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萬就白扔了,這件事情絕對是我這輩子辦得最憋屈、最丟臉的事情了。」安安媽媽提起在女兒小時候偶遇「星探」,交培訓費的經歷,懊悔不已。近日,安安媽媽對《中國經營報》披露了上述經歷。事實上,近年來,隨著一些童星演員、小主持人、童模引發廣泛關注,大批少兒演藝類培訓機構趁勢興起,但也隱藏著各種各樣的陷阱。

「您家孩子這麼漂亮,像個小明星一樣,我們有節目錄製,還有一個名額,帶孩子去面試一下吧」。 在很多一線大城市的商場或者公共場所裏,相信很多家長都遇到過類似的場景。

禁不住「星探」的誇讚、明星夢、免費錄製的誘惑,一些家長留下電話並約好試鏡時間。試鏡後,負責面試的老師則表示孩子有明星的潛質與天賦,參加其機構組織的培訓班,表演、模特等不同的培訓會讓孩子得到更系統的訓練。

那麼對於培訓和包裝孩子,家長得花費多少錢呢?一位自稱為北京某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藝人部經理馬老師對陸媒表示,幾萬元(人民幣,下同)、十幾萬元、上百萬元都有,具體費用根據時間長短、包裝計劃、級別而有所區別。

一名影視業內人士對《北京晚報》表示:「承諾與現實基本上兩碼事,弄到公司來,交了錢後家長說了就不算了,這也是一些童星培訓機構慣用的套路。從免費試鏡,到最終的培訓、演出形成了童星包裝的產業鏈。」

業內人士:大多數是假公司

大紀元記者以「中國 童星培訓」搜索, 在0.43 秒內, 跳出3,100,000 個結果。

從選拔、培訓、包裝,再到推出市場、參加節目接商演賺錢,以生產童星為核心的產業鏈服務已成體系。

有數據顯示,2016 年,國內的童星培訓市場規模就已超過400億元。2016 年至今,這一市場規模的年複合增長率約為12%,到2023 年,將有望達到1,161 億元。

「市面上正兒八經的童星經理人公司,連十家,不,可能連五家都沒有。」曾有業內人士對微信公眾號「快刀財經」透露:「大多數的假經理人公司,在忽悠你入了局之後,根本不可能給你通告或者演出機會。換句話說,你也就是花了一大筆錢,上了一個普通的培訓班而已。」

大宇(化名)是影視圈裏的一位編導,他對陸媒透露,這樣的公司簽的合同也會寫得模稜兩可,「比如說讓孩子上甚麼類的節目,最後肯定是真去一回,上台露個臉兒,但最後電視台剪的時候都給剪掉了。這裏面的貓膩讓人抓不到把柄……兒童演藝經紀的合同是公司自己出的。」

行業監管空白

目前,大陸在少兒演藝類培訓行業沒有明確的監管條例。這些兒童藝術經理人公司、文化公司,甚至連辦學許可證都沒有,但是無一例外地都在實施培訓課程。

文中開頭的安安媽媽醒悟之後也沒有選擇走法律途徑維權,「覺得這件事情特別丟人,不想再向任何人提起,而且打官司也擔心孩子的心理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

但也有例外的,從2017 年初到2019 年3 月,僅深圳市消委會一家機構,就接到關於少兒演藝類培訓投訴293 宗,主要集中在虛假宣傳、售後服務、格式條款、服務質量等方面的問題。◇