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俗話說:「一隻受傷的熊,要比一隻健康的熊更危險。」(或者在當前情況下,是熊貓?)這句廣為流傳的格言背後的邏輯很簡單,那就是說,甚至是軟弱的對手一旦被逼入絕境,都更有可能以更加絕望和不可預測的方式行事。因此,它們可能給競爭對手帶來更大的風險。當然,這只是一個概括的說法,但無疑,其中也存在著一些智慧。

對中國共產黨來說,2019年非常糟糕,絕對不是一個好年景,中共領導層面臨著自後毛澤東時代以來最嚴峻的挑戰。當然,這並不是說中共自己已經感到走投無路,這可能誇大了事實。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沒有感受到諸多問題所帶來的壓力,因為他們確實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過去的12個月左右的時間對中國共產黨領導層來說尤其具有挑戰性。

毫無疑問,中共,尤其是中共的領導層,經歷了非常艱難的一年。也許最糟糕的是,中國的許多問題尚沒有被包括在它們現在所面臨的主要挑戰之中。這些困難有些是其自己造成的,本來完全可以避免的。然而,另一些則只是因為處理不當造成的,或者兩者兼而有之。

非洲豬瘟、華為和「中國製造2025」引爆了混局

非洲豬瘟疫情在中國爆發時,中國共產黨對美國進口豬肉徵收報復性關稅,並從已知發生非洲豬瘟疫情的地方——俄羅斯進口豬肉,這個決定是一個巨大的判斷上的錯誤。之後,中共罕見地被迫承認過錯,承認他們未能迅速採取行動並控制疫情,使得疫情比預期的更加嚴重,並威脅到全世界的食品供應。

僅在2019年,這些災難性的失敗政策就讓中國損失了一半的生豬。嚴重的糧食短缺、食品價格飆升等等這些艱難困苦的責任完全在於中共領導層。

在全球貿易領域,中共領導層繼續對其「中國製造2025計劃」大肆吹噓,但其實這是完全沒有必要的。對外宣稱中國將成為世界技術發展和製造業中心,但要以犧牲其主要貿易夥伴為代價,這是不成熟的、自我放縱的,而且純粹是愚蠢的。由此引發的本可預見的反彈在某種程度上卻令中共領導層感到很意外。

更重要的是,該計劃等於是在承諾,將掏空其最大貿易夥伴的經濟體,這對於那些實際上幫助了中國真正富裕起來的國家,比如美國來說,表現出了極大的不尊重。華為在波蘭、加拿大、北歐國家和美國的間諜軟件醜聞被曝光,更加強調了這一點。這使中共官方主導的知識產權和技術盜竊政策呈工業規模,並與世界上的其它國家的一些類似行為相比更加引人注目。

這有力地促進了美國總統特朗普展開對華貿易戰。對許多人來說,北京得到了——並將繼續得到——它應得的。

搞砸香港局勢

隨後,北京堅持將一項本質上不受法律約束的《引渡法案》強加於香港。這又是一種極端傲慢的行為。北京根本不願或無法評估這種行為的風險回報率。抗議活動本可以在一周內迅速結束。

當2019年6月香港民眾抗議活動首次開始時,有300萬人在香港街頭示威,這本應很明顯地告訴共產黨的領導層,《引渡法案》的成本將超過其價值。但相反,中共政府拒絕運用正確的判斷力。如果當時立即撤銷了該法案,雖然似乎是讓抗議者們贏得了勝利,但他們最多可能會在街上慶祝一個周末而已,然後繼續他們的生活。

但之後中共笨拙的做法招致了國際社會的譴責,同時也損失了收入,並損害了這個中國首要金融中心的聲譽。而且香港的民眾抗議活動今天仍在繼續,並有可能將持續一段時間。

在香港問題上,中共失去了主動,黨的領導層受到了羞辱。更糟糕的是,它愚蠢地啟動了所謂的「外國干預」香港——這是中共幾十年來一直不斷警告其公民的事情。這是因為特朗普總統將能夠把北京對待香港抗議者的方式與中美之間的貿易戰談判聯繫起來。

由於未能及早處理好香港的局勢,北京給了特朗普總統一個他本來永遠也不會有的籌碼。對於中共領導層來說,這是一場災難,隨著時間的推移,情況似乎只會越來越糟。黨內、中國大陸、香港和世界其它地方的每個人都清楚地知道,中共領導層沒有甚麼好的選擇了。這個它自己造成的傷口會繼續感染著中共的核心。

對特朗普的兩面三刀

即使是貿易戰本身,本來也有可能在香港危機爆發之前基本上得到解決。回想一下,當時特朗普曾對外宣佈與中共將在5月份達成一項協議。然而,中共領導人通過突然退出已達成一致的條款,來試圖削弱並羞辱美國總統特朗普。

同樣,這種傲慢的做法對中共的事業也是既不明智也沒有幫助。這不僅是中共的領導層對何處、以及如何最符合中共利益的誤讀,也是對特朗普總統個性和行為的巨大判斷失誤。

由於不願承認特朗普總統和他的前任之間在作風上存在著根本區別,中共選擇了最終導致貿易戰升級的回應,而不是抓住已經顯而易見的解決方案。今年五月,中共領導層曾有一個絕佳的機會,可以在合作的基礎上成功地處理與美國的關係,結果,該黨的傲慢本性和誤判搞砸了一切。

特朗普迅速回應了中共的兩面三刀的做法。他立即提高關稅,限制中共獲得關鍵技術,並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禁止華為和其它中國網絡供應商威脅美國國家安全。中共失去了一個相對不那麼痛苦地解決貿易戰的機會,而且明顯沒有得到甚麼好處。

如果此前特朗普總統對中共的口是心非的做法和中共領導人樂於進行個人羞辱的傾向還有任何懷疑的話,那麼之後他已經不再有任何懷疑。更重要的是,如果中共黨員們在2019年初對自己的未來尚沒有任何疑慮的話,那麼他們現在肯定已經有了。

中共的情況絕對比去年這個時候更糟。

當前最大的問題是,「中共在2020年會變得更加具有侵略性嗎?」也就是說,中共明年是否會加大其展示軍事實力的力度,以期應對日益增長、此前未能及時正確回應的挑戰和不斷失敗的領導力?它會不顧後果地繼續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並最終自取滅亡嗎?

或者,中國共產黨會重新評估其決策過程,並尋求在更合理的基礎上解決其問題?但果真如此的話,也許它就已經不再是中國共產黨了。

2020年應該會是有趣的一年。

作者簡介:

作者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美國南加州的一名作家和演說家,他也是《中國(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

原文 2020: A Pivotal Year for Chin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