路」倡議中的夥伴國,將相關計劃擴大到信息技術領域,以推動數字絲綢之路。

尤茨恩告訴英文大紀元記者,中共在中東的野心何以會對美國構成嚴重國安威脅,「這個安全城市項目可能對中東地區產生嚴重的軍事影響,例如可能鎖定某個領導人或特定群體或追蹤武器運輸等各類事情。俄羅斯沒有這樣的技術,也無法投資,因此中國(中共)可能會向俄羅斯提供情報。」

中共撐腰 華為以低價策略控制市場

中東研究所說,華為控制市場所使用的手段,以及數字地緣政治形勢嚴峻,使得美國政府不得不正視中共威脅的問題。

卡拉佈雷斯引用了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高級官員的備忘錄說:「華為利用扭曲市場的定價及優惠價格,主導全球電信基礎設施市場。華為有可能在未來十年獲得數千億美元的收入,並且在無線技術領域創造廣泛的就業機會。」

卡拉佈雷斯說,主張經濟安全與國家安全息息相關的特朗普總統,不會忽略中共及華為的威脅。

「在過去的一年中,特朗普政府倡議國家安全,對華為發動全面攻勢。美國官員游說盟國拒絕接受華為的5G技術,並減緩華為向第三方市場的擴張。」他寫道。

卡拉佈雷斯認為,美國與華為的5G戰爭雖然仍籠罩著不確定性,但是中東國家已經意識到可能會出現安全風險,並且可以予以解決。

尤茨恩最後對英文《大紀元》說:「很難說中國(中共)是否支持中東地區的威權政體,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國(中共)不會促進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