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枯水期來臨之際,長江中下游武漢段出現了沿江灘塗的荒涼景象,甚至一些地段的江底湖底都露了出來,引發網民關注。那麼,江底湖底朝天是甚麼原因所致?這個原因又將帶來哪些生態惡果?

接上文

長江發源於青藏高原唐古拉山脈、蜿蜒6397公里,穿越中國的西南、中部、東部11個省市,在上海市匯入東海。

1995年,中共為解決所謂能源問題,耗資上百億的民脂民膏,一意孤行在長江三峽建造長2335米、高180米的三峽大壩。

從高空看去,三峽大壩宛如一把鍘刀攔腰截斷了遠遠流淌的長江。

長江流域會變成一個缺水的地區

王維洛說,自從修建三峽大壩以後,人們發現經過三峽下來的水(年水量)比原來少了10%,「它不是因為上游西藏高原源頭區沙漠化後產水產得少了,最近一段時間,西藏高原由於溫度的上升和冰川雪山的融化產水是增加了,上游的水比以前更多。」

王維洛認為,水量減少是因為修建三峽水庫工程之後,由於水面積增大造成水面蒸發量和地下滲漏量加大,「而現在不是三峽一個水庫,還有上游28個大型水庫,以及幾百個甚至幾千個大大小小的水庫,它的蒸發量和滲漏量就(更)大了,那下來的水就(更)少了。」

王維洛說,以前估計2030年長江流域會變成一個缺水的地區,後來說可能會在2025年出現這個狀態,「現在看到,到了枯水期,長江中下游缺水的狀態是十分嚴重了。」

「如果這個狀態持續下去,武漢的水位低了,下游的九江、安慶、南京、上海的水位都會低,因為整個是一條河流,那麼,都低了以後會產生一個現象,就是長江口的海水倒灌的問題,海水倒灌以前一般上海會受影響,現在可能會影響到安慶。」

長江中下游、長江三角洲地區的人基本上是靠長江作為飲用水源的,「特別是上海是靠長江的幾個水庫來作為水源,如果海水倒灌,對這些城市人們的生活用水、工業用水的影響就會很大。」

三峽工程使長江水源減少,還不僅僅涉及到長江流域,現在有「南水北調」工程,有南水北調東線工程、中線工程,長江水少了還要拚命往北調水,那長江的水會更少,以後,長江水源會更不足。

「歷史上的這個長江它是湖、水是一片的,長江幹道有20公里寬的水,唐詩裏面說,『唯見長江天際流』,那是很寬的慢慢的一個水流,現在看到是漫漫的沙灘。」

王維洛說,長江作為一個河流生態系統,它已經變成了一個即將要乾涸的狀態,「而且乾涸的時間越來越長,水位越來越低,就像一個人生病一樣,他病的越來越重了。」

中國傳統文化講萬物有靈,天地與人息息相通。有人說河流就好比人體,當被攔腰截斷後它就會開始慢慢地死去。

嚴重的生態惡果

騰訊網報道說,今年鄱陽湖提前進入枯水期,草原花海成景吸引遊人。網民「來去如風」在該文下留言說,鄱陽湖已經無法起到真正調節長江洪峰之功效了,還好意思讚美花海?

對於江底朝天,不少網民也表示「細思極恐」,有人說,從來沒有看見過長江江底長啥模樣,現在看到了,可是心裏發涼。還有網民擔心長江要斷流。

王維洛說,「三峽工程修建以後帶來很多的負面影響,中共不讓討論,就像現在武漢江底都露出來了,問題很嚴重了,長江病得很厲害了,它也不把它當作是一個問題,還當作一個喜訊在報道」,「其實從生態來說這是一個災難,展現了長江河流的生態是岌岌可危的。」

王維洛表示,三峽工程對長江流域生態環境的破壞給人類和其它生物都帶來影響,「這個後果要講下去要講得很多很多。」

比如,長江幹流的水位下降,那你建的長江沿岸所有的水利工程(灌溉渠道)都得重修,「因為本來它的水位和長江的水位是協調的,那長江水位下降到比沿岸的輸水渠道水位低,輸水渠道的水直接就通過地下水流入長江,輸水渠道的水就沒有了。所以,這些渠道得重修。就像位於南太平洋東部的復活島上的居民為甚麼都會死絕呢?就因為他們自己的渠道挖得太深,水都通過地下水流入渠道流失,造成水供應的危機,所以最後人也沒了。」

再比如說,三峽水庫出來的水是不帶沙子的,400年前,上海是用長江的泥沙堆出來的,現在下來的泥沙不夠,上海的海岸線就會倒退。「美國科學家預測,到2050年,長江三角洲都在海平面以下,泥沙補足不夠的話,海平面的上升會使上海的沉沒更加早到來;如果泥沙越來越少,或泥沙沒有了,海平面往後退的話,中國就沒有前途了。」

「還有,鄱陽湖的枯水位已經跌破了歷史最低的水位,鄱陽湖是亞洲最大的候鳥棲息地,現在都變草原了,候鳥到哪裏去生活去,它需要的是濕地。而且,長草後的第2年4、5月份、水位又上去的時候,湖底下的這些植物、草的根它會腐爛,變甲烷全部排放出來,甲烷的排放比二氧化碳還要糟糕的。」

「所以,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的影響是很深刻的。」王維洛說。

1992年2月17日,中共國家環保局批准了《長江三峽水利樞紐環境影響報告書》,這份利大於弊的環境影響報告書指出,三峽工程的利有三,一是減少長江中下游的洪澇災害;二是增加長江中下游枯水期流量,有利於改善枯水期水質;三是為南水北調提供水源條件。

王維洛說,2019年6月鄱陽湖流域發生的洪災,秋季發生的旱災,「正好證明了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的影響是弊大於利」。從2003年鄱陽湖流域頻繁發生的洪災、旱災,「也證實了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的影響是弊大於利」。

王維洛表示,三峽工程投入運行是一個加速負循環的過程,問題會越來越嚴重,而「如果把這些問題都看明白了,唯一的選擇就是把三峽工程拆了,或者把它廢了。」

不過,王維洛也表示,中共是利益集團,看重的是三峽工程能為其賺發電的錢,「它的利益和中國老百姓的長遠利益是不一致的,他們要的是金山銀山,不是青山綠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